非職業間諜也違法 中共代理人案給海外華人敲響警鐘(圖)


林英(白外套)4月17日認罪後走出法庭(圖片來源:蔡溶/大紀元)
林英(白外套)4月17日認罪後走出法庭(圖片來源:蔡溶/大紀元)

【看中國2019年4月20日訊】美籍華人林英的人生從雲端掉到了地上。她曾經為國航「出生入死」,但東窗事發後,國航就毫不猶豫地將她甩開了,如同一個包袱。她認為自己不是受過專業訓練的中共間諜,只是一個普通人,按所處環境的慣例行事,「我跟我同事做一樣的工作,怎麼就莫名其妙變成了外國代理人啦?」

林英(音譯,Ying Lin)曾有一份很好的工作,她曾是中國國際航空公司(國航)在美國紐約肯尼迪國際機場的女經理,生活條件優越。中共駐紐約總領事館曾派裝修公司免費幫其裝修住處。林英家中有著大筆現金、巨額存款。然而,一切都反轉了!

2014年的一天,一個中國官員來到紐約肯尼迪國際機場,把手機裡SIM卡取出。這張小小的智能卡主要用於存儲用戶身份識別數據、簡訊數據、電話號碼,或者還有一些隱秘信息。

該官員將卡遞給了林英,當時她在機場的國航貴賓專櫃工作。作為工作人員,林英拿著SIM卡越過了聯邦運輸安全局(TSA)安全線,把卡還給了等在了安全線另一側的主人。這樣,他們成功規避了美國邊境官員的檢查。

那年的6月26日,林英冒用其他乘客的名義,偷偷把兩個巨大的紙箱放在了飛機行李傳送帶上,運回北京。這兩個用塑料薄膜嚴密包裹的箱子是那麼的扎眼。

2015年8月,林英因分批存入多筆巨款東窗事發,後獲保釋。但林英並未收斂,10月28日她又協助正被FBI調查的秦飛(音譯)登上國航班機逃回中國。FBI懷疑秦飛是中共間諜、聯合國賄賂案的主謀。

2016年,FBI搜查林英住家並獲得3千多份證據,被以代理外國政府、妨礙司法、匯款詐欺等罪名起訴。檢控官指控她自2010年起,多年來都在為中共常駐聯合國代表團的軍事官員偷運包裹,她也從中共駐紐約總領事館員工處收取包裹,將「無人陪伴的行李」走私至北京。

但是,林英自被捕以來一直拒不認罪,理由多多:她是在國航的指示和控制下為貴賓服務的,國航總經理分發給他們備忘錄,讓工作人員接受中國官員和其他人的非隨身行李;她和情報蒐集、間諜活動或顛覆活動無關;如何證明她「顯而易見」地受到外國政府的控制?如何證明她代表中國行事……

她認為自己不是受過專業訓練的中共間諜,只是一個普通人,按所處環境的慣例行事,「我跟我同事做一樣的工作,怎麼就莫名其妙變成了外國代理人啦?」

這種說法被起訴書的詳盡例子所駁斥。在國航的正常工作時間之外,林英也到肯尼迪國際機場,專門處理中國代表團和中領館的要求事項,這明顯超出了僱主——國航公司的指示,而是在中國(中共)的要求下行事。

大約2012年,另一名國航員工拒絕了一個在美國國務院註冊為中共「國防部」的官員要求時,林英告訴該員工,將無人陪伴的包裹放到飛往中國的航班上「是由來已久的慣例」,並鼓勵對方幫中共軍方的包裹從美國偷運到北京。儘管她是美國公民,儘管她明知美國聯邦運輸法禁止在飛機上託運未登機者的行李。

林英曾告訴其他國航員工,應該協助中共軍官,因為國航是中國的公司,他們「首先應該效忠中國(中共)」。

事實上,《外國代理人登記法》(Foreign Agents Registration Act,FARA)中的「代理人」不僅限於間諜和顛覆行為,只要是在外國政府和人員授意下進行的行為均屬於「外國代理人」的範疇。

1983年,中國(中共)官方的英文報紙《中國日報》進行了「外國代理人」登記。2018年,新華社、央視,和中國環球電視網註冊為「外國代理人」。

林英在法庭上認罪說,「我按照(中共)官員和我的僱主——中國國航的指示行事。我沒有通知美國司法部長。」

2016年國航回應稱,林英已不是國航員工。

2019年3月25日,前中共外交官鐘丹強迫中國勞工工作的六處房產,被紐約東區聯邦法庭陪審團裁定沒收,其中包括林英的兩處房產。林英稱被沒收的房產是其主要住所。

2019年9月10日,法官將宣布對林英的判決。

檢方已表示,如果發現林英在申請入籍時有欺詐行為,政府將有可能取消她的公民身份。

已被曝光的中共代理人的結局如何呢?70歲的澳門富商吳立勝被判4年監禁;替中共竊取美國軍事機密的美籍華人麥大志(Chi Mak),獲刑24年5個月;為中共進行經濟間諜活動並擔任中共代理人的美籍華人鐘東蕃(Dongfan Greg Chung),在74歲時獲刑15年8個月……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