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馬雲劉強東這次有些慫?(組圖)

原標題:為什麼程序員吐槽996?為什麼馬雲劉強東這次有些慫?

2019-04-20 06:28 作者: 蘇慶

手機版 简体 1個留言 打印 特大


(Getty Image 合成圖)

【看中國2019年4月20日訊】最近翻手機新聞,會發現996、程序員、馬雲劉強東這幾個熱詞反覆組合,如果你不看新聞,朋友圈也沒這些信息,說明你有錢有閑或者開始享受人生了,三者必居其一,恭喜恭喜。

所謂996,指「工作996」(早9點上班,晚9點下班,一週工作6天,包括不限於更長的加班時間),全稱是「996、ICU」,意為上班996,生病就送ICU(重症監護室)。

事件的起因是,3月26日,一名叫996icu的用戶在在全球最大的社交編程及代碼託管網站GitHub上發起了一個「996.ICU」的項目。發起者表示,希望越來越多的人能在此更新實行「996」制度公司的證據,而對於那些上了「黑名單」的公司,將不讓其使用參與項目的用戶上傳的開源代碼和軟體,以此抗議996的加班制度。


GitHub上的「996.ICU」項目 (網路圖片 下同)

這是中國程序員翻牆發在國外專業網站上的維權貼,因為中國程序員深受996加班制度的煎熬,不少回帖乾脆用中文。這次維權行動有實質威脅,因為很多獨立程序員本來會把一些開源代碼傳到這個網站上,供所有網際網路公司免費使用,現在維權貼呼籲所有國內外所有程序員聯合起來,不讓黑心公司使用這些已經上傳的共享資源。



程序員上傳的部分內容

說形象一點,這次行動相當於某個家裝設計師在專業家裝網站發了吐槽裝修公司錢少活多強制加班的維權帖,並號召所有看到這個帖子的業內人士把自己曾經上傳到裝修網站上的免費家裝圖紙加密,不再讓黑心裝修公司下載,本著天下裝修工人是一家的原則,肯定有人響應這個呼籲,這當然會影響黑心裝修公司的財路。

果然,吐槽996的工程得到了超過18萬程序員的「加星」(類似點讚),而被爆出執行996甚至執行更「殘忍」加班制度的公司名單接近100家。國內網際網路公司幾乎全部登上黑心名單:包括華為、阿里、螞蟻金服、京東、百度、騰訊、小米、58同城、蘇寧、途家網、有讚、位元組跳動、拼多多、大疆、用友、便利蜂……很多外國程序員紛紛應援苦逼的中國同行。

下面分析「程序員翻牆維權」事件的背景。

中國程序員:高科技高收入加班狗

中國程序員長期長時間加班是業內常態,他們自稱碼農、IT民工,老闆虐我千百遍,我視老闆如初戀……每年中國程序員過勞猝死事件頻發。

2018年10月18日,負責華為肯尼亞項目的工程師齊某,帶病加班22個月,猝死非洲。

2017年12月10日,中興程序員歐某因為干不動了被解職,當天在公司跳樓自殺。

2015年12月13日,騰訊技術研發中心語音引擎組副組長李俊明,在陪懷孕的妻子散步時猝死。不少騰訊員工認為他的死是長期加班造成的。他的孩子成了遺腹子。

2016年6月23日,阿里數據技術及產品部總監歐吉良在打羽毛球時猝死,總是加班,很少打球,好不容易打一次,結果心臟受不了。

這僅僅是幾起影響較大的網際網路公司員工猝死事件,是行業冰山一角,悲劇從未停止,說中國程序員「頻繁過勞死」絕不是誇張的說法。


一張著名的自嘲照片

既然問題存在多年,為什麼不早不晚,會在今年3月爆發程序員維權事件呢?

凜冬已至

從2018年開始,中國網際網路再次洗牌,曾經風光無兩的直播平臺接二連三垮掉,網易薄荷,土豆泥先後關停。2019年初,由天下第一富二代王思聰投資,業內排名第三的直播網站熊貓TV,也徹底熄火。

過去幾個月,摩拜賤賣、ofo破產、錘子倒閉;知乎、美團、滴滴等9家網際網路企業相繼裁員。騰訊、阿里巴巴、百度招聘縮水。業內數據顯示,2019年網際網路以及電子商務子行業的招聘需求同比去年下降57%,而2018年相較2017年下降了51%

投資縮水,控成本,榨利潤,裁員風潮乍起——想像一張豪華的會議桌上的董事會,一側坐著軟銀、紅杉這種外資大佬,還有吃干股的神秘股東;另一側坐著劉強東這種級別的CEO;大佬們發話,燒錢燒了幾車皮了,利潤在哪兒啊強東?你在明尼蘇達的風流故事,我們不想問,但一夜風流讓京東倉裡損失了147億美元,你考慮過股東利益嗎?再不賺錢,我們就把你撤了,把公司拆了,賣掉……

就算沒有明尼蘇達事件,就算桌對面坐的不是京東,環境同樣嚴酷,想像一下,兩年前投資客是怎樣花錢砸視頻直播的——把「順口溜」換了個名字叫「喊麥」,把喊麥的糙老爺們兒天祐炒到2000萬年薪,隨便一個打玻尿酸的女主播,初中還沒畢業,五音都不全,就號稱月薪百萬,每個平臺每時每刻幾千個主播在線直播,想想背後天文數字的移動帶寬租金……這些成本,投資客都想著在股市上割韭菜來回收,可是韭菜割掉,再長出來,需要時間,而被割過一茬的韭菜也是有記性的。

再想想一年前那些滿街堆積如山的共享自行車,都是誰的錢在買單?

在烈火烹油的時刻,業內都清楚,終有一天凜冬將至,但沒有人見好就收,大佬們都在爭當風口上的豬。

現在,冬天真的來了,投資人見面就提轉化率,就是怎樣把網站吸引的眼球變成票子。實際上,每一行能收割的利潤,是在單位時間內是一個相對恆定的值。以淘寳雙十一為例,每年雙十一的流水都「再創新高」,這正常嗎?除去貨幣貶值的泡沫,到底賺了多少呢?

勞資博弈

冬天來得時候,壓縮成本,裁員是必然選擇。

裁員只是第一步,人少了,活兒不少,留下的人就需要一個人干兩個人的活,但收入並沒有增加,於是內部矛盾上升了;而公司的前端,文案,銷售,等其他部門員工,面對嚴苛的KPI,是連屁都不敢放一個的(我是比喻,沒惡意)原因很簡單,老闆只需對著這些普通崗位上的員工板起臉,說一句「四條腿的蛤蟆不好找,兩條腿的人滿大街都是」員工就得乖乖去幹活。

但程序員是網際網路公司的核心技術力量,他們在公司的地位高一些,他們也被裁掉了一部分,活兒也變多了,加班時間也變長了,長期以來他們享有中國打工仔群體的最高薪資待遇,即便是現在,一個考察合格剛畢業入職的程序員,月薪也是2萬起步,而入門後的程序員年薪30萬以上,所以他們才敢在北上廣買房,是丈母娘眼中的搶手貨;

現在的問題是,假設某程序員過去每年收入30萬,每天工作時間都是996,如果在這個基礎上還要通宵加班趕活兒,就要加發獎金,這是慣例;現在加班時間延長了強度增大了,加班費卻沒有,等於收入下降了。接下來的問題是,各家網際網路公司都在裁員,跳槽也不可能——所以,合理的訴求是,既然老闆不肯加錢,那麼這個壓榨程序員多年的996工作時間,是不是該調整一下?——不肯發錢,讓我早點回家唄。

但這個要求傻子也不會當面向老闆提,誰提,誰開除,所以才有了翻牆維權的辦法,而維權行動有實質威脅——讓你上黑名單,讓你的公司受損失,讓你至少有可能出點血。

這種維權手段,和1842年英國工人壩攻(諧音字)時,砸掉工廠的機器,有異曲同工之妙,那可是歐洲社會主義的先聲,是馬克思主義誕生的搖籃,對於身處社會主義制度中的我們來說,「全世界無產者聯合起來」和「全世界程序員聯合起來」是不是很親切呢?

大佬的真面目

馬雲劉強東們的第一反應自然是封貼,現在登陸GitHub上的「996.ICU」項目,畫風是如此熟悉……


目前登陸GitHub的效果

但老闆們也知道,僅僅封貼是不管用的,程序員會害怕封貼嗎?所以老闆們馬上強硬了一把:

首先是劉強東:3月15日,京東CTO(首席技術官)張晨離職,不久CLO(首席法務官)隆雨、CPO(首席公共事務官)藍燁也相繼離職。一個月內,京東連開三名高管,劉強東的意思很清楚,高管我都開了三個,開幾個程序員更不在話下,擋我財路者,死!

馬雲先選擇在4月12號做了公司內部發言:

「我個人認為,能做996是一種巨大的福氣,很多人想996都沒有機會。」

「你年輕的時候不996,你什麼時候996?」

「你不付出超越別人的努力?你怎麼能夠實現你想要的成功?」

這就是馬氏新金句「996是你的福氣」的出處。馬爸爸的內部發言柔中帶剛,言下之意:給我賣命是你的福氣,很多人想給我賣命,我還不要呢!

但劉強東和馬雲的強硬態度並沒有持續很久,

4月12日,劉強東在朋友圈改唱苦肉計,稱自己創業時,睡辦公室整整四年。現在從週一到週六,每天從早8點至晚11點,週日工作8小時,每個月休假兩天,總之我比你們累。

緊接著,4月15日,馬雲微博再談996:「我不為996辯護,我向奮鬥者致敬」。

大佬的口氣怎麼突然又慫了呢?原因有二:

第一,二位都是在網上開店的,他們的顧客就是普通勞動者,自己高調壓榨員工,口氣還那麼硬,這會影響生意的;

第二,如今在網上維權的就是自家的程序員,如果過於強硬,不怕自己的網站哪天晚上突然宕機嗎?——所以,適當地唱一唱苦肉計,才是最優解。

無論老闆怎麼灌雞湯,也不會改變繼續壓榨程序員的事實——多年前CCTV5《足球之夜》欄目的工資總是偏低,白岩松對時任製片人的張斌開玩笑,說「你不能總是拿興趣當稿費發給編導」,白岩松不愧是國嘴。

馬雲很可能每月只休息兩天,可他是中國首富,有首富的錢才有首富的動力,他如果願意給手下多發錢,肯定沒人在乎加班這個事。

同理,劉強東的苦肉計也沒人領情——程序員們無法理解,既然劉總這麼忙,怎麼還有空去明尼蘇達發動全球網民關注防範性侵的法律知識呢?其次,即便程序員們領會劉總加班的情懷,也不可能靠著京東的工資,娶到奶茶這種網紅;程序員想:「我每天996的成果之一,就是我老闆可以在明尼蘇達指導女留學生?」

有個段子就是寫京東員工的:老闆說,兄弟你好好幹,明年大哥給你娶個嫂子。

現實的分析,這場程序員的勞保維權行動,掀不起什麼浪,原因如下。

第一,資本寒冬,大家都要保飯碗,鬧一鬧就會消停。

第二,現行《勞動合同法》沒有對「勞動保護」以及「勞動條件」等關鍵要素給出詳細解釋,也沒有明確全日制工資的結算和支付週期,當勞資博弈遭遇法律空白時,資方將有很大的迴旋餘地。

第三,如果維權行動從網路發展到現實層面,那麼勞動執法部門會站在那一邊,是個需要展望的問題。

這是一篇正能量的評論,並沒有上綱上線,將維權事件法治化,而是採取了安撫的調子,程序員們要好好體會。

不是你一個人在996

其實程序員的維權有這樣的效果已經不錯了,至少引起了國內外的關注。

為什麼比程序員更辛苦,收入更微薄的富士康員工,快遞小哥、餐廳服務員們從不吐槽996?血汗工廠一直用極低的底薪和加班費倒掛的辦法,來規避勞動合同法,使得員工如果不加班,僅憑基本工資就不能維持生活。僅僅因為他們的勞動沒有稀缺性,容易被同類替代,所以底層勞動者長期忍受著資本家的壓榨。即便如此,還有不少資本家認為《勞動合同法》堵死了中國的所謂「人力資源紅利」。

十年前我的記者同事扮成打工仔,去暗訪餐廳服務員工作環境,應聘時,老闆說,我不收高中文憑的員工,他們要求特別多!擦桌子收碗這種事只要肯干聽話就行了。招收低學歷員工的另一大好處就是工資低,工時長,所以你經常可以看到,餐廳和髮廊老闆組織員工在店門口唱歌、跳舞、背語錄、搞團建、洗腦,工資這麼低,活兒這麼重,不洗腦不好使啊。

其實工作996的又何止以上這些人,十年前的新聞業、電視媒體行業,如今的新媒體行業,所有的一線小編也都天天996,收入還沒法和程序員相比,只不過他們沒有和老闆博弈的資本——如今連「調查記者」這個行業都消失了。

尾聲

歷史證明,在勞資博弈中,勞動者要佔得主動,只有一個辦法行之有效,這個辦法叫做「弓匯」(編註:兩個錯別字以避免文章被「和諧」,正確為「工會」)。美國的製造業之所以搞跨國公司,把福特汽車,蘋果手機的生產線放在中國,就是因為美國弓匯太強大,為工人爭取到了高福利待遇,資本家利潤低,才把生產線外遷。如今你去問問美國國內,誰是川普(特朗普)的鐵粉?答案是鐵鏽帶上的工人,川普答應工人,利用高稅收槓桿,把這些跨國企業重新撬回美國來,解決就業問題,而具體連接總統與工人的核心人物,就是「弓匯領袖」。

2018年5月16日,劉強東誇下海口:「京東永遠不會開除任何一個兄弟」

2019年4月12日,劉強東翻臉不認人,說「混日子的不是我的兄弟」

京東沒有弓匯,劉強東的無恥就得不到遏制。

不好意思不能再扯了,我是在作死。

回到996的問題,平日裡,程序員多牛逼,掌握著最前沿的科技,懷揣著國內行業最高的打工收入,但當遇到裁員、降薪,勞保這種利益問題,大家才發現,高大上的程序員和富士康的流水線工人沒什麼不同,即便是網際網路科技,也不能解決人的問題,我們都生活在同一個命運共同體中。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