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密:中國央行是如何創造貨幣的(圖)


中國央行 貨幣 貨幣乘數
貨幣乘數上升到6.22倍,處於歷史最高位。(圖片來源:Adobe stock)

【看中國2019年5月6日訊】最近,中國央行資產負債表顯示,3月份貨幣乘數上升到6.22倍,處於歷史最高位。

計算過程:

貨幣乘數=廣義貨幣(M2)÷基礎貨幣

1、廣義貨幣=居民存款+企業存款+現金+非銀金融機構存款

2、基礎貨幣是央行投放出去的貨幣

存款和現金是社會財富的貨幣表現,所以我們把兩者總和視為社會的總資金量。理解了它我們就會明白,所謂貨幣乘數的作用就是基礎貨幣放大形成M2,比如如果基礎貨幣是1元,貨幣乘數是6.22倍,那麼廣義貨幣M2就是6.22元。

可見,廣義貨幣M2的形成是央行和商業銀行兩方面共同創造的結果,央行創造基礎貨幣,商業銀行創造貨幣乘數。

商業銀行是怎麼創造貨幣乘數,怎麼衍生貨幣呢?

舉個例子:

甲在銀行A存款100元,收到甲的存款後,A將20元存入央行的存款準備金賬戶(作為備付金),那麼銀行A的資產與負債情況是這樣的:

銀行A現在有了80元的可用資金,如果僅僅存放自己的賬戶裡,既會造成資金的閑置,同時也不會創造任何利潤。一般來說,銀行A會將80元用於發放貸款,賺取更高的利息。

如果A銀行給客戶乙貸款,那麼A銀行發放貸款的過程資產負債是沒有變化的,只是資產結構的變化「可用資金變為貸款」。那麼是怎麼創造貨幣的呢?

當A銀行給客戶乙發放貸款後,80元會注入乙在B銀行開立的存款賬戶,即B銀行收到了乙80元的存款。和A銀行類似,B銀行將80元做如下處理:1、提出20%(16元)的存款準備金存入央行準備金賬戶;2、剩餘的64元給客戶丙發放貸款。

那麼當B銀行給客戶丙發放貸款後,64元會注入丙在C銀行開立的存款賬戶,即C銀行收到了丙64元的存款,C銀行和A、B銀行類似,C銀行將64元做如下處理:1、提出20%(12.8元)存入央行準備金賬戶;2、剩餘的51.2元給客戶丁發放貸款.......

看懂了嗎?

通過銀行體系貨幣派生的方式原來A的100元人民幣存款可以創造出的貨幣和信貸是:

存款=A銀行(100元)+B銀行(80元)+C銀行(64元)+D+E+......=500元

貸款=A銀行(80元)+B銀行(64元)+C+D+.......=400元

也就是說甲100元的存款可以創造出500元的存款+400元的貸款,在金融術語裡我們將100元稱為基礎貨幣,而500元÷100元=5就是貨幣乘數。

通過上面的分析我們可以發現,商業銀行每吸收一筆存款後都會計提出20%存入央行賬戶,這個20%就是存款準備金率。

二、3月份的貨幣乘數是怎麼算出來的?

根據《2019年一季度金融統計數據報告》,3月末,廣義貨幣(M2)餘額是188.94萬億元。根據3月央行資產負債表,3月末儲備貨幣是30.37萬億人民幣,央行的儲備貨幣就是基礎貨幣。

所以:

3月份貨幣乘數=廣義貨幣(M2)÷基礎貨幣=188.94萬億÷30.37萬億=6.22倍

6.22倍貨幣乘數幾乎是歷史最高水平。

三、貨幣乘數高的原因

雖然說貨幣乘數主要是商業銀行的行為,但它卻與貨幣政策息息相關,央行可以通過以下政策影響貨幣乘數:

1、降准:所謂降准就是降低法定存款準備金率,也就是上面我們說的20%,我們打個比如,如果法定准備金率從20%降到18%,意味著商業銀行吸收100元存款後,上存到央行賬戶減少了2元,而多了2元用於發放貸款,最終企業或居民存款增加了2元,即增加了M2,這時候基礎貨幣還是100元沒變,而增加了2元的M2,是不是增加了貨幣乘數?

2018年-2019年中國央行多次降准,這是貨幣乘數上升的最重要原因。

2、央行鼓勵商業銀行貸款:一是2018年監管層多渠道給商業銀行補充資本金,理論上說,資本金越大,銀行的放貸能力就越強,貨幣乘數也就越高。二是MPA考核方面可能有所放鬆,MPA考核就是央行對商業銀行進行監管的一種方式,當MPA考核放鬆的時候,銀行的放貸能力也會增強。

四、貨幣乘數上升勢頭可能結束

貨幣乘數不是越升越高,它往往有一個極限,貨幣乘數的極限值=1÷法定存款準備金率,目前法定存款準備金率是12%左右,也就是貨幣乘數的極限值是8.33倍,目前是6.22倍。

商業銀行在央行存款有兩個賬戶,一是法定存款準備金賬戶,二是超額存款準備金賬戶,如果貨幣乘數達到8.33倍,也就意味著超額存款準備金為零,或者說商業銀行已經沒有可以自由支配的資金,這是不可想像的,可見6.22倍的貨幣乘數已經相當高了。

未來貨幣乘數可能會下降,一是目前的貨幣乘數已經接近臨界值,二是央行的貨幣政策也在慢慢調整,早前央行在貨幣政策委員會上提出「打好防範化解金融風險攻堅戰,守住不發生系統性金融風險的底線」。意味著未來貨幣政策防風險的比重上升,貨幣政策很難再寬鬆,

貨幣政策邊際收緊,銀行放貸能力將被限制,這當中影響最大的無疑是樓市,意味著資金進入樓市將減少,是一大利空,事實上4月19日的政治局會議重申「堅持房子是用來住的、不是用來炒的定位」加上「把一城一策、因城施策、城市政府主體責任作為長效調控機制」,樓市已經從「金融屬性」向「居住屬性」過渡。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