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讀美國國務院中國政策走向(2)(圖)

原標題:解讀斯金納(2)

2019-05-11 07:57 作者: 胡平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川普 美國 習近平
美國國務院(AgnosticPreachersKid/維基百科/CC BY SA)

【看中國2019年5月11日訊】(接上文)斯金納供職於美國國務院政策規劃局。顧名思義,這個機構的工作就是為美國政府提供政策的規劃與建議。正如斯金納所說,你不能在缺少論證的情況下就出臺一項政策。有時候,總統對某個重大問題有一種意向,有一種感覺或直覺。這時,就需要政策規劃局把總統的意向、感覺或直覺加以理論化、系統化,使之成為一種學說,從而成為一項政策的指導。斯金納說,我們正試圖為中國撰寫一篇政策文章,就像當年冷戰之父喬治.凱南寫的那篇政策論文一樣。

喬治.凱南是美國外交界的一個傳奇。1946年,時任美國駐蘇聯代辦的凱南給國務院發了一封長達8千字的電報,1947年,凱南又以X的筆名在美國《外交事務》雜誌上發表文章「蘇聯行為的根源」。在這封長電報和論文裡,凱南基於對蘇聯的深刻分析,提出了一整套對付蘇聯的長期戰略,也就是遏制政策。凱南的建議被美國政府採納,對冷戰時期的世界政治產生了重大影響。現在斯金納們所做的,正是當年凱南做的事情。只不過到目前為止,斯金納的這個工作還沒有完成,還在進行之中。

川普(特朗普)總統對中國問題確實有一種強烈的感覺或直覺。首先,川普總統認為中國問題很重要,非常重要,是最重要的問題,比什麼恐怖主義問題,比俄國問題都更重要。第二、中國這個最強對手的情況和以往別的挑戰者的情況都不一樣,比如說,和蘇聯就不一樣,是以前從來沒有遇到的。

以前,美國政府曾多次在人權問題上批評中國,但斯金納認為,人權這張牌對中國可能不會像當年對蘇聯那麼管用。斯金納講到赫爾辛基協議。1975年,美國和包括蘇聯在內的歐洲國家簽訂了赫爾辛基協議,該協議寫進了人權條款。斯金納說:「這是一個非常重要的西方概念。它打開了一扇門,在人權原則上真正削弱了蘇聯這個極權主義國家。」當時,蘇聯和東歐國家都有異議人士成立人權組織,捷克的七七憲章也是在赫爾辛基協議的背景下發布的。赫爾辛基協議還規定了宗教自由和移民權利,這對於削弱蘇聯東歐等國的共產專制都起到了不小的作用。可同樣是人權牌,按照斯金納的說法,用在中國就沒什麼作用。

斯金納認為美國打人權牌對中國沒有對蘇聯管用。對於這種說法,我們當然不讚同。在我們看來,美國對華政策的一個大問題就是它很少打人權牌以至於沒打人權牌。從當初和中國建交,聯合中國對付蘇聯,對當時中國遠比蘇聯更惡劣的人權問題隻字不提,到後來不堅持人權原則就給予中國最惠國待遇以及接受中國進入世界貿易組織,直到現在,美國對中國的人權問題也沒有做出多大努力。

不過斯金納的話也不是毫無根據。譬如說,今天的中國遠比當年的蘇聯東歐更加對外開放,在美國高等院校的國際學生中,中國留學生佔極大的比例。可是這些中國留學生有不少是小粉紅,並沒有多少人變得反共反專制,變成自由民主的擁護者。對於這種現象,我有我的解釋,暫且不表;不過我可以理解它會在許多美國人、包括政策制定者心中造成困惑。

斯金納在4月9日曾經接受過美國之音的專訪。斯金納對記者說,美國、歐洲和加拿大都意識到日益增長的中國威脅。斯金納說:「我們已經有了一整套的中國政策了嗎?我不認為真的有。我覺得現在有一些關於中國的問題需要來應對,但美國和北約共同面臨的最大挑戰之一就是,對中國威脅的根本性質的問題以及對需要制訂基礎廣泛的戰略政策予以應對的問題上達成共識。這是未來數年需要應對的挑戰。」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