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30年一個港人的發問(圖)

2019-05-26 08:15 作者: 陳維健

手機版 简体 1個留言 打印 特大

香港支聯會2017.6.4晚上八時在維多利亞公園舉行六四廿八週年燭光晚會,以「平反六四 結束專政」為主題。
三十年來香港每年都紀念六四(圖:孫青天/大紀元)

【看中國2019年5月26日訊】王先強先生是一個普通的港人,也是《北春》的長期撰稿人,他在《香港雜事》的第九篇寫到「黃雀行動」,黃雀行動從1989年開始,至1997年方結束,歷時8年,先後救出約800人,時間之長,過程之艱辛,參加人員之眾多,都是罕見的。

黃淮行動每一個人要花費八萬到五十萬之間的港幣。參加行動的不少人被中共抓捕,遭受牢獄之災,有六位行動人員為此付出生命的代價。但是這三十年過去了,還有幾個人還記得港人為此的付出。王先生還不無動情地說;「在香港人發起雨傘運動,爭民主爭真普選,在街頭苦苦支撐的時候,他們有誰送一箱半箱礦泉水過來,給香港人解渴的?沒有!應該沒有!想想,不免令人慽然,要仰天長嘆。」

這是一個港人在六四三十週年的發問!這個發問誰來回答。當然在港人雨傘革命時,發文支持的人還是有的,但是落實到具體的支持確實還沒有看到。港人為「六四」學生所作出的犧牲雖然並不求回報,但是需要一份心意,特別是在港人的自由遭受中共威脅的關鍵時刻。作為黃雀行動的當事人也許並不會發出這樣的發問,但作為一個普通的港人的發問更發人深省。那些為港人所救,沒有堅持民運而是消聲匿跡,忘記港人為自己所作的犧牲,安樂地去過自己的小日子的人,是不是應該為此感到汗顏。朱子家訓有「滴水之恩湧泉向報」之語。做人要有感恩之情。

港人不僅僅在三十年前為救六四學生所付出犧牲,三十年來每年紀念六四都是世界上規模最大,人數最多的地方。每年有十幾萬,幾萬不等的港人集會遊行,六四之日維園的燭光晚會是世界最明亮的地方。港人對「六四」心心念,堅守不忘令人動容。這樣的港人,在他們最困難的時候,我們沒有對他應有的報答,是的,真的是說不過去。

黃雀行動救出的人員有800人之多,現在還在堅守民主的還有幾人?用手指頭掰只能掰出十幾,二十多個來。這是六四的悲哀,也是中國人的悲哀。「六四」不會忘記,是中國人的永遠之痛,但恰恰那些被救的人到是忘記了,年年「六四」不見他們的身影,那些年復一年還在堅守的更見可貴。不過相信有一天,那些還在堅守的,有一天會到香港向港人表示深深的歉意,謝意。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