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說八道任某某!(圖)

2019-06-02 09:10 作者: 主歌

手機版 简体 5個留言 打印 特大


胡說八道任某某! (圖:Getty Images)

【看中國2019年6月2日訊】昨天網路流傳一篇華為掌門任某某接受主流媒體的採訪紀要,引起了網路熱議,大多數是愛國同胞們對他的讚嘆和敬佩,他們認為大國出了一個民族企業的管理英雄,這是大國的驕傲和自豪。

真相確實如此嗎?但是我看了之後,感覺卻很彆扭,我從任某某的談話中看穿了許多邏輯漏洞和荒謬的觀點。為了戳穿任某某的心機和愚民術,我必須把自己的想法說出來。下面請看主歌的邏輯分析:

1. 任某某說,「我們還是要非常感謝美國公司,三十年來美國公司伴隨我們成長,做了很多貢獻,教明白了我們怎麼走路。大家知道,華為絕大部分的顧問公司都是美國公司,典型的有IBM、埃森哲等,有幾十家」。主歌評論:華為連走路都要美國公司教,這是純正的民族企業嗎?什麼是顧問?顧問就是相當於企業發展的方向指導員,重要性不言而喻,華為絕大部分顧問都是美國公司,華為還是自主創新企業嗎?那麼問題就來了,華為純粹就是一家假民族企業,那麼中國愛國瓜眾愛國愛華為,豈不是被現實啪啪打臉?因此我要果斷指出來:華為就是美企的附庸,離開了美帝企業,華為什麼都不是。我反感中國愛國瓜眾的意淫思維,什麼,「華為,民族企業的驕傲,愛華為就是愛國」。

2. 任某某說,「美國大量的零部件、器件廠家這麼多年來給我們很大支持」。主歌評論:華為產品的美國核心供應商有33家,包括英特爾、甲骨文、高通、美光、微軟、希捷等等,華為每年購買美國企業的硬體和軟體的成本支出達到110億美元,那麼我就大惑不解了:有中國人吃一頓5美元的肯德基或購買一部售價為幾千元的蘋果手機,就被愛國瓜眾視為不愛國,那麼華為每年為美國貢獻110億美元,該怎麼定性?我們還要不要支持華為(支持華為就是支持美國供應商)?愛國瓜眾還能夠理直氣壯的宣揚,「支持華為就是愛國」嗎?

3. 任某某說,「在和平時期,我們從來都是1+1政策,一半買美國公司的晶元,一半用自己的晶元。儘管自己晶元的成本低得多得多,我還是高價買美國的晶元,我們將來還是要大規模買美國器件的」。主歌評論:我想破腦袋也想不通,任總這樣的國際戰略思維顛覆了我的世界觀,明明自己生產的晶元成本低得多得多,還要不遺餘力購買美國高價晶元、極力討好諂媚美帝企業,難道華為有「精美」情結?這叫熱愛華為的中國瓜眾們情可以堪?你虐我千百遍,我仍然愛你如初戀,這是什麼超級精神?追求高利潤是企業的本性,如果華為是一家正常的私企,任正非打死也不會這樣任性。在商言商,雷鋒精神在商場是吃不開的,結果就是死路一條。那麼現在我只能這樣理解:華為根本就生產不出能獨立運行的晶元,它所生產的晶元只是晶元系列中最低端的,離開了美帝高端晶元的輔助,華為的產品只得歇菜。

4. 任某某說,「我覺得不能因為我們領先了美國就要挨打,核心部分我們完全以自己為中心,而且是真領先世界,越高端,‘備胎’越充分」。主歌評論:這我就更加弄不懂了,既然華為在高端技術上領先美國,那麼美國制裁華為豈不是一出鬧劇?這是不是嚴重侮辱了川普(特朗普)和美帝官員的智商?我不想聽那麼多的牛逼吹,華為你就給我來一句乾脆的話:如果你不進口美國的器件和零部件產品,你們能獨立生存嗎?如果行,請華為馬上斷絕與美國的全部業務往來,如果不行,請華為馬上承認技不如人。任正非「我覺得不能因為我們領先了美國就要挨打」這樣的口氣與胡鞍鋼教授的驚世駭俗的研究成果「中國已經全面超越美國」有異曲同工之妙,難道任正非在此次談話前與胡教授通了氣、統一口徑了嗎?在此我要鄭重提醒任總一句:華為領先美國,美國決不會打你,你不遵守商業遊戲規則和美國法律,美國才會打你,因為美國是法治國家(這是任總的原話)。世界上比美國技術領先的非美籍企業也不少,美國從來沒有打過它們,例如,愛立信問鼎通信設備行業老大,三星的手機銷量世界第一,美國也沒有打壓它們呀?

5. 任某某說,「就我們公司和美國個別企業比,我們認為已經沒有多少差距了;但就我們國家整體和美國比,差距還很大」。主歌評論:任總如此赤裸裸的貶低中國,是可忍孰不可忍,就你華為行,中國就不行,這是什麼荒唐邏輯?華為不是中國的民族企業嗎?華為的基因不是中國的基因嗎?難道華為的發展不是脫胎於中國的這個大環境嗎?任總借貶低中國而抬高華為,其心可誅,如果沒有祖國和中國民眾齊心協力的支持華為,華為能取得現在的成就嗎?理性的人都知道一個哲理:偉大的企業必然誕生於偉大的國家,例如,蘋果公司為何會誕生於美國,而不是誕生於俄羅斯?世界上最頂尖的大學為何集中在英國和美國,而沒有集中在中國?德國的奔馳汽車為何享譽世界?日本的數控機床企業FANUC公司為何稱雄世界?恕我直言,華為不過是在國家在資金、技術和外交關係上的全力支持下利用低價策略(價格屠夫)打開了歐盟市場,才發展成了世界通信設備行業和手機行業規模領先的企業。這種殺雞取卵的商業模式是不可持續的,也不會為文明國家所接受,遲早會被西方國家就地正法。

6. 任某某說,「那我的小孩用蘋果,就是不愛華為了?我講的是事實,不能說用華為產品就愛國,不用就是不愛國」。主歌評論:我懷疑任總對邏輯知識一竅不通,因此總是說出嚴重違背邏輯的言論。你的小孩不用華為、居然用蘋果,你想表達什麼觀點?你這不是刻意放風與美帝套近乎嗎?孟晚舟被美帝聯邦法院通緝,你現在為了緩和孟晚舟的處境,極力討好和跪舔美帝,你還有一點骨氣和氣概嗎?中國大多數瓜眾為了表達愛國情懷,踴躍購買華為手機,你卻給他們潑冷水,打愛國瓜眾的臉,你簡直忘恩負義,這叫愛國瓜眾玻璃心臟怎能承受?按照正常人的思維,無論哪個商人,他即使欣賞和敬佩有競爭厲害關係一方的產品,也不會公開的表達出來,這不是幫對手做廣告宣傳嗎?由此可以看出,任總這個人城府很深,背地裏華為touqie(偷竊)別家的技術和參加投標活動時報絕殺價(有的報價甚至低於成本價),恨不得把對手(愛立信、蘋果、三星等)一棍子打死,表面上卻表現得那麼大氣和包容,這是地道的兩面人的性格。

7. 任某某說,「特別是非洲地區,因為不賺錢,西方國家不去,是我們去聯結起來的。如果華為不存在了,才是對世界的威脅」。主歌評論:我感到非常痛心,某些中國人生來都是腦子有病,自己家的孩子還吃不飽,居然還要打腫臉去餵別人家的孩子。任正非大言不慚的吹噓華為援助非洲,這是在啪啪打中國人的臉,中國還有幾千萬抑或是上億貧困人口(每天收入或消費只有12.8元人民幣),中國有什麼條件和資格去慷慨援外呢?美國為何不去援助非洲?因為美國人懂得一個基本常識:不是因為非洲不賺錢,而是美國人賺的錢要用於美國人,中國拿錢去籠絡非洲人的心(換得非洲國家在聯合國表決投票支持中國的這種虛名),這不是慈善,這是腦殘。華為是怎麼擴張起來的?都是國家投資和愛國民眾出於愛國目的購買華為手機成就的。華為不但不感恩自己的同胞,反而滿世界撒幣,這是在侮辱中國瓜眾的尊嚴和智商。如果社會中有人不疼自己孩子,而疼別人家孩子,這不是大愛,這是腦子有毛病。

8. 任某某說,「除了不讓資本進來,其它什麼都可以討論」(答記者提問:華為未來想發展成什麼樣的企業,或者什麼樣的方向?)。主歌評論:華為為何要做一個完全封閉型的守身如玉的企業?很多瓜眾是霧裡看花,他們認為華為有錢,不需要外面的資本,其實這是扯淡,連市值達到8409億美元(2018年數據)的蘋果公司,也對外面的資本如飢似渴,那麼規模小得多的華為怎麼就對外面的資本視為洪水猛獸呢?這是因為一個原因:華為不差錢,國家在注入資金,並且沒有上限,華為要多少國家就給多少。這就造成了一個怪象:國家花民眾的血汗錢去投資華為,而民眾卻一無所獲,最終受益的只有華為18萬員工和收取稅收的政府。有些瓜眾會反問主歌,「政府收了稅,華為18萬員工也是中國人,這不就是中國人受益嗎?」,我想告訴這些傻子們一個道理:政府收華為的稅並沒有使中國普通人受益(60歲以上的農民每月養老金88元是世界最低),還有,國家用我們納稅人的錢助力華為去國際上發展,然後受益的卻是18萬華為員工,我們的腦子有病嗎?

9. 任某某說,「總是挨打,就有危機了」(記者問:任總有非常濃厚的居安思危的意識,特別好奇這種危機意識最初來自哪裡?)。主歌評論:對於「挨打」這個處境,需要從兩個角度去分析,第一,你弱,別人比你強,總欺負你,那麼你的「挨打」就值得同情。第二,你弱,別人比你強,但你不遵守做人的規則,為了使自己變得強大,總是千方百計的挖別人的牆角,那麼別人就要懲罰你。那麼你這種「挨打」就是自作自受。華為的發跡並不光彩,曾經欺騙過美國的思科企業,明上與思科合作,暗地裡卻把思科的技術佔為己有,2003年1月份,思科在美國起訴華為及華為美國分公司,要求華為停止侵犯思科知識產權;華為劣跡斑斑,多次違反美國的出口管製法律,把美國對伊朗和朝鮮禁售的美國製造的產品偷偷轉賣給伊朗,然後遭到美國法院的起訴,華為的「挨打」就是活該。我是中國人,我支持中國企業憑真本事發展壯大並戰勝外企,但我決不會容忍和支持靠歪門邪道取勝的中國企業,這不是我對祖國沒有感情,這是一個人的是非觀和底線。為了成功真的就可以不擇手段嗎?如果每家企業都這樣,世界就會亂套,文明秩序就會被顛覆。

10. 任某某說,「我們不需要形象,只需要訂單」。主歌評論:一個商人或企業,為了賺錢(訂單),可以不要道德、規則和法律(形象),這是什麼神馬邏輯或哲理?這次美國之所以制裁華為,就是因為華為不遵守遊戲規則:賣美國產品給伊朗觸犯美國禁令,手機或電信設備不尊重用戶的隱私信息(由於這是敏感問題,因此不能細述)。那麼問題來了,華為不但不反思和汲取教訓,還在這裡大談特談訂單,這是怎樣強大的心態?為什麼中國的企業總是被西方國家排斥?這並不是西方國家害怕中國強大,而是中國的企業良心被狗吃了,眼裡只有錢。臺灣、韓國、日本、印度的企業在西方國家屁事都沒有,因為這些國家大多數企業都會自覺遵守西方國家的規則和法律,不會像中國企業那樣唯我獨尊、蔑視規則和法律。當然,事實上,西方國家和臺灣、韓國、日本、印度也有違規違法的企業,但是它們違規違法了,遭到美國制裁和處罰,它們會醒悟、承認、改正,並且不會重犯。而中國企業最大的問題就是永遠都不認錯和回到正軌來,一條道走到黑,不見棺材不掉淚,非得美國出重手才被迫應對。中興如此,華為也是如此,接下來,海*康︱視」威、大*華等企業也會步其後塵。

11. 任某某說,「我們不需要資本進來,資本貪婪的本性會破壞我們理想的實現,我們為理想而奮鬥,不為金錢而奮鬥」。主歌評論:任總說得冠冕堂皇,但是卻是胡說八道,為什麼呢?因為,這是二十一世紀了,不是猿人社會,理想不能超脫於現實狀態,現代的理念是:資本並不是惡魔,只有某些人或某些制度才是惡魔。如果沒有資本的參與和投入,這個世界的科技又怎麼能夠進步呢?當時馬雲為了創業,四處尋找投資商,直到遇到孫正義,他才解了資金的燃眉之急,我想試問任總一句,「孫正義的資本破壞了馬雲的理想嗎?」。金錢和理想並不衝突,因為金錢沒有罪惡的基因,它僅僅是人類社會交易活動的一種輔助工具,工具是無罪的,刀可以用來切菜,也可以用來殺人,根源在於掌握道具的人。能夠上市募集到外來資本幾乎是每一個企業的夢想,其實外來資本並不會破壞任正非的理想,而是會暴露華為的政府背景以及股權結構信息(min感問題,這裡不細說了),這才是任某某最恐懼的一點。

12. 任某某說,「西方不是今天才開始誤解我們的,誤解中國都幾十年了,只要我們在中國是合法合規的就行了」。主歌評論:中國人的思維是單向的,他們只關注西方誤解中國,卻不瞭解西方為什麼誤解中國?西方不是野蠻之地,乃是世界最高文明的發端,西方不會無緣無故的誤解中國。例如,西方國家對那些専製國家恨之入骨,而中國卻與西方國家唱對臺戲,援助朝鮮和伊朗這些邪惡國家,西方國家因克里米亞事件制裁俄羅斯,中國就出頭救助俄羅斯(向俄羅斯購買高價石油合同金額達到2700億美元,首付了700億美元),俄羅斯經濟起死回生。人在做,天在看,中國人不要總是把西方外族當傻子,他們過去沒有看清中國的真面目,對中國包容和縱容,但總有覺醒的時候。任總最後一句話更是離譜,只要我們在中國是合法合規的就行了,那麼試問:別國的法律和國際法就可以踐踏嗎?如果美國人不遵守中國的法律,中國政府能答應嗎?中國人好奇怪,總是認為中國人可以蔑視美國的法律,難道中國人不是地球人嗎?中國人哪來的底氣?

13. 我認真的瀏覽了整個採訪紀要,發現了一個特別有趣的細節:凡是抽象或可以任意發揮的問題,任總會侃侃而談、說得十分生動和豐富,例如,記者問到華為如何應對美國的制裁(90天臨時執照),任總就回答了597個字,大意是:90天臨時執照對華為沒有多大意義,對華為沒有緻命的影響。記者問,「現在這種嚴峻形勢會持續幾年,對於華為發展歷史會是轉折點」,他談了1402個字,大意是:中國使用人才的機制不行,要重視國外的人才,不要自主創新(這完全離題了)。但是對於具體的無法掩蓋的問題,他回答則非常簡要和模棱兩可,例如,記者問到,「華為對備胎計畫投入多少資金?」,任總的回答是,「實在太多了,我說不清楚,具體多少,我是搞不清楚的」。記者問,「谷歌中斷與華為的合作,華為歐洲地區的用戶很擔心,未來華為不能使用安卓的最新系統,華為如何應對?」,任總的回答是,「我們也在討論變通的救濟方案,專家們還在做這個事情,現在我還不能完全回答你」。由此可以說明:任某某喜歡談情懷和理想,華為很強大,華為無懼美國的制裁,但是對於華為自身的根源性問題和當前面臨的困境或災難,他避而不談,或者一筆帶過。由此可以說明一個問題:這次談話是華為與有關部門精心策劃的,目的就是為了在中美貿易戰中國一方損失慘重的背景下鼓舞中國人的士氣,幫中國人打雞血。

大多數中國人有一個毛病,喜歡聽打雞血的話,只要聽到誇讚和吹噓中國元素的話就激動,但是這種誇讚和吹噓有多少真實的成分,他們毫不在意。例如,中國足球(一個字就是爛),中國股市(永不翻身),中國的抗日神劇(精神上戰勝日本),中國的重大科技發明成果(近500年都沒有一項進入世界排行榜),中國的GDP(總數排名世界第二,但人均排列第70名),中國的教育(3000名高考狀元沒有一位能獲得諾貝爾獎),中國經濟(把住房炒成了世界第一大產業),中國人的福利(中國是世界上唯一一個同時沒有免費教育、免費醫療和國家養老的國家)——我就納悶了:任某某慷慨激昂的發表一些忽悠草民的打雞血的廢話,中國人為何那麼亢奮呢?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