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果報應故事:難以償還的罪業(圖)


人們十分執迷於表象的物質生活,加上無神論什麼也不相信
人們十分執迷於表象的物質生活,加上無神論什麼也不相信。(圖片來源:Adobe Stock)

如今社會,人們十分執迷於表象的物質生活,加上無神論什麼也不相信,就是有少數信神的,也不是真信。將爭鬥斗當成事業,心迷亂而浮躁,身心疲憊不堪。尤其獨生子女,平日父母嬌生慣養,不懂得孝道和感恩,心理承受能力也很弱,稍不如意,動不動就同父母鬧翻,離家出走,嚴重的就鬧自殺,給親人朋友帶來巨大痛苦。其實,最終是給自己造成無盡的罪業,幾生幾世都難以償還。下面是幾則有關的故事:

故事一

小和尚救回一個輕生者。那人悠悠醒轉,對方丈說:「謝謝大師。但不必費力氣救我,我已下定決心不再活了。今天不死,明天也還是要去了結的。」方丈嘆了口氣:「我確實制止不了你。可是我想問問,你的債都還了嗎?」

那人感到很奇怪:「我雖然家境貧寒,但溫飽尚可,並不曾借債。」

方丈緩緩開口:「你的生命借自父母,你便欠下父母的債;你的吃、穿、用借自天地山川,便欠下天地的債;你的知識和智慧借自先生,便欠下先生的債。人這一輩子欠下的諸如此類的債真是太多了,你都償還了嗎?」那人惶然說:「如此說來,我確實欠下了債。可我並不知道如何才能償還?」方丈笑笑說:「這有何難?只兩字就足夠了。」

那人迷惑了,口裡說:「請大師指點。」方丈又是輕輕一笑:「『珍惜』二字而已。」

那人沉思了一會兒,朝方丈拜了幾拜,轉身出了寺門,精神抖擻地走了。

故事二

鎮江人張大,旅居揚州,康熙七年五月病死,見了閻王,王說:抓錯了人!你既然到這裡,可捎一封信到陽間。於是,令一鬼兵引他遊覽一座城市,城門口匾上寫著「枉死」兩個字。他看到很多鬼魂,拖著一尺多長的舌頭,自稱是吊死鬼。每天到這個時辰,必須再度經歷上吊之苦。後又見到很多鬼魂,身體腫脹,衣服盡濕,自稱是投水自盡的。又見到一些鬼魂,有的無頭,有的斷喉,有的七孔流血,自稱生前是自殺而死,服毒而死的人。他們每一天定時照生前的死法表演一次,苦痛萬分,那些鬼魂又異口同聲說:「我們在生時,都認為一死了事,但想不到死後痛苦到這般,真是悔恨都來不及了。」

張大說:「那些鬼魂到何時才能重新投胎做人呢?」鬼兵說:「不能了。大凡閻羅王殿前托生做人的鬼魂,乃十分少有。人身難得,反而不知珍惜,而尋短見。這些人在陰間辜負了閻王一番鼓勵在世間為善做人的恩義,在陽世又辜負了父母三年乳養的大德。何況一個人自盡,往往會使陽世親眷遭遇司法訴訟,真是害人不淺。因此閻王最恨這些人,判決他們入畜生道,不容易投胎人身……」看完了這一幕,他回報閻王,閻王說:「你回到人間,可以把這番話告訴世人。」然後閻王大聲拍擊桌子,張大才悠然醒來!(選自《果報類編下卷》)

故事三

趙莊有一對佃戶夫婦,夫妻感情特別好。

一天,老婆聽人說老公有外遇,也不知是真是假。

老婆的脾氣蠻溫柔的,也不怎麼大吵大鬧,只跟老公開玩笑:「要是你不愛我愛那個狐狸精,我就上吊自殺。」

第二天,老婆在田地裡的時候,遇到一個巫師,這個巫師有陰陽眼,能看到鬼怪,看到就驚訝地喊道:「你後面怎麼跟著一個吊死鬼啊!」

這才知道,就算是言談之中的一個玩笑,鬼也聽到了。

橫死的人是一定要找到替死鬼才能投胎轉世的,也不知道陰間的法律為什麼要這麼制定。可能是厭惡那些人輕生,不讓他們很快地再次獲得生命。這樣讓世間的人知道了,不敢輕生。不過這樣呢,也會導致弊端,我聽說有吊死鬼引誘人自殺的。所以天下的事情總是有利有弊,神仙制定的法律也避免不了這一點。

故事四

還有一則故事,講的是有一個姓聶的人,到西山深處掃墓,將返家時,因是晝短夜長的寒天,很快就天黑了,他怕山中有老虎出沒,就拚命地趕路。後來看到山腰有一座破廟,急忙地跑進廟裡,這時天色已經完全暗了,於是就想在此暫住一宿。忽然聽到牆角有人說:『這裡不是人住的地方,你得趕快離開。』聶某問他為何會待在此種暗處。對方回答:『我是個吊死鬼,在此等候替身。』聶某聽後毛骨悚然,非常害怕。後來就說:『與其冒險出去被老虎吃了,寧可被鬼害死,我就跟您共宿吧!』鬼說:『不走也行,但是陰陽不同道,你抵不住陰氣的侵襲,我也會受不了陽氣,都會不得安定;我們各佔一個角落,不要互相接近就好了。』

後來聶某問鬼為什麼要找替身。鬼說:『上天有好生之德,不希望人們自殺。像忠臣殉國、烈女殉夫,雖然是橫死,但與壽終正寢是一樣的,不必要找替身。而那些受環境逼迫到窮途末路,已無求生之路者,上天也會念其情非得已,於是量其平生善惡,讓他去投胎,也不用找替身。倘若還有一線生機,或因一點不平之事就忍受不了,或是想借此拖累別人,就輕率地投繯自盡,這就違背天地生養萬物之心,所以必定會懲罰他等候替身。這種囚禁幽暗之處的時間,往往要到上百年或上千年。』

聶某問鬼:『不是有誘人當替身的事情嗎?』鬼回答:『這種事情我是不忍心做的呀!凡是上吊的人,如果是為了保全節義而死的,靈魂就從頭頂上升,死亡過程特別快。若是因忿怒嫉妒而死的,會從心臟以下出去,死亡過程會比較慢。在尚未斷氣那一刻,所有氣脈倒流,肌膚像要裂開一般,痛得有如刀割,胸膈腸胃中像烈火燒烤,難以忍受。經過了十幾刻鐘,靈魂才脫離肉體。想到這種劇苦,當我看到有人要上吊時,便會立刻阻止,怎忍心誘人來當替身呢?』聶某就對他說:『您存有這種善念,一定會生天的。』鬼說:『這個我不敢妄想,惟願一心唸佛懺悔宿業罷了!』不久,天快亮了,再問已無回音,仔細一看,鬼已不見。後來聶某每次上墳祭拜時,也都會多帶一份供品與紙錢祭拜他,同時會有旋風迴繞左右。一年之後,旋風就消失了。心想,定是一念之善使他脫離鬼道了。(選自紀曉嵐《閱微草堂筆記》)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