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貪官為何愛主動供出淫亂女下屬?(圖)


不少落馬官員的性亂史,都是自己交代的,特別是那些捲入權色交易的女下屬們,往往很快被貪官主動供出。這是為什麼?圖為中共女官員。
不少落馬官員的性亂史,都是自己交代的,特別是那些捲入權色交易的女下屬們,往往很快被貪官主動供出。這是為什麼?圖為中共女官員。(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看中國2019年8月13日訊】(看中國記者林中宇綜合報導)中共官場中,貪官男上司與女下屬淫亂事頻發。但是見諸報導的醜聞,多是由落馬男貪官自己曝光的,這是一種什麼樣的潛規則?有熟知中共官場者說明內幕。

海外時評人張傑8月12日發表評論表示,中共官員淫亂早已不是新聞,華融資產公司前董事長賴小民被爆有100多個情人;江蘇省建築廳前廳長徐其耀有146個情婦,並通過MBA管理模式進行操控;中央編譯局局長衣俊卿的淫亂史被其情人學生常艷副教授寫成12萬字報告文學;中鐵總公司前安監局局長黃鋼同時佔有一對母女;前山西省人大常委會副主任金道銘長期同時與一對姐妹淫亂。

張傑說,中共官員的淫亂可謂前無古人,後無來者。它有一個明顯的特點,那就是與公共權力密切相連,從本質上說就是腐敗。權力可以與金錢交換,自然也可以與性進行交換。

6月6日,工商銀行上海分行黨委書記、行長顧國明落馬,馬上引起輿論廣泛關注。貪官落馬在中國本是平常事,何況顧國明也不過是個地方廳級幹部。為什麼這樣受關注呢?

事出有因。張傑指出,顧國明之所以引起輿論的關注其實是因為他做了類似的一件非常事,他主動招供自己潛規則了32個女下屬。

但顧國明為什麼要這樣做呢?張傑說,潛規則女下屬是道德問題,並不能減輕自己的罪責,相反中紀委可以通過調查這些異性發現他的新犯罪證據。如此損人不利己的事為什麼要去做呢?

據說上海復瑞投資有限公司董事長施力勤因此怒斥顧國明:「為什麼要講出來,你讓這幾十個女人怎麼見人,怎麼面對家庭、孩子和朋友同事?」

的確,人們發現,不少官員的性亂史,都是自己交代的,特別是那些捲入權色交易的女下屬們,往往很快被貪官主動供出。當然,那些女下屬或許也不值得同情。自古萬惡淫為首,這句古訓現在已成了「性開放」者的耳邊風,但是報應卻會仍舊到來。

公開報導顯示,被判刑14年半的前雲南省委副書記仇和,被曝涉權色交易,獲其提拔的23個黨政系統女下屬均先要和他發生關係。仇和曾在江蘇最早公開搞「五毛黨」,被網友稱為「五毛鼻祖」、「五毛之父」。

據稱,仇和在向中紀委交代問題時,親筆寫下他在昆明市委書記任上,與他睡覺得提拔的23個黨政系統女下屬的名字,這23個女幹部現在有一個統一外號:仇寳寳。通常都是他在辦公室找女幹部談話,談完話後,就到辦公室裡間的臥室睡覺。睡過覺的女幹部都得到提拔。

張傑評論則舉了一個朋友的例子以說明貪官為何自曝淫亂醜聞讓女當事人出醜。

他說自己有一個朋友(編者暫取代號為A),曾擔任某市的團委書記,人長得很帥,口才很好,演講從不看稿,一口氣講半小時或一個小時,沒有廢話,慷慨激揚。當時幾乎所有人都認為他前途無量。他妻子是他的大學同學,美麗賢惠,對A充滿欽佩。後A離開團市委,調任該市一個區任區長。該區的工作難度大,因為它是省政府所在地。A上任後工作大刀闊斧,又冷靜穩妥,很快得到省市領導的信任。五年後,他被調到另一個區當區委書記。由於工作業績突出,A被市委組織部公示為市委宣傳部長的候選人,未來可能很快成為副市長。

但天有不測風雲,一日市紀律檢查委員會收到一封協查函,原市長調任其他省當副省長,後被雙規,原市長想立功檢舉A收受賄賂。市紀委認為不可信,於是通知A解釋。A記得五年前原市長要他到辦公室,解決一個開發商的土地拆遷問題,後他協調解決了。開發商在市長辦公室當著市長的面給他和市長每人五萬元感謝費,他拒絕,但市長要他收下,於是,他只好收下,但一直放在辦公室的保險櫃裡,後漸漸他忘記了這筆錢。

第二天,A帶著那五萬元來到紀委。紀委原以為是老市長為求生亂咬人,沒當回事,但見他真的帶了錢來,就感到事態嚴重,匯報到市委書記。市委書記有點拿不準,就按程序匯報到省紀委。省紀委書記是從該市政府被排擠出去的,一直對市裡心存怨恨,於是決定把案子提到省裡調查,揭開市政府的黑幕。於是A被雙規,被關到一個偏遠的小賓館裡。案子查了幾個月沒有任何進展。於是決定對他上手段。每天晚上審問他,不讓他睡覺,甚至刑訊逼供。但A認為沒有做的事絕不可能承認。一個月以後,他幾乎精神要崩潰了,開始出現幻覺。但他突然發現一個秘密,辦案人員整天陪著他很無聊,他們似乎對花邊新聞很有興趣。為了分散壓力,A決定談自己的隱私。

A曾在二個區政府工作過,他一般晚上都住在政府招待所,每週末回家與妻子、兒子團聚。他每天工作時間很長,晚上有很多應酬,常常喝很多酒。這過程中A先是與自己的秘書——一所大學剛畢業的女博士有染。但隨後一發不可收拾,A又與辦公室女主任、打字員,甚至與他年齡相彷,一直暗戀他的副書記都發生了關係。這些女性大約十餘人,都是政府公務員,她們一直與A保持這種關係,他也盡最大可能安排好她們的工作。

A交代的風流韻事很快匯報到省紀委書記那裡。紀委書記認為他肯定有重大犯罪線索,於是決定從他的妻子那裡打開缺口。他的妻子是市政府的一個處長。他們給她聽她丈夫交代與其它女性性關係的錄音。A的妻子崩潰了,因為她一直深愛自己的丈夫,認為他不可能會背叛她。一日,省紀委又要約談他的妻子。他的妻子要司機等一下,她要洗個澡。但司機等了一個小時沒見人下來,於是上樓,但發現她已經自殺了。她穿著與A結婚時的衣服躺在床上。消息傳到A的耳朵裡,他一夜未眠,第二天烏黑的頭髮全白了。

後來,A被押著參加了妻子的遺體告別儀式,他跪在妻子面前嚎啕大哭,喊道:「天啊,為什麼要這樣對我!我真的十惡不赦嗎?」他的兒子正在加拿大留學,得到父母消息後,精神崩潰,住進精神病院。

A萬念俱灰,他把紀委辦案人員叫過來,告訴他們,他認罪,罪行由他們編,他簽字。最終,他以受賄罪被判八年有期徒刑。後在朋友幫助下,他服刑四年,假釋出獄。A出來後從不談他在獄中的生活。他將兒子接回來治療,後安排兒子到銀行工作。他在朋友們的幫助下,現在一家酒廠當副總經理。他不喝一滴酒,也不參加應酬,更不再婚。

張傑評論說,朋友A的故事,也是顧國明和成千上萬中共官員已經上演或正在上演的故事。他們像沒有靈魂的行屍走肉混跡在官場,他們沒有信仰,沉溺於肉慾無法自拔。他們或者是官場權力鬥爭的犧牲品;或者因為無法遏制貪婪,但身處中共這個黑社會,要麼醒悟退出江湖,要麼沉淪墮落。就這些淫亂官員自身而言固然應該譴責,但我們更應該譴責的是中共這個「養豬殺豬」的極權主義制度。中國官員像一個個待宰的羔羊被這個中共極權主義制度的絞肉機絞成肉末。但遺憾的是,能夠醒悟的官員並不多,眾多官員仍野心勃勃地排著長隊等候在中共屠宰場的門口,一眼望不到邊。

不過張傑未提到的是,不少這類倒臺的官員,往往早年仕途大熱,都是在一些迫害人權、甚至迫害信仰的事上極其賣力,由此獲得共產黨主子予其陞官發財,所謂報應不爽,大抵亦如是。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