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啟半世紀 等待兒子歸來的大門(圖)


法國尼斯一位母親等待上戰場的兒子的消息,等了65年。(圖片來源:Adobe stock)
法國尼斯一位母親等待上戰場的兒子的消息,等了65年。(圖片來源:Adobe stock)

2005年的一天,史迪威夫婦在海邊散步。突然,史迪威的腳觸到了什麼東西。他挖開腳下的沙子,一隻表面結滿砂石和貝殼的瓶子赫然呈現在眼前。

史迪威撿起瓶子搖了搖,用小刀輕輕剝去瓶子的蓋子,一張泛黃的折成細長條的紙片從瓶子裡掉出來。紙條上有一段用法語寫成的文字。

好心人:

明天,我們就要開赴加來作戰,我想給母親報個平安。可是,家中的電話怎麼也打不通,我就做了這隻「漂流瓶」。如果您撿到這隻瓶子,請您替我給居住在尼斯瑪格麗特大街302號的我的母親艾麗莎女士打個電話,就說我還活著,我很好,我會回家的。請您一定轉告我的母親,因為,得不到我的消息,母親會寢食難安的。

肖恩.克萊德曼

1943年4月8日

史迪威夫婦是一對熱心人,他們認為,這隻瓶子輾轉62年,最後來到他們手裡,是上帝的信任。他們決定將這件事情弄清楚。

迪威夫婦來到圖書館,查閱二戰時期有關的歷史資料。在《二戰經典戰役全記錄》這本書中,記載著在那天的戰鬥中,渡過英吉利海峽的法國士兵遭遇了德軍空軍的轟炸,全軍覆滅。也就是說,肖恩早在1943年4月9日就犧牲了。

那麼,肖恩的母親怎麼樣了呢?按時間推算,她應該是近百歲的老人了。

史迪威夫婦不敢怠慢,他們立即飛赴法國尼斯著手打聽有關肖恩母親艾麗莎的消息。史迪威夫婦首先來到當地的市政廳。令他們十分意外的是,他們不費吹灰之力就找到線索。

「你們有艾麗莎老人的兒子肖恩的消息嗎?天啊,60年了,老人終於可以瞑目了。」在尼斯市政廳,史迪威夫婦剛講完來意,一位官員就緊緊拉住他們的手,再也不肯鬆開。史迪威夫婦倒有些不知所措了。

這位官員邀請史迪威夫婦坐上他的車子,向城郊緩緩駛去。

法國尼斯一位母親等待上戰場的兒子的消息,等了65年。
法國尼斯一位母親等待上戰場的兒子的消息,等了65年。(圖片來源:Adobe stock)

在車上,這位官員給史迪威夫婦講了艾麗莎老人的故事。艾麗莎早年喪夫,膝下就這麼一個兒子,母子倆相依為命十幾年。65年前,納粹的戰火燒到法蘭西之後,艾麗莎剛滿20歲的兒子肖恩就到前線保家衛國了。

在最初的兩年裡,肖恩幾乎每週給母親寫一封平安信。可是不知什麼緣故,從1943年春天開始,艾麗莎再也沒有得到過兒子的任何消息。

艾麗莎以為兒子戰死了,在接下來的將近10年裡,她到處打聽兒子的消息,並查閱了大量的戰死者名單,都沒有肖恩的消息。得不到兒子陣亡的消息,就說明兒子可能還活著。從此以後,艾麗莎像著了魔一樣,天天拽個小凳子在門口等兒子。到了夜晚,大門也不關閉,說是怕兒子回來聽不到動靜。沒想到,艾麗莎這一等就等了將近50多年,等得黑髮成了白髮。

上世紀90年代後期,尼斯開始城市改造,艾麗莎老人的舊房子也被列入改造範圍。可是,老人始終不肯搬遷,說是怕自己的兒子回來找不到家。後來,這件事情越鬧越大,引起一批反戰人士的關注。最後,政府只得答應保留艾麗莎老人的小房子。

2000年,艾麗莎老人逝世,彌留之際,她用顫抖的雙手摸索著寫下這樣幾句話:「我死後,不要拆遷房子,不要關閉大門,直到我的兒子肖恩.克萊德曼回來為止。」

說話間,他們一行已經來到艾麗莎老人生前住過的房子前。遠遠望去,這棟淹沒在高樓大廈中的老宅就像一座孤島,與城市的現代化氣息格格不入。

大門依舊敞開著,史迪威夫婦的眼睛濕潤了。他們彷彿看到白髮蒼蒼的艾麗莎老人仍舊坐在門前望眼欲穿。

這扇門開著有五六十年,這一刻,它終於可以關上了。

責任編輯:wendy

本文短网址: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榮譽會員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加入看中國會員

神韻晚會
神韻作品
捐助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