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香港揭穿中共假面 蔣介石的預言應驗了!(組圖)

2019-11-15 05:00 作者: 蘇天敏

手機版 简体 19個留言 打印 特大

末日瘋狂!守護香港民主自由的力量更加匯聚壯大。
末日瘋狂!守護香港民主自由的力量更加匯聚壯大。(圖片來源:PHILIP FONG/AFP via Getty Images)

按:香港反送中」越來越牽動人心,暴警鎮壓市民的手段嗜血殘暴,讓很多人感到不可思議,難以接受。然而,今天的事,其實早已在預料,在意料之中。70年前,蔣介石早已向全國人民發出肺腑之言,他真知灼見的預言在後來的日子,都一一應驗了。

1949年1月蔣介石下野,但國內的形勢卻越來越危急,在4月發表了一篇名為《和平絕望奮鬥到底》的文章,呼籲全國軍民要發揮一切力量,抵抗中共侵略、支持追求生存與自由的戰爭。然而一切不如蔣介石所願,同年12月7日中華民國政府遷都臺北,形成兩岸對立局面直到今日。

在這篇《和平絕望奮鬥到底》的文章中,蔣介石提到「更確切的說,他的目的不是為了中國和平與民主,而是對於中國的侵略和征服,要把我一千二百萬方公里的領土,造成第三次世界大戰之中共產國際的基地;要把我四億五千萬同胞,充當第三次世界大戰的砲灰;要把我中華民族五千年崇高優秀的歷史文化,摧毀無遺;要把我們中國以仁愛和平為本位的倫理,轉變為冷酷殘忍的鬥爭,參加國際的殘殺……」這段話不得不令人佩服,蔣介石對中共的瞭解如此之深。因為中共佔據大陸後的所作所為,都應驗了以上蔣介石所講的那些話。

以下附上這篇文章,字字句句皆能感受到蔣介石當時憂國憂民,著急的心情。


蔣介石對中共的瞭解非常透徹,他對中共所作所為的許多預言後來都應驗了。(圖片來源:Getty image)

和平絕望奮鬥到底

內容來源:《先總統蔣公思想言論總集》卷三十二書告

隸屬章節:書告\中華民國三十八年

中華民國三十八年四月二十七日在上海金神父路勵志社發表

〔要旨〕

一、共匪強渡長江,擴大叛亂,摧毀人民自由,毀滅國家獨立。

二、共匪沒有一點國家意識和民族思想,甘心依附共產國際,做侵略工具。

三、全國軍民要發揮一切力量,支持反侵略反共產、求生存求自由的神聖戰爭。

〔本文〕

現在共黨匪軍強渡長江,南京業已撤守,我愛國軍民同胞,八年血戰,從日本軍閥鐵蹄之下光復的首都,為時未及四年,又淪陷在共產國際鐵幕之中。我們今日面對著這一種摧殘人民自由,毀滅國家獨立,威脅世界和平的黑暗的暴力,每一個國民的生命已是與整個國家的存亡結成一體而不可分了!中正雖引退於野,為國民一份子,而對於國家的危難,同胞的災禍,仍自覺其負有重大的責任。際此憂危震撼之時,中正重申決心,誓與我全國同胞,共患難,同生死,並掬我赤忱,向我愛國軍民特進一言。在對日作戰時期,我們中國唯一重大問題,就是堅持抗戰,爭取勝利;到了抗戰勝利以後,共產黨問題就是我們中國唯一的重大的問題了,所以中正在抗日戰事甫告停止之時,竭盡心力,尋求政治解決的方法。

我們知道,共產黨問題,是一個國際問題,不是我們中國所能單獨解決;但在當時,我們認定這一問題如果由中國本身或國際共同以和平方法來解決,則抗戰的成果,可以保持,人民可以休養生息,國家建設可以順利進行,而世界和平安全,方不致受其威脅。所以我們政府當時以最大的誠意,不惜忍讓一切,召開政治協商會議,接受美國的軍事調處,並四度頒發停戰命令,以促進和平解決的成功。不料商談調處經過了一年有餘的時間,共產黨不獨毫無謀和的誠意,並且變本加厲,倒行逆施,利用和平商談與軍事調處的掩護,和國軍停戰的機會,進據東北,阻撓國軍接受東北主權,並南渡黃河,擴大中原的戰亂。政府至此,始不能不採軍事行動,積極剿匪,在戡亂政策確立之時,我們知道如果剿匪軍事不能在一二年以內到達成功的境域,不但人民痛苦如水益深,並且亞洲安全與世界和平將受嚴重的影響,我們中國將成為第三次世界大戰的戰場,與世界人類同罹空前未有的浩劫。因此政府集中力量,動員作戰,務期戡亂政策得以貫徹,軍事行動迅速完成,以拯救國家的危亡,消弭人類的戰禍。但是由於我們政治、軍事的缺陷,中外人士的誤解,再加以共產黨宣傳的毒素與間諜活動滲透於其間,使我們內政、外交與士氣、人心,都不能適應剿匪動員的需要,遂演成今日的嚴重局勢。

今年元旦中正重申和平解決中共問題的方針,並潔身引退,以期促成和平的實現。三個月來,李代總統忍辱負重,與共黨折衝,委曲求全。但是在此期間,共黨公然發表了在第三次世界大戰中幫助蘇俄作戰的宣言,暴露其國際第五縱隊的面目,接著便提出了他所謂「國內和平協定」八條二十四款的招降書,迫使我軍繳械投匪,撤除我國家獨立、人民自由的保障,最後更發出其總攻擊令,突破我長江防線,向江南大舉進犯。共黨這次以強暴專橫的態度,破壞和平商談,繼續擴大變亂,更是完全證明了他的目的不是和平而是戰爭。更確切的說,他的目的不是為了中國和平與民主,而是對於中國的侵略和征服,要把我一千二百萬方公里的領土,造成第三次世界大戰之中共產國際的基地;要把我四億五千萬同胞,充當第三次世界大戰的砲灰;要把我中華民族五千年崇高優秀的歷史文化,摧毀無遺;要把我們中國以仁愛和平為本位的倫理,轉變為冷酷殘忍的鬥爭,參加國際的殘殺。這一嚴重局勢的演成,始終是在我們苦思焦慮之中,這不止是中國一國存亡的決定關頭,而世界民主國家對此都不能迴避其影響,也就不能諉卸其應負的責任。

同胞們:我們看透了共黨匪徒滅亡祖國、出賣民族的陰謀,我們領受了和平商談兩度失敗的教訓,我們對於匪軍橫暴殘忍的進逼,只有全國一致,萬眾一心,奮起應戰。我們當前的情勢,固然是險惡的,我們今後的戰鬥,亦是艱苦的;但是我們認清了今日剿匪作戰,是反侵略主義的民族戰爭,同時也是為了每一個國民、每一個家庭自由生活方式的社會戰爭,和保障我悠久的歷史、優秀的文化、和平仁愛的倫理道德的文化戰爭。這一戰爭最後的結果,將要決定整個國家的存亡,將要決定每一個國民和家庭的生死與禍福。這一個反侵略戰爭如果失敗、國家的獨立自主地位,人民的自由生存方式,都必歸於毀滅,我們的前途,只有普遍的貧窮、冷酷的飢餓和世界戰爭;若是這一個反侵略、反共產戰爭果能成功,則國家是獨立的國家,人民是自由的人民,對於世界的和平與安全有其光榮的貢獻。當此國家民族存亡生死之交,中正願以在野之身,追隨我愛國軍民同胞之後,擁護李代總統暨何院長領導作戰,奮鬥到底。現在這戰鬥是開始了!我們今日祇有在一個政府之下,以對共的態度為忠奸的試金石,凡是反共的政策,就要力謀貫徹,凡是剿共的命令,便要絕對服從。我們今日只有在民族大義之下,不分職業階級,不計個人恩怨,凡是不願做共產國際的奴隸、牛馬,不能坐視民族與歷史、文化的淪亡,不能坐視祖宗廬墓、田園的喪失,家庭、夫婦、兒女的分離,一切反共產、反侵略、反極權主義的人們,站在一起,精誠團結,集中力量,集中意志,百折不回,奮鬥到底,我深信必能克服當前的危機,達到最後的勝利。

同胞們:我們中國原是一個貧弱的國家,但在東方大陸,實是一個獨立的大國,而且為國家獨立、民族自由、為了民主和平而奮鬥,持有光榮無比的歷史。我們今日剿共是為獨立自由和每一人民自身生存而戰,也是為世界安全人類幸福而戰!我今日不顧共產國際的誣蔑,不問民主國家的觀感,站在反侵略的尖端,作世界反共鬥爭的先鋒。我們相信世界人類必持正義,只要我們盡其在我,在國際社會上,一定是吾道不孤,但是,我們必須袪除依賴的觀念,尤其要洗滌僥倖的心理。中共在四月四日己經發出宣告,信誓旦旦,在第三次世界大戰中幫助蘇俄作戰了,他沒有一點國家意識和民族思想,他對於祖國和同胞,也沒有絲毫的愛護心和責任感。我們經過和平商談的兩度失敗,絕對不能想像共產匪徒還會改變他的政策,更不能希冀他還有和平妥協的可能。要知道:毛澤東甘心依附共產國際,做侵略國家擴張政策的工具,其為漢奸與汪精衛相同,而其心地之深沉,行為之險毒,遠非汪精衛所能比擬於萬一。汪精衛是在我們中國抗日戰事受了挫折的時期,對抗戰喪失信心,投降日本軍閥,為他個人謀苟且偷生之地;而今日的毛澤東,乃在我們抗戰已告勝利之後,國家獨立自主的地位已確立,建設事業正在萌芽滋長,人民生活正要走向復員進步的前途,不料他喪心病狂、竟帶領了他共黨匪徒,處心積慮,摧毀抗戰勝利的成果,破壞國家獨立自主的地位,阻擾國家建設,妨害人民的復員和休養生息,甘心以中國的領土主權,作為他賣身投靠、賣國求榮的犧牲品。他每一步驟,每一行動,都是執行國際陰謀,謀逞狂妄野心,這豈是汪精衛所能望其項背?我們今日面對此五千年歷史空前未有的元凶巨憝,只有恢復我們革命精神,發揮各人自己的力量,把握匪軍的弱點,再接再厲,奮鬥到底。不然我們如果稍存依賴,只有因循怠惰,任人宰割;如果中途妥協,只有投降,更只有低首就戮,自取滅亡。

我們承認過去東北和華北屢次的失敗,我們預料當前局勢,也許更要惡化,但是我們決不氣餒,更絕不失望。要知道,我們過去的失敗,並不是匪軍實力怎樣堅強,而是我們政治的缺點,經濟的恐慌,內部組織的鬆懈,使共黨匪徒有隙可乘;所以他能從容不迫的在我們前方軍隊與後方民眾中間,埋伏間諜,散播失敗主義的毒素,以瓦解士氣和人心,所以國家擁有優勢的兵力,反招較嚴重的挫折。中正對於過去政治、經濟的缺陷和剿匪軍事的失敗,以致我們同胞遭受共匪的蹂躪和殘殺,墜入共產主義的鐵幕,來過這種黑暗地獄的活罪,這是我個人德薄能鮮,應該負其重大的責任。因為我對共產黨的陰謀暴行,認識特為深切,所以我對國家的危難與人民所受的災禍,愧疚尤其沉痛。但是我決不動搖我救國救民的信念,確信我們必能從共產鐵幕之中,拯救我全國同胞,重登自由康樂的境域。古人說:「失之東隅,收之桑榆」。今日只要我全國同胞,一致奮起,擁護政府,督促政府,使政治有適時的改革,經濟有一定的方針,軍政幹部更能徹底覺悟,加強組織;只要我們接受失敗的教訓,使失敗成為陶冶和洗練,在政治上奏洗心革面之效,在軍事上收汰弱留強之功,更使軍事、政治優秀的人才與民眾自衛活動,打成一片,為剿匪武力開闢廣大無比的源泉,深信我們國家轉危為安之機,就在共匪渡江深入的今日。

同胞們:我們更要知道,渡江是匪軍發展的最高峰,同時就是共黨暴露他最大的弱點;換言之,也就是他失敗的開始。固然共匪渡江以後,我們華南民眾又要遭遇華北和東北同胞一樣的黑暗與痛苦,但是,我們國家和人民前途的光明與最後的勝利,亦就在此開端。因為就戰略和政略上來說,共匪已蹈日本軍閥南侵入泥淖的覆轍,日本之所以急於南侵,是要在第二次世界大戰以前完成其控制全中國的夢想。而今日第三國際第五縱隊之共匪,亦妄想在第三次世界大戰以前,控制全中國,為共產國際充實其應付世界大戰之人力物力與資源,犯了日本軍閥一樣的錯誤,他這個大錯的鑄成,就是他自取滅亡的基因,亦就是我們中國剿共最後勝利的把握。我在抗戰勝利以後,對上海群眾大會說:「我們還要再作八年苦鬥,用過去八年抗戰一樣的精神,來準備犧牲與忍受痛苦,方能獲得真正的勝利和成功。」這句話我就是為今日而說的。同胞們:不要喪氣,不要悲觀,只要起來決心奮鬥,共匪就無法滅亡我們國家,亦不能奴役我們本身,不出三年,最後勝利必然是我們的。

同胞們:國家的危亡與個人的災禍,是十分迫切了!共匪必敗反共必勝的道理,亦是十分明白了。救國自救的戰鬥,已經開始發動了。十一年前南京撤守政府西遷,乃是我們政府長期抗日戰事的起點,今日南京撤守,政府南移,更成為我們中國反共鬥爭惟一的轉機。所望我全國軍民,一致接受李代總統的領導;全體將士,絕對服從何兼部長的指揮;掃除失敗主義的心理,發揮一切可用的力量,支持反侵略、反共產、求生存、求自由、拯救國家、保障民主的神聖莊嚴的戰爭,達到最後成功的境域。中正個人領導國軍服務政府二十餘年,過失缺誤,為國人所共見,亦為寸心所內疚,但我效忠國家維護人民的一片耿耿赤心,自信可質諸天日而無愧。當此國家存亡、民族生死、歷史文化絕續的關頭,無論何時何地,必將始終不貳,追隨我全國愛國軍民同胞之後,竭忠盡智,剿滅共產國際的第五縱隊——共匪,策進中華民族的復興,恢復中華民族的獨立、民主和自由,實現三民主義,完成國民革命,最後成功歸於最後努力者,願我全國同胞共勉之!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神韻晚會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