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香港揭穿中共假面 蒋介石的预言应验了!(组图)

2019-11-15 05:00 作者: 苏天敏

手机版 正体 19个留言 打印 特大

末日疯狂!守护香港民主自由的力量更加汇聚壮大。
末日疯狂!守护香港民主自由的力量更加汇聚壮大。(图片来源:PHILIP FONG/AFP via Getty Images)

按:香港反送中”越来越牵动人心,暴警镇压市民的手段嗜血残暴,让很多人感到不可思议,难以接受。然而,今天的事,其实早已在预料,在意料之中。70年前,蒋介石早已向全国人民发出肺腑之言,他真知灼见的预言在后来的日子,都一一应验了。

1949年1月蒋介石下野,但国内的形势却越来越危急,在4月发表了一篇名为《和平绝望奋斗到底》的文章,呼吁全国军民要发挥一切力量,抵抗中共侵略、支持追求生存与自由的战争。然而一切不如蒋介石所愿,同年12月7日中华民国政府迁都台北,形成两岸对立局面直到今日。

在这篇《和平绝望奋斗到底》的文章中,蒋介石提到“更确切的说,他的目的不是为了中国和平与民主,而是对于中国的侵略和征服,要把我一千二百万方公里的领土,造成第三次世界大战之中共产国际的基地;要把我四亿五千万同胞,充当第三次世界大战的炮灰;要把我中华民族五千年崇高优秀的历史文化,摧毁无遗;要把我们中国以仁爱和平为本位的伦理,转变为冷酷残忍的斗争,参加国际的残杀……”这段话不得不令人佩服,蒋介石对中共的了解如此之深。因为中共占据大陆后的所作所为,都应验了以上蒋介石所讲的那些话。

以下附上这篇文章,字字句句皆能感受到蒋介石当时忧国忧民,着急的心情。


蒋介石对中共的了解非常透彻,他对中共所作所为的许多预言后来都应验了。(图片来源:Getty image)

和平绝望奋斗到底

内容来源:《先总统蒋公思想言论总集》卷三十二书告

隶属章节:书告\中华民国三十八年

中华民国三十八年四月二十七日在上海金神父路励志社发表

〔要旨〕

一、共匪强渡长江,扩大叛乱,摧毁人民自由,毁灭国家独立。

二、共匪没有一点国家意识和民族思想,甘心依附共产国际,做侵略工具。

三、全国军民要发挥一切力量,支持反侵略反共产、求生存求自由的神圣战争。

〔本文〕

现在共党匪军强渡长江,南京业已撤守,我爱国军民同胞,八年血战,从日本军阀铁蹄之下光复的首都,为时未及四年,又沦陷在共产国际铁幕之中。我们今日面对着这一种摧残人民自由,毁灭国家独立,威胁世界和平的黑暗的暴力,每一个国民的生命已是与整个国家的存亡结成一体而不可分了!中正虽引退于野,为国民一份子,而对于国家的危难,同胞的灾祸,仍自觉其负有重大的责任。际此忧危震撼之时,中正重申决心,誓与我全国同胞,共患难,同生死,并掬我赤忱,向我爱国军民特进一言。在对日作战时期,我们中国唯一重大问题,就是坚持抗战,争取胜利;到了抗战胜利以后,共产党问题就是我们中国唯一的重大的问题了,所以中正在抗日战事甫告停止之时,竭尽心力,寻求政治解决的方法。

我们知道,共产党问题,是一个国际问题,不是我们中国所能单独解决;但在当时,我们认定这一问题如果由中国本身或国际共同以和平方法来解决,则抗战的成果,可以保持,人民可以休养生息,国家建设可以顺利进行,而世界和平安全,方不致受其威胁。所以我们政府当时以最大的诚意,不惜忍让一切,召开政治协商会议,接受美国的军事调处,并四度颁发停战命令,以促进和平解决的成功。不料商谈调处经过了一年有余的时间,共产党不独毫无谋和的诚意,并且变本加厉,倒行逆施,利用和平商谈与军事调处的掩护,和国军停战的机会,进据东北,阻挠国军接受东北主权,并南渡黄河,扩大中原的战乱。政府至此,始不能不采军事行动,积极剿匪,在戡乱政策确立之时,我们知道如果剿匪军事不能在一二年以内到达成功的境域,不但人民痛苦如水益深,并且亚洲安全与世界和平将受严重的影响,我们中国将成为第三次世界大战的战场,与世界人类同罹空前未有的浩劫。因此政府集中力量,动员作战,务期戡乱政策得以贯彻,军事行动迅速完成,以拯救国家的危亡,消弭人类的战祸。但是由于我们政治、军事的缺陷,中外人士的误解,再加以共产党宣传的毒素与间谍活动渗透于其间,使我们内政、外交与士气、人心,都不能适应剿匪动员的需要,遂演成今日的严重局势。

今年元旦中正重申和平解决中共问题的方针,并洁身引退,以期促成和平的实现。三个月来,李代总统忍辱负重,与共党折冲,委曲求全。但是在此期间,共党公然发表了在第三次世界大战中帮助苏俄作战的宣言,暴露其国际第五纵队的面目,接着便提出了他所谓“国内和平协定”八条二十四款的招降书,迫使我军缴械投匪,撤除我国家独立、人民自由的保障,最后更发出其总攻击令,突破我长江防线,向江南大举进犯。共党这次以强暴专横的态度,破坏和平商谈,继续扩大变乱,更是完全证明了他的目的不是和平而是战争。更确切的说,他的目的不是为了中国和平与民主,而是对于中国的侵略和征服,要把我一千二百万方公里的领土,造成第三次世界大战之中共产国际的基地;要把我四亿五千万同胞,充当第三次世界大战的炮灰;要把我中华民族五千年崇高优秀的历史文化,摧毁无遗;要把我们中国以仁爱和平为本位的伦理,转变为冷酷残忍的斗争,参加国际的残杀。这一严重局势的演成,始终是在我们苦思焦虑之中,这不止是中国一国存亡的决定关头,而世界民主国家对此都不能回避其影响,也就不能诿卸其应负的责任。

同胞们:我们看透了共党匪徒灭亡祖国、出卖民族的阴谋,我们领受了和平商谈两度失败的教训,我们对于匪军横暴残忍的进逼,只有全国一致,万众一心,奋起应战。我们当前的情势,固然是险恶的,我们今后的战斗,亦是艰苦的;但是我们认清了今日剿匪作战,是反侵略主义的民族战争,同时也是为了每一个国民、每一个家庭自由生活方式的社会战争,和保障我悠久的历史、优秀的文化、和平仁爱的伦理道德的文化战争。这一战争最后的结果,将要决定整个国家的存亡,将要决定每一个国民和家庭的生死与祸福。这一个反侵略战争如果失败、国家的独立自主地位,人民的自由生存方式,都必归于毁灭,我们的前途,只有普遍的贫穷、冷酷的饥饿和世界战争;若是这一个反侵略、反共产战争果能成功,则国家是独立的国家,人民是自由的人民,对于世界的和平与安全有其光荣的贡献。当此国家民族存亡生死之交,中正愿以在野之身,追随我爱国军民同胞之后,拥护李代总统暨何院长领导作战,奋斗到底。现在这战斗是开始了!我们今日只有在一个政府之下,以对共的态度为忠奸的试金石,凡是反共的政策,就要力谋贯彻,凡是剿共的命令,便要绝对服从。我们今日只有在民族大义之下,不分职业阶级,不计个人恩怨,凡是不愿做共产国际的奴隶、牛马,不能坐视民族与历史、文化的沦亡,不能坐视祖宗庐墓、田园的丧失,家庭、夫妇、儿女的分离,一切反共产、反侵略、反极权主义的人们,站在一起,精诚团结,集中力量,集中意志,百折不回,奋斗到底,我深信必能克服当前的危机,达到最后的胜利。

同胞们:我们中国原是一个贫弱的国家,但在东方大陆,实是一个独立的大国,而且为国家独立、民族自由、为了民主和平而奋斗,持有光荣无比的历史。我们今日剿共是为独立自由和每一人民自身生存而战,也是为世界安全人类幸福而战!我今日不顾共产国际的诬蔑,不问民主国家的观感,站在反侵略的尖端,作世界反共斗争的先锋。我们相信世界人类必持正义,只要我们尽其在我,在国际社会上,一定是吾道不孤,但是,我们必须袪除依赖的观念,尤其要洗涤侥幸的心理。中共在四月四日己经发出宣告,信誓旦旦,在第三次世界大战中帮助苏俄作战了,他没有一点国家意识和民族思想,他对于祖国和同胞,也没有丝毫的爱护心和责任感。我们经过和平商谈的两度失败,绝对不能想像共产匪徒还会改变他的政策,更不能希冀他还有和平妥协的可能。要知道:毛泽东甘心依附共产国际,做侵略国家扩张政策的工具,其为汉奸与汪精卫相同,而其心地之深沉,行为之险毒,远非汪精卫所能比拟于万一。汪精卫是在我们中国抗日战事受了挫折的时期,对抗战丧失信心,投降日本军阀,为他个人谋苟且偷生之地;而今日的毛泽东,乃在我们抗战已告胜利之后,国家独立自主的地位已确立,建设事业正在萌芽滋长,人民生活正要走向复员进步的前途,不料他丧心病狂、竟带领了他共党匪徒,处心积虑,摧毁抗战胜利的成果,破坏国家独立自主的地位,阻扰国家建设,妨害人民的复员和休养生息,甘心以中国的领土主权,作为他卖身投靠、卖国求荣的牺牲品。他每一步骤,每一行动,都是执行国际阴谋,谋逞狂妄野心,这岂是汪精卫所能望其项背?我们今日面对此五千年历史空前未有的元凶巨憝,只有恢复我们革命精神,发挥各人自己的力量,把握匪军的弱点,再接再厉,奋斗到底。不然我们如果稍存依赖,只有因循怠惰,任人宰割;如果中途妥协,只有投降,更只有低首就戮,自取灭亡。

我们承认过去东北和华北屡次的失败,我们预料当前局势,也许更要恶化,但是我们决不气馁,更绝不失望。要知道,我们过去的失败,并不是匪军实力怎样坚强,而是我们政治的缺点,经济的恐慌,内部组织的松懈,使共党匪徒有隙可乘;所以他能从容不迫的在我们前方军队与后方民众中间,埋伏间谍,散播失败主义的毒素,以瓦解士气和人心,所以国家拥有优势的兵力,反招较严重的挫折。中正对于过去政治、经济的缺陷和剿匪军事的失败,以致我们同胞遭受共匪的蹂躏和残杀,坠入共产主义的铁幕,来过这种黑暗地狱的活罪,这是我个人德薄能鲜,应该负其重大的责任。因为我对共产党的阴谋暴行,认识特为深切,所以我对国家的危难与人民所受的灾祸,愧疚尤其沉痛。但是我决不动摇我救国救民的信念,确信我们必能从共产铁幕之中,拯救我全国同胞,重登自由康乐的境域。古人说:“失之东隅,收之桑榆”。今日只要我全国同胞,一致奋起,拥护政府,督促政府,使政治有适时的改革,经济有一定的方针,军政干部更能彻底觉悟,加强组织;只要我们接受失败的教训,使失败成为陶冶和洗练,在政治上奏洗心革面之效,在军事上收汰弱留强之功,更使军事、政治优秀的人才与民众自卫活动,打成一片,为剿匪武力开辟广大无比的源泉,深信我们国家转危为安之机,就在共匪渡江深入的今日。

同胞们:我们更要知道,渡江是匪军发展的最高峰,同时就是共党暴露他最大的弱点;换言之,也就是他失败的开始。固然共匪渡江以后,我们华南民众又要遭遇华北和东北同胞一样的黑暗与痛苦,但是,我们国家和人民前途的光明与最后的胜利,亦就在此开端。因为就战略和政略上来说,共匪已蹈日本军阀南侵入泥淖的覆辙,日本之所以急于南侵,是要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前完成其控制全中国的梦想。而今日第三国际第五纵队之共匪,亦妄想在第三次世界大战以前,控制全中国,为共产国际充实其应付世界大战之人力物力与资源,犯了日本军阀一样的错误,他这个大错的铸成,就是他自取灭亡的基因,亦就是我们中国剿共最后胜利的把握。我在抗战胜利以后,对上海群众大会说:“我们还要再作八年苦斗,用过去八年抗战一样的精神,来准备牺牲与忍受痛苦,方能获得真正的胜利和成功。”这句话我就是为今日而说的。同胞们:不要丧气,不要悲观,只要起来决心奋斗,共匪就无法灭亡我们国家,亦不能奴役我们本身,不出三年,最后胜利必然是我们的。

同胞们:国家的危亡与个人的灾祸,是十分迫切了!共匪必败反共必胜的道理,亦是十分明白了。救国自救的战斗,已经开始发动了。十一年前南京撤守政府西迁,乃是我们政府长期抗日战事的起点,今日南京撤守,政府南移,更成为我们中国反共斗争惟一的转机。所望我全国军民,一致接受李代总统的领导;全体将士,绝对服从何兼部长的指挥;扫除失败主义的心理,发挥一切可用的力量,支持反侵略、反共产、求生存、求自由、拯救国家、保障民主的神圣庄严的战争,达到最后成功的境域。中正个人领导国军服务政府二十余年,过失缺误,为国人所共见,亦为寸心所内疚,但我效忠国家维护人民的一片耿耿赤心,自信可质诸天日而无愧。当此国家存亡、民族生死、历史文化绝续的关头,无论何时何地,必将始终不贰,追随我全国爱国军民同胞之后,竭忠尽智,剿灭共产国际的第五纵队——共匪,策进中华民族的复兴,恢复中华民族的独立、民主和自由,实现三民主义,完成国民革命,最后成功归于最后努力者,愿我全国同胞共勉之!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神韻晚會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