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紫陽解密:江澤民緊盯臺上臺下六個人(圖)

2019-11-25 14:00 作者: 唐文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列印 特大

趙紫陽曾批判江澤民的「三個代表」是要堵住政治改革的嘴,是為一黨專政製造理論根據。
趙紫陽曾批判江澤民的「三個代表」是要堵住政治改革的嘴,是為一黨專政製造理論根據。(網絡圖片)

趙紫陽的老部下杜導正曾在《趙紫陽還說過什麼》一書中披露,趙紫陽曾批判江澤民的「『三個代表』是要堵住政治改革的嘴;是為一黨專政製造理論根據」,江澤民和李鵬臺上掌權時一直盯著臺上喬石、李瑞環、田紀雲和臺下萬里楊尚昆、趙紫陽六個人。

趙紫陽:江澤民眼盯臺上臺下六個人

2010年初,前中共總書記趙紫陽逝世5週年之際,趙紫陽的老部下、前中共新聞出版署署長杜導正在香港臺灣同時出版了一本悼念趙紫陽的書籍《趙紫陽還說過什麼》。這是杜導正依據20多年的日記整理而成。

書中披露了趙紫陽對中共專制體制的反思,以及對中共領導人的率真批評:「文革前我也很左,文革後我痛定思痛,改弦更張。」「中國不論搞什麼,首先要解決專制問題。」

趙紫陽批判江澤民的「『三個代表』是要堵住政治改革的嘴;是為一黨專政製造理論根據。」「領導人現在為什麼說話、寫文章盡說空話?」

書中還披露,趙紫陽說,江澤民和李鵬臺上掌權時盯著六個人,臺上三個:喬石、李瑞環、田紀雲;臺下三個:萬里、楊尚昆、趙紫陽。

杜導正,官至中共新聞出版總署署長,六四時因支持趙紫陽反對鎮壓學運,被免職處分。1991年創辦以紀實為主的月刊《炎黃春秋》,但多次遭到江澤民派系整肅。2009年六四前夕在香港出版的趙紫陽回憶錄《改革歷程》,就是在他和其他3位老人策劃下,先秘密錄音,後整理成書的。

「六四」中的趙紫陽與江澤民

趙紫陽所提到的江澤民和李鵬臺上掌權緊盯的六個人,除喬石、李瑞環被公認是江的「剋星」外,所有六人在「六四」期間及「六四」之後江上臺掌權期間,均與江有各種形式的交鋒。

趙紫陽在1980年到1989年期間曾先後擔任中共總理和中共總書記,是中共黨內少數改革派之一。他支持民主、主張政治與經濟改革,對中國經濟的快速成長有一定的貢獻。他因在六四事件中表達對學生的同情,反對用武力鎮壓遭中共黨內強硬派罷黜,後在江掌權期間一直被軟禁在家,長達16年,直到2005年去世為止。

據《真實的江澤民》一書披露,1989年的學潮一開始僅僅有學生的參與,而從學生運動到全民運動的轉折點則是江澤民在上海整肅《世界經濟導報》事件。

胡耀邦去世後的第四天(4月19日),《世界經濟導報》的編輯們舉辦了一個研討會,《世界經濟導報》在20日開闢專欄悼念胡耀邦。4月26日《人民日報》發表社論《必須旗幟鮮明地反對動亂》後,時任上海市委書記的江澤民感覺這是方向標,決定對《導報》進行整頓。

4月27日,江澤民派劉吉、陳至立負責的「上海市委整頓領導小組」進駐《導報》。整起人來不比江手軟的陳至立對江澤民言聽計從。她遣散《導報》員工,還特別下禁令不許《導報》的編輯再做記者。

江澤民及其親信對於導報的粗暴處理引發了一場席捲上海乃至全國新聞界的抗議。上海市委整頓《導報》引發的風暴來臨了。第二天上海街頭就發生了大規模遊行,公開打出了「還我導報」和要求恢復欽本立職務以及言論自由的旗幟和橫幅。上海作協部分名人紛紛參加遊行,北京知識界和新聞界的著名人士致電江澤民,要求收回對欽本立及《導報》的處理決定。

在市政府門口席地而坐的學生們不時呼喊口號。當時在外灘的大學生約有八千餘人。這是這次學潮中上海學生遊行規模最大的一次。

4月30日,中共總書記趙紫陽訪朝歸來,當晚江澤民與曾慶紅飛赴北京,欲向趙紫陽匯報工作。趙很快接見他,江匯報完後問趙:「你對我在上海處理《導報》怎麼看?」趙並未即時表態,反問江澤民:「你看呢?」

江澤民支吾其詞,他發現和趙紫陽隔膜已深。趙紫陽看了一眼江澤民,接著說:「現在沒有時間談這個問題。」江澤民用懇求的語氣說:「紫陽同志若不拿出意見,我和慶紅同志就不好工作,也不好回上海交代。」

趙紫陽只好表態了:「上海市委行事倉促地處理了《世界經濟導報》的問題,把小事化大,才讓自己步入了死胡同。」說完扭身便走了。據當時在場的人士透露,江呆呆地望著趙離去的身影足足有十分鐘沒有說出一句話來。

江澤民上海截留人大委員長萬里

1989年5月下旬的一天,江澤民接到中央辦公廳的緊急通知,趕去北京開會的。到了北京,江才被告知鄧小平將在西山別墅見他。

會見中鄧小平讚揚了江澤民對《世界經濟導報》事件的處理,並說上海市接待戈爾巴喬夫的工作做得比北京好。江澤民這才鬆了口氣,心中暗想:幸虧沒聽趙紫陽的話,否則後果不堪設想。

鄧小平看著江澤民瞬息萬變的表情,說還有一個非常重要的任務要他去完成。鄧小平要他截住奉命出訪加拿大提前回國的人大委員長萬里。他們耍了個花招讓萬里乘坐的飛機在上海降落,江澤民的任務就是勸說萬里同意大老們的主張,否則不讓他回北京。鄧小平解釋說,由於當時有五十七名人大常委要求開會討論李鵬宣布北京戒嚴是否合法的問題。如果萬里回京主持人大會議,形勢極可能向他們所反對的方向發展,那時局面就難以控制。江剛剛放下的心又提了起來,他知道這個任務不好完成。

鄧小平似乎看出了他的心思,用輕描淡寫的語氣暗示這是中央對江的一次考驗,如果這個任務完成得出色,則此事很可能成為江的政治生涯的一個重要轉折點。江澤民聽後又緊張又興奮,同時心裡也明白萬一有個閃失,那前途就徹底無望了。

5月23日,江澤民返回上海,萬里的飛機5月25下午3時在上海機場降落,江澤民接機並立即遞過去「鄧的親筆信」,萬里是鄧小平的橋牌朋友,鄧在信中懇求萬里「看在幾十年朋友的份上,在此關鍵時刻幫我一下。」

萬里在上海住了六天,痛苦了六天,期間江澤民交了底牌,在萬里不答應之前,江得到指令要把他留在上海。5月27日萬里發表了公開聲明同意中央頒布的戒嚴令。江澤民對萬里的脅迫等於在戰略上切斷了趙紫陽的臂膀。

楊尚昆陪鄧小平南巡

因「六四」事件,中共被國際社會實施貿易和武器禁運,在國際上非常孤立。1991年蘇共和東歐社會主義陣營的解體,讓中共及剛登高位不久的江澤民驚恐不已。鄧小平認為必須繼續改革開放、搞活市場,從經濟入手重新贏得民心。但大權在握的江澤民弄不懂為什麼要這樣做,認為越開放老百姓越難控制,為了鞏固他的地位,拋棄鄧小平以「經濟建設為中心」的路線,大力實行以「反自由化,反和平演變為中心」,加緊在思想意識形態上的控制。江澤民甚至從理論上聲稱「改革開放中也有路線鬥爭」。

在1991年年底的時候,鄧小平完全被江澤民的所作所為激怒了,對所謂「第三代領導核心」的江澤民不僅完全失去信心,而且到了無法忍受的程度。鄧小平雖然在名義上沒有任何職位,但是仍然牢牢地控制著軍隊:軍隊由鄧最親密的老朋友楊尚昆和十分信任的部下楊白冰管理。楊尚昆和鄧小平是1932年認識的,是60年的老朋友。楊白冰的上將軍銜是鄧小平於1988年9月親自授予的,一直忠實地執行鄧小平在軍中的政治路線。另一位軍委副主席劉華清是鄧的老部下,也對鄧忠心耿耿。

鄧小平痛下決心利用手中的軍權做最後一搏,準備在中共十四大上,撤換反對改革的總書記江澤民等人,讓堅決執行改革開放的人上臺。鄧小平籌劃由喬石替代江澤民,擔任中共中央總書記,鄧曾就這個方案向楊尚昆、萬里徵求過意見。同時,為了表示對喬石的支持,鄧小平對喬石在各地的講話予以高度肯定。這又讓江澤民嫉恨不已,把喬石看成了冤家對頭。

鄧小平還準備再次起用被軟禁的趙紫陽,讓他擔任全國政協主席。鄧並不懷疑趙紫陽堅持改革的態度,關鍵是「六四」是鄧晚年的最大心病。鄧小平於是派人捎話給趙紫陽,要求趙在出來工作前承認一下「六四」事件中的錯誤,以防趙日後為「六四」翻案。聯繫人回來匯報說,趙紫陽堅持認為自己沒有錯,不寫檢討。趙紫陽說:「我為什麼下臺不作檢查?因為這是我自己的選擇。……我覺得自己沒有錯,何必檢討?一檢討就不能說明事實真相。」聽完匯報後,鄧小平心中五味俱全,長時間沉默不語。

鄧小平萬般無奈,只有親自出馬。1992年1月17日,一行專列從北京開出,向南方疾馳而去。車內的鄧小平以88歲高齡再次南下,在夫人、女兒和老朋友、國家主席楊尚昆的陪同下,從1月18日到2月21日,開始他的武昌、深圳、珠海、上海之行,史稱「鄧小平南巡」。

1月18日,鄧小平到達武昌,鄧小平直接點了江澤民的名,要求當地的負責人給江的「中央」帶話:「誰反對十三大路線誰就下臺。」江澤民對此懷恨在心,之後對鄧的南巡講話,遲遲不表態支持。

19日,列車到達深圳特區。一向比較沉默寡言的鄧小平發表長篇講話,明確地向江澤民發出最後通牒:「改革開放是大勢所趨,得到了全黨全國人民的擁護,誰不改革誰下臺。」同時,鄧小平讓楊尚昆、萬里負責籌備1992年底的中共十四大「人事班子」,擬定包括總書記在內的新的人事班子名單。除了他的密友,時任國家主席、軍委第一副主席的楊尚昆陪伴著鄧小平南行之外,鄧小平在這次巡視活動期間,單獨會見了喬石、劉華清、葉選平、朱鎔基、楊白冰等人,一方面說明鄧小平為改革開放大力造勢,另一方面反映出鄧小平想提拔喬石、撤掉江澤民的打算。

鄧小平在南巡途中還一再提起,說趙紫陽主管經濟工作的那五年「加速發展功勞不小」。南巡迴來後,鄧小平還不死心,又派人和趙紫陽聯繫。趙紫陽仍然不認錯。

楊白冰率先喊出:「為改革開放保駕護航」

江澤民自當上總書記的兩年多時間內,推行極左路線,「反和平演變」已經昏了頭。鄧小平說的「誰不改革誰下臺」,深深戳到江澤民的痛處,江澤民一直耿耿於懷。

2月20日上午由江澤民召開政治局擴大會議,傳達鄧小平講話。在把鄧小平的一系列談話作為中共中央文件正式向全黨傳達的時候,江澤民以「容易引起黨內幹部思想不穩」為藉口,刪去了鄧小平南巡講話大量內容,尤其是刪去了「改革開放是大勢所趨,得到了全黨全國人民的擁護,誰不改革誰下臺」這類的內容,而且不許報導鄧小平南方之行的詳情,全國絕大多數人並不知情。

1992年2月下旬的一天,主管意識形態的政治局常委李瑞環詢問《人民日報》社長高狄:「《人民日報》為什麼不登(鄧南巡講話),為什麼沒有反應?」高狄理直氣壯地反問:「小平同志現在只是一個普通黨員,我們不知道該以什麼樣的口徑報導。」高狄敢頂撞李瑞環,是因為自恃有江澤民做後臺。但他不知道江澤民的總書記職位是鄧小平給的,鄧有軍隊作後盾,隨時還可以收回這個任命。

1992年3月20日至4月3日,北京召開全國七屆人大第五次會議,搞不搞改革是大會的焦點。面對江澤民扣壓鄧小平南巡講話內容,中共歷次政治鬥爭中的王牌──軍隊說話了。在人大會議上,中共中央書記處書記、中央軍委秘書長兼總政治部主任楊白冰率先喊出:「為改革開放保駕護航。」同時,楊白冰直接授意《解放軍報》發表題為「為改革開放保駕護航」的社論,公開表示「堅決響應小平同志號召,為改革開放保駕護航」,旗幟鮮明地支持鄧小平。在總參系統中頭一個響應的就是副總參謀長何其宗。楊白冰的「為改革開放保駕護航」直接針對江澤民,從此江澤民對楊尚昆和楊白冰兄弟兩人恨之入骨,他們後來都遭到江的清洗。

楊白冰代表軍方正式公開對南巡講話表態,軍隊成為鄧小平的最堅強後盾。解放軍的強有力支持,極大地震懾了反對改革的人馬,使得形勢急轉直下,江澤民驚呆了,感到軍隊的鋒芒直逼自己。在驚慌之餘,江又使出了政治上兩面派的伎倆,4月1日在會見日本人時,也在口頭上附和鄧小平講話。鄧小平認為,江澤民說的完全是空話,根本沒有誠意,只是應付。

這時離召開中共十四大正式的權力交接只有幾個月了,楊白冰亮出軍隊底牌強烈地衝擊了中共高層,北京的政治形勢凶險莫測。江澤民在南巡之後的平庸和搞政治投機、陽奉陰違的表現,已經令鄧小平忍無可忍。1992年5月22日,鄧小平不顧北京的酷暑高溫,親自到首鋼視察,並且當著在場所有幹部工人的面發牢騷說:「對我的講話,一部分人馬馬虎虎,應付我,一部分人很沉悶,其實是反對、不同意,只有很少部分人真正動起來了。」鄧小平當時要求陪同前往的北京市領導人李錫銘和陳希同「給中央帶話」。這個「中央」自然就是江澤民了。

田紀雲揭露江澤民兩面派

在這期間,政治局常委、政法委書記、中央黨校校長喬石多次指出對鄧小平的講話不能只停留在「大話、空話」上,批評江澤民。副總理田紀雲強烈表示支持鄧的改革。

田紀雲應喬石要求於1992年5月在中央黨校發表了不點名批評江澤民的講話:「在消除『左』的影響的時候,要特別警惕那些風派人物。這種人翻手為雲,覆手為雨,見人說人話,見鬼說鬼話,一有機會就跳出來反對改革開放。這些人一旦掌握了國家大權,對國家、對人民都是一場災難。」

這些話讓江澤民恨得咬牙切齒。他看到形勢不對,準備再裝出改革派的面孔,竟被田紀雲幾句話戳穿。但令江澤民無可奈何的是,當田紀雲發表揭露江澤民兩面派講話的時候,江澤民的大靠山,一向與田紀雲對著幹的李先念因病住院。5月底,專家治療小組報李先念病危。江澤民這時倍感自己的地位岌岌可危,形勢對自己非常不利。迫不得已,江澤民只好見風使舵,反對「資產階級改革觀」的聲調開始降低。

喬石動用專政力量「押送」江澤民到黨校

1992年6月9日,中共中央黨校戒備森嚴,如臨大敵。江澤民在喬石和大批軍人及警察的簇擁下進了黨校禮堂。黨校的教員和學員看到這番架式,都紛紛議論取笑說:「江澤民肯定是被喬石動用專政力量押送來的。」江澤民在喬石的逼迫下,在黨校表示支持鄧小平的南巡講話,但是覺得被喬石逼來丟了大面子,心中更加記恨喬石。人們在會下說:「看架式就知道江澤民沒有誠意。」但是表面上江澤民已經老實多了。

1992年春夏之際,中共總書記江澤民的政治行情一落千丈,有人已在議論江澤民的總書記位置是否還能保得住了。6月21日,李先念在北京病死。江澤民被形勢所逼改變了態度,言不由衷地聲稱支持鄧小平的改革開放路線,但還是比其他人晚了很多。江澤民後來對自己可能下臺的消息越想越怕,寢食難安,更擔心什麼時候老賬新賬一起算,說不定還要受到黨內大批判。於是江澤民又偷偷去找鄧小平,做了「深刻」檢討,眼含熱淚表明誓死緊跟鄧小平,把改革開放進行到底。鄧的態度逼迫江不得不支持市場經濟改革。而其後十幾年的歷史表明,江的支持也只是表面,實質上違背了鄧的願望。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有奖征文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