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顆催淚彈落香港 生態巨災恐變「臭港」(組圖)

原標題:萬顆催煙圍港 埋下生態地雷

2019-12-10 08:28 作者: 麥小田

手機版 简体 1個留言 打印 特大


(周秀文/看中國攝影圖)

【看中國2019年12月10日訊】香港反送中示威持續將近六個月,高達一萬顆催淚彈落在彈丸之地,刺鼻硝煙瀰漫各個角落,這一場「催淚彈雨」,炸開的是難以清除的生態地雷。

「No More Tear Gas! Save Our Children!」香港父母親拉著孩子、手舉著抗議標語,12月1日走上中環街頭,這次集會有個溫暖卻悲情的名字「孩子不要催淚彈」,一顆顆黃色氣球隨著遊行人群飄揚天空,孩子們露出畏怯的眼神,因為跟著萬顆催淚彈陪葬的可能是下一代的未來。

催煙引燃世紀之毒


專家懷疑中國製造的催淚彈更易釋出二惡英毒害。(Photo by DALE DE LA REY/AFP via Getty Images)

二惡英(dioxins),是最令人不安的三個字。「催淚彈有非常多種類,這次香港警方使用CS Gas這一類催淚彈。」臺灣蠻野心足生態協會的博士研究員孫瑋孜指出,他的博士論文研究生物化學,他解釋,「CS Gas的化學結構是氯代苯亞甲基丙二腈,由於有機物在含有氯分子的情況下燃燒,一但達到200至450°C極高溫,容易形成‘世紀之毒’二惡英。」

孫瑋孜說,港警初期使用的是美國制催淚彈,後來採用兩款中國製造,香港電臺(RTHK)曾經檢測街頭的催淚彈殼,結果發現美國制仍殘留一些CS Gas的主要成分,但是中國製造的卻幾乎毫無殘留,研判可能是中國制催淚彈的燃燒溫度太高,導致主成份全部降解,這可以合理懷疑CS成分被降解、氧化生成二惡英或其他化學物質。

「世界衛生組織將二惡英列為一級致癌物。」孫瑋孜指出,「它對於人類的免疫系統有很大的影響,加上屬於環境賀爾蒙,對生殖系統也有影響。」此外,由於二惡英為油溶性,容易囤積在人體的脂肪細胞,例如母乳,「港警在短時間內密集投擲催淚彈,我們非常擔心,對每個人可能都有害,孕婦和兒童尤其是高風險族群。」

日前,香港的傳媒工作者染上氯座瘡(Chloracne/MADISH),他常在警民衝突的第一線採訪,吃足催淚彈。「氯座瘡是很明顯的二惡英中毒症狀。」孫瑋孜說,「2004年烏克蘭的總統候選人尤申科(Viktor Yushchenko),被對手用二惡英下毒,很短的時間內臉部變成綠色,這就是氯座瘡的表徵。」

國外研究罪證確鑿

「國外生物和醫學界對催煙的研究不少,證實對動物、人類健康有不良影響,對氣管、皮膚、眼睛的傷害尤其明顯。」在香港恆生大學、中文大學任教的陳嘉銘博士指出,他長期關注動物議題,今年出版《寫在它們滅絕之前—香港動物文化志》,這段期間更投入心力關心香港抗爭局勢下的動物處境,他提出質疑,「奇怪的是,最近香港漁農自然護理署、食物及衛生局都出面說,他們的研究發現催淚彈對動物和人類沒有長遠的影響,警方也聲明他們練習時也會施放催淚彈,警察完全沒事,官方說法和國際研究結果相悖。」

面對質疑聲浪和輿論壓力,香港環境保護署10月公布中西區和荃灣區空氣中的二惡英濃度並未增加,駁斥催淚彈和二惡英的關聯性。孫瑋孜認為,兩個監測站的數字不足以說明全面狀況,而測量當天在中西區和荃灣區是否有大量濫用催淚彈行為?加上監測的是空氣中的二惡英,就算大量施放催淚彈,也可能迅速飄散到其他地區。

「環保署要進一步去看催淚彈是否有其他化學物質會釋放到空氣中?單單只看一兩個物質、元素是不夠的。」陳嘉銘說。「不只監測空氣,還要測量土壤中的二惡英含量,同時交由國際公正的第三方來檢測,這樣的資訊才能讓公眾信服。」孫瑋孜強調。

毒禍遺害無遠弗屆


香港市區街道出現鳥類屍體。(翻攝自網路/自由亞洲電臺)

事實上,香港環保團體「綠惜地球」已經採樣催淚彈濫用地區的土壤樣本,「他們請我聯繫國際污染物消除組織(International Pollutants Elimination Network,簡稱IPEN),希望委託國際組織來檢測樣本。」孫瑋孜說,不過,起初綠惜地球找上香港當地的環境檢測公司,卻沒有一家願意接受檢測任務,「背後不排除有政治介入,或是這些公司擔心檢測結果若發現二惡英含量高,連帶被列入黑名單,這樣官方做出來的數據也會叫人懷疑、打上問號。」

進入冬季,香港空氣中的PM2.5濃度增加,香港專家提出二惡英和多環芳香烴(PAH)等物質會附著在PM2.5,擔憂經由呼吸管道攝入。孫瑋孜表示,二惡英一但結合細懸浮顆粒如PM2.5、PM10,隨著風向傳播到更遠的地方,離近城市、地區都可能受到波及,最後沉降在土地裡面,擴大毒禍後遺症。

國際污染物消除組織曾調查中國焚化爐附近的蛋雞場,孫瑋孜指出,由於焚化爐不當燃燒生成二惡英,再飄落至附近對蛋雞場,放養的雞隻攝食土壤裡的蚯蚓,研究結果發現,雞蛋中二惡英含量偏高。

民間團體「香港媽媽反送中」11月27日發布網路問卷調查,訪問1,188位家長催淚彈對未成年子女健康的影響,結果發現65%兒童出現咳嗽症狀,近7成家長認為子女接觸催淚彈或其殘留物的途徑來自社區。陳嘉銘認為,孩童的抵抗力較低,因此不適症狀很快就會出現。

黑警狂放 動物陪葬


深水埗的貓咪因催淚彈煙霧,導致眼睛不適落淚。(陳嘉銘提供/自由亞洲電臺)

眼看著港警大規模濫用催淚彈,動物接連死亡,引發生化危機疑慮,陳嘉銘著手為動物搜證死因,他指出,目前以鳥類死亡案例最多,市區很多地方都發現鳥類陳屍街頭,因為鳥類的呼吸管道窄小,不少醫學期刊都發現,在施放催淚彈後,動物死亡明顯增加,以土耳其的伊斯坦堡為例,研究證明催煙導致鳥類大量窒息死亡,而11月12日港警圍攻香港中大,由於校園樹木多、鳥類也多,事後出現鳥類暴斃,無法否定和催淚彈有關聯性。

港警在人口密集的社區投擲催淚彈,甚至波及民居,不少家養動物也紛紛挂病號。陳嘉銘指出,在施放催淚彈後,旺角、深水埗、尖沙咀等住宅區的貓狗跟著遭殃,很快因為咳喘而去看獸醫,醫生診斷氣管有問題,犬科動物如狗的症狀尤其明顯。


10月中旬,觀塘海濱浮現大量死魚。(陳嘉銘提供)

「催淚彈的成分不是氣體(gas)來著,其實它是很小的固體微粒,它會沉到地下、流入水中。」陳嘉銘指出潛在威脅。10月觀塘海濱長廊的水面浮現成群死魚,他認為,這不排除催煙毒素流入大海所害,不過,港警使用水炮車驅眾,藍色液體經管道、最後流入海中,觀塘和銅鑼灣海邊都曾發現藍色的水,同一時間也出現魚類大量死亡。

動物集體死亡捎來生態警訊,蝴蝶效應不容小覷。「二惡英在土壤中的半衰期可以長達25至100年之久,它進入水域、海洋生物當中,借由食物鏈會在不同生物間傳遞。」孫瑋孜說,「臺灣曾經調查二惡英嚴重污染的地區,附近魚塭養殖的魚類,體內的二惡英含量非常高。」

這一場生化危機衍生的環境災難,或將隨著時間陸續引爆。「我最害怕的是很多動物、植物問題會慢慢出現。」陳嘉銘憂心忡忡說,「催淚彈的毒素可能溶入泥土當中,對植物造成傷害,甚至流入大海,影響海洋生物。」

香港環保團體接二連三提出反催淚彈倡議,臺灣蠻野心足生態協會11月底也發起「反對港警濫用催淚彈」連署,孫瑋孜說,這次連署鄭重要求香港環境局和食衛局立即檢驗香港各地的二惡英污染情形,並公開檢驗資料,以免人民受毒物之害,同時香港警方應立即停止使用催淚彈,並針對濫用行為即刻啟動獨立調查。

「日內瓦公約說得很清楚,催淚彈等於是化學武器,在國際間戰爭是不能使用的。」孫瑋孜語重心長說,香港再不停止濫用催淚彈,引燃的可能是一場難以想像的生化劫難。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神韻晚會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