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病毒致病「幫凶」 病患致死率上升(組圖)

原標題:綠色情報員:空污為病毒助攻 「污」走性命?

2020-05-08 07:48 作者: 麥小田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習近平 川普 武漢 冠狀病毒
疫情中充滿霧霾的北京(圖片來源:Kevin Frayer/Getty Images) 

【看中國2020年5月8日訊】你可能無法想像,空氣污染把新冠肺炎(武漢肺炎)患者推向死神,無聲無息「污」走性命。對正和空污搏鬥的中國人來說,這是當頭一棒。

PM2.5催化新冠肺炎致死率

新冠病毒像是吹笛的弄蛇人,一波波環境警訊如毒蛇般被引出籠。美國哈佛大學公共衛生學院最近分析了美國3,000多個縣級城市的空氣污染數據和新冠肺炎死亡人數,發現PM2.5濃度和新冠肺炎死亡率有關聯性,當PM2.5含量每立方米增加1微克,新冠肺炎患者死亡率提高15%。


PM2.5細懸浮微粒的濃度愈高,對新冠肺炎患者的危害明顯提升(圖片來源:Kevin Frayer/Getty Images)

「病毒引起的流行病和空氣污染相互交集的結果,會讓疫情惡化。」臺灣大學公共衛生學院院長詹長權這麼解讀,「這是建構在大數據中心的長期研究,顯示空氣品質較差的地區(特別是PM2.5含量較高),新冠肺炎致死率也較高,由於PM2.5的粒徑介於病毒和細菌之間,會造成全身性危害,而目前不少醫學報告證實新冠病毒會侵襲多重器官。」

今年元月,新冠病毒在武漢大爆發之際,中原大學生物科技學系副教授招名威也關注到空氣污染因子的作用,「武漢和廣州是工業重鎮,當時發病率特別高,相較空氣污染程度低的鄉村地區,發病率和致病率都來得低。」招名威探討潛在影響因素,「病毒可能在空氣中傳播,吸附在PM2.5等懸浮微粒表面,後來科學研究也證實,病毒在空氣可存活3小時以上。」

全球空氣排名中國陪末座

根據中國生態環境部的資料,2019年1至11月,261個城市的PM2.5平均濃度未達國家標準,而中國的標準值為35微克/立方米,遠高於世界衛生組織的建議值。不意外,2018年全球空氣品質排行榜,中國排在後段班的177名,僅優於印度、孟加拉和尼泊爾。

招名威說,世界衛生組織分析中國官方數據,發現PM2.5對心血管疾病患者的致死率,比對平常人高出9倍之多,因為懸浮微粒是一種混合物,混合了重金屬、毒化物和致癌物,累積在體內有如未爆彈,時間久了就會造成傷害。

「空氣污染中的細懸浮微粒PM2.5,會通過呼吸道進入肺泡,甚至進一步穿透血管,侵襲心臟、肺臟、腦部、腎臟等器官。」詹長權分析,「這些作用機制和新冠肺炎引起的病症,兩者重疊性很高,因此當民眾長期生活在空氣品質差的地區,這些器官本身就受到很大影響,一旦新病毒入侵體內,死亡風險自然提升。」

招名威表示,新冠病毒(又稱中共病毒,COVID-19)專門攻擊人類心肺組織細胞上的ACE2接受器,造成肺部感染,長時間暴露在空氣污染地區或是年紀大的人,身體內ACE2接受器的活性和數量就比較多,但這也意味,他們心肺系統中的病毒可攻擊的目標也較多,遭受新冠病毒攻擊的機率大幅提升,各地疫情也可看出新冠病毒對老人的殺傷力較大。

NO2加重新冠病毒疫情


義大利北部工業重鎮的新冠肺炎死亡率偏高,矛頭指向空氣污染。(圖片來源:MARCO BERTORELLO/AFP via Getty Images)

大氣污染可以說是新冠病毒發病的幫凶,各地研究陸續提出佐證。德國學者亞倫奧根(Yaron Ogen)4月在《環境科學》期刊發表論文,他分析空氣污染的衛星數據、氣流數據,以及義大利、法國、西班牙和德國的新冠肺炎死亡人數,發現二氧化氮(NO2)濃度高,新冠患者的死亡率也偏高,而在二氧化氮集中的熱區,由於四周山嶽環繞,污染物不易散去,地勢條件和湖北省有類似之處。

3月份,隨著工業和交通運輸逐漸復甦,中國大氣中的二氧化氮濃度較1、2月有所上升,而機動車所排放的氮氧化合物,已成為中國空氣污染的重要來源。

詹長權說明,二氧化氮是交通污染的重要指標,特別是來自柴油汽機車的排放,歐洲過往研究已發現,這類污染物在急性暴露和長期接觸下,會讓呼吸道疾病惡化,這個研究再次證明,空氣污染和疾病流行存在交互作用。

病毒搭上懸浮微粒便車

此外,國際多項醫學研究也歸納出,吸菸者是新冠肺炎的高危險族群,依據英國牛津大學統計報告,義大利新冠肺炎死亡率為12.8%,但吸菸者的死亡率更高達24%。招名威說,香菸的煙霧含有大量的空氣污染物,吸菸者身體中ACE2接受器的表現率相對較高,無論是吸菸或是空氣污染,確實是誘發新冠肺炎的重要助攻角色。


香菸的煙霧含有大量空氣污染物,抽煙的新冠患者致死率大幅提高。(圖片來源:HECTOR RETAMAL/AFP via Getty Images)

科學家接二連三找到新冠病毒存在空氣中的證據,4月27日國際期刊《自然》刊登一篇新冠病毒傳播特性的研究,來自武漢的研究團隊針對兩家醫院和城區內公共場所進行環境監測,在空氣中測出新冠病毒的核酸,尤其在患者使用過的衛生間,病毒濃度較高。

「對新冠肺炎的傳播認識和防治來說,這是重要的訊息。」詹長權認為,「目前愈來愈多研究在加護病房、患者的呼吸都採測到病毒,當年SARS期間,專家認為以接觸傳染為主,後來香港相關研究發現,在某些情境下空氣傳播是有可能的。」

義大利研究同樣將矛頭指向空氣傳播的可能性,儘管無法證實病毒在空氣中是否具感染性。招名威指出,科學家在義大利北部大城貝加莫市區和工業區收集空氣,在空氣中的懸浮粒子驗出新冠病毒,這一帶也是新冠肺炎的重災區,是義大利死亡人數最多的地方,這些文獻說明瞭新冠病毒確實會在懸浮微粒上存活,病毒的大小約為100微米以下(PM0.1),而PM2.5是25倍大,病毒得以停留在懸浮微粒,可能增加傳播風險。

「當病毒附著在懸浮微粒,傳播距離有機會較遠。」詹長權分析,「不過,病毒進入空氣中,濃度就稀釋為幾萬到幾百萬倍,社區傳播或跨城市傳播的風險相對降低,但也不能排除可能性,必須瞭解污染源有多大。」

空污防治戰也是一種防疫

招名威以2003年SARS期間的加州大學研究為例,他指出,這個研究發現中國空氣污染嚴重地區的患者,死亡率比其他地方高2倍,而SARS病毒同樣會攻擊ACE2接受器,不難想像會加重死亡率,因此,空氣質量的改善是降低病毒致死率的關鍵之一。

詹長權表示,新興的傳染性呼吸系統疾病和空氣污染疾病的暴露途徑相同,兩者都是經由呼吸道,高污染地區民眾的呼吸道抵抗能力愈弱,平時就要正視空氣污染防制、減少碳排放,當環境問題獲得改善,人類對抗一再而來的新興傳染病,才能提升因應能力。

「全球每年有700萬人因空氣污染而死亡或早死。」詹長權提出警訊,「在疾病大流行之際,我們要反省人類和自然的關係,環境品質不好,人類健康也不會好,病毒給了我們深刻的教訓。」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編者按)導致武漢肺炎爆發的病毒是來自中共統治下的中國,由於中共當局隱瞞真相致使疫情在全球擴散。武漢人、湖北人,乃至所有中國人及全世界人民都是受害者。中共不是中國,也代表不了中國,因此,中共治下出現的這種病毒應叫「中共病毒」。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神韻晚會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