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一項特殊需求令非洲養驢戶寢食不安(圖)


2007年10月17日,西非布吉納法索的一家人乘坐驢車在首都瓦加杜古四處逛逛。
2007年10月17日,西非布吉納法索的一家人乘坐驢車在首都瓦加杜古四處逛逛。(圖片來源:KAMBOU SIA/AFP via Getty Images)

【看中國2020年1月13日訊】(看中國記者路克編譯)不管白天和黑夜,25歲的哈迪.拉菲克(Hardi Rafik)都在想他驢子還在田野裡吃草嗎?還是又被人偷走了?對他這樣的務農的人而言驢就是一切,必須時刻保護它們。據《華郵》報導,對於像拉菲克這樣生活在非洲迦納北部農村的人來說,驢子一直是最便宜的運輸方式,能可靠地將貨物從一個村莊運到另一個村莊。而對這裡的中國商人來說,驢皮則是傳統藥物的主要成分,賣到中國可以賺大錢。

這種相互競爭的需求加劇了當地人們之間的激烈爭執,一些人稱驢子是他們家庭的經濟來源,而另一些人為了迎合中國市場的需求不擇手段進行激烈的爭奪。一些動物權利組織敦促迦納政府應該將驢子貼上瀕臨滅絕的標籤。

根據英國動物慈善機構「驢保護區」去年11月的一份報告,如果中國對驢皮的消費不減慢,那麼未來五年,世界一半的驢可能會消失。

研究人警察告說,迦納和肯尼亞的驢種群在不久的將來被「破壞」。

人們說,在偏遠的農業小鎮瓦勒瓦萊(Walewale),近年來已有數百頭驢消失了,更糟的是有些驢子的皮被剝後,活活等死。

在當地驢的價格已從約原來70美元躍升至130美元。

迦納三年前宣布禁止驢皮貿易,但動物保護主義者稱,由於執法不力,問題仍然存在。

在迦納北部至少有9家合法的驢屠宰場。一個屠宰場的經理稱,他們處理有病的或太老的驢,被屠宰後的驢肉在全國各地的市場上出售,而人們通常會把生皮賣給中國買家。

這些交易帶來了醜陋的結果。專家說,除了盜竊驢子之外,年輕的小馬駒和懷孕的母馬也被殺死以迎合市場需求。

「驢保護區」報告的作者估計,自2007年以來,波札那的哺乳動物數量下降了37%,巴西下降了28%,吉爾吉斯斯坦下降了53%,對貧困社區造成了「巨大破壞性影響」。

他們指出,在過去的三十年中,中國的驢種群減少了76%。迦納缺乏類似的數據,但專家表示,人們正在以驚人的速度宰殺驢。

研究了驢在奈及利亞和衣索比亞的經濟重要性的研究人員說,驢對支持農村生活至關重要,主要是因為它們價格低廉且可靠。失去一個驢對一些家庭是毀滅性的。

眾所周知,驢很少生病,這就是為什麼中醫珍視驢皮的原因。它們代表著生命力。

在沃爾瓦勒(Walewale)東北約50英里的一個小鎮上經營著一家屠宰場的Apiibolga Akasiede說,直到中國出現對當地驢皮的需求時,他的工人才對動物進行剝皮。

「中國人只想要驢皮,」阿卡西德說,「我們賣皮給他們,把肉賣給市場。」

他說,數量取決於買方的需求,他每天最多可以殺20隻驢。每張驢皮售價約28美元。

迦納北部的活動家和居民說,對這種供應鏈的監管太鬆散。他們說,生皮銷售促進了威脅他們生計的黑市。

住在沃爾瓦勒的人們曾經讓他們的驢白天在田野裡自由吃草,晚上才把它們綁起來。現在他們不敢這樣做了。

他們需要定期查看驢是不是還在,這大大的降低了生產率。

現年45歲的哈魯納.穆罕默德(Haruna Mohammed)說:「這破壞了我的工作。」三年前失去一頭驢後,他現在每天至少兩次檢查驢子。

制磚工人拉菲克(Rafik)說,在沃爾瓦勒曾經隨處可以看到驢,現在「他們把驢子都偷走了」。

他有一天從鎮上回來,發現有人把他的驢剝了皮,令他感到無比震驚與憤怒。

他和他的兄弟不得不從他們的後院製造粘土磚,賣了4個月的磚後,他們才能再買一頭驢。

目前,他們哥倆共享兩頭驢。

每當他晚上醒來時,他都要留意一下是否還有驢子的聲音,然後他才可以再入睡。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本類熱門評論
本類週排行

神韻晚會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