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是「零號病人」?揭武漢冠狀病毒詭祕起源(圖/視頻)

2020-02-16 20:03 作者: 黃清

手機版 简体 12個留言 打印 特大

到目前為止,中共肺炎疫情依然有一個關鍵問題沒有解決:究竟誰是造成這場國際傳染的「零號病人」。
到目前為止,中共肺炎疫情依然有一個關鍵問題沒有解決:究竟誰是造成這場國際傳染的「零號病人」。(圖片來源:Adobe Stock)

【看中国2020年2月16日讯】(看中國記者黃清綜合報導)李文亮醫生去世引爆中國網民的激憤未平之際,2月16日大陸網路再次爆發「誰是零號病人」的聲討,質疑當局久久不公布中共肺炎(又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COVID-19)(COVID-19,2019新型冠狀病毒)的真正源頭。

據路透社和《聯合早報》2月13日報導,新加坡政府和世界衛生組織WHO正在展開疫情的調查。但截至目前,依然有一個關鍵問題沒有解決:究竟誰是造成這場國際傳染的「零號病人」。

調查人員表示,找出「零號病人」非常重要,因為只有找到傳染源頭才能確定傳染鏈

國際聚焦病毒源頭

2月7日,美國白宮科技政策辦公室主任(White House's Office of Science and Technology Policy)凱爾文.德羅格邁爾(Kelvin Droegemeier)致信美國國家科學、工程和醫學院,要求科學專家們「迅速」調查武漢冠狀病毒的來源。白宮這一重要舉動被認為是:川普總統在擺脫了民主黨彈劾案糾纏後將戰略重心調回到了與中共的對決。

同時,中國大陸消息傳出:中國首席生化武器防禦專家、軍事醫學科學院生物工程研究所所長陳薇院士全面接管武漢P4病毒實驗室。

美國匹茲堡大學高級研究科學家、生物信息學分析核心的總監詹姆斯·里昂斯·韋勒(James Lyons-Weiler)在接受權威雜誌《自然》採訪時提出了中共病毒是人工合成的證據。他將新冠病毒(又稱中共病毒,COVID-19)和其它冠狀病毒的基因組序列進行對比,發現新冠病毒有一個不該存在的奇怪基因,是人為插入的。該基因不會存於野生動物,是人工病毒合成的證據。

中共病毒爆發後,中共當局據信在試圖銷毀所有證據,最早在1月22日,香港微生物學家就發現,病毒源頭「已經被銷毀」。同時,當局一直讓動物背鍋:蛇,蝙蝠,到最後的穿山甲。但據國際權威醫學雜誌《柳葉刀(the lancet)》報導顯示,首例病人沒去過華南海鮮市場,其中最早的感染者中有很多也跟華南海鮮市場無關。但直至目前,首例感染者的「所有資料」完全都不清不楚,而且現在外界都質疑源頭是武漢P4實驗室。 因此有評論稱,那是否是意外洩漏?如果是意外,那為何還大搞萬家宴,放走500萬?

病毒早開始悄悄地傳播 「零號病人」成謎

美國《科學》雜誌(Science Magazine)1月30日發表的報導指出,根據權威醫學雜誌《The Lancet》上的論文,詳細提供了首批41例確診感染2019年新型冠狀病毒(2019-nCoV)的訊息,其中最早的發病的患者在2019年12月1日,並沒有和海鮮市場暴露史。再九天後,12月10日出現的3個病例中,也有2例沒有華南海鮮市場暴露史,而且首例病例和後來的病例之間,沒有發現流行病學聯繫。

針對這樣的論據,美國喬治敦大學傳染病學家丹尼爾.魯西(DANIEL LUCEY)在回覆《科學》雜誌時表示:「如果論文的數據是準確的,那麽第一個病例感染病毒的時間應該在2019年的11月份,因為武漢爆發的新型冠狀病毒的潛伏期是10-14天左右。由此推論,早在華南海鮮市場暴露史的病例出現之前,這種病毒就已經在武漢市的其他地方『悄悄地傳播』。」

盧西認為:「相關的人和動物血液樣本可以盡快進行回溯分析,可能會更加清楚瞭解新型冠狀病毒的起源。」

COVID-19調查關鍵權威在非洲猝死

當今,國際聚焦威脅全球的中共肺炎(COVID-19,2019新型冠狀病毒)是否出自武漢實驗室,武漢P4病毒實驗室是否就是中共生物武器的製造場。然而就在這個關鍵時間點,突然傳出加拿大P4病毒實驗室前總監弗拉克.普拉莫(Frank Plummer)2月4日離奇身亡,享壽67歲。普拉瑪是在肯尼亞出席研究愛滋病的會議期間死於心臟病發,但有印度媒體認為中共肺炎疫情蔓延之際,他的死因恐不單純。

據英國廣播公司(BBC)、加拿大廣播公司(CBC)等報導,有「科學界獨行俠」之稱的世界知名微生物學家普拉瑪(Frank Plummer)對全球公衛影響深遠,最廣為人知的是他對知曉愛滋病毒(HIV)傳播的創新研究;他也是SARS、H1N1、伊波拉病毒的權威。

另據印度媒體GreatGameIndia指出,在加拿大溫尼伯(Winnipeg)出生與長大的普拉瑪,曾在當地的加國國家微生物實驗室工作,而中國的生物病毒專家邱香果和她的同事,就曾從加拿大國家微生物實驗室偷走SARS冠狀病毒,帶到中共病毒(又稱新冠狀病毒,COVID-19)P4研究所。

印度大博弈(GreatGameIndia)報導指出,普拉瑪正致力研究愛滋病毒疫苗,無獨有偶的是印度科學家近期發表研究稱,引爆中共肺炎的新型冠狀病毒裡有注入似愛滋病毒的成份,因此質疑新型冠狀病毒恐為人工合成,印度當局已啟動對武漢病毒研究所的調查,而普拉瑪是調查新型冠狀病毒是否為生物武器的關鍵人物。

弗蘭克.普拉莫博士(Frank Plummer)是加拿大國家微生物實驗室(NML)在1999年正式成立後的首任科學總監,他擔任這個職位長達14年直到2014離任。

加拿大國家微生物實驗室是加拿大唯一具有P4安全保護級別病毒試驗設施實驗室,可以研究最致命的人類和動物體上的病毒。在普拉莫博士領導下,NML成為全球彙集最多冠狀病毒樣本的實驗室,為各種冠狀病毒提供採樣分析。

普拉莫博士本人又是全球愛滋病毒的權威,在回到加拿大擔任NML實驗室總監之前,他在非洲肯尼亞居住將近20年,潛心研究愛滋病毒(HIV)的傳播和開發抑制病毒的疫苗。

他與中共病毒疑案的關係

他和中共病毒疑案拉近的關鍵因素,是一個女人。據印度大博弈(GreatGameIndia)報導,2019年一艘神秘的走私船從加拿大走私冠狀病毒到武漢,被抓獲。由此追溯到在加拿大實驗室工作的華裔病毒專家邱香果和她的丈夫及學生。

2月6日,普拉莫博士去世後第三天,印度調查網站Greatgameindia發表了一篇題為「加拿大科學家弗蘭克.普拉莫——冠狀病毒調查的關鍵人物非洲遭暗殺?」(Frank Plummer–Canadian Scientist Key To Coronavirus Investigation Assassinated In Africa?)的文章。

文章提到弗拉克.普拉莫博士(Dr.Frank Plummer)捲入一系列離奇事件中。首先他曾在2013年拿到一種新的SARS冠狀病毒樣本,同時他還是一位一直致力於研究愛滋病疫苗的專家,再者他擔任主任14年的加拿大國家微生物實驗室的華裔病毒學家邱香果剛剛被爆出曾向中共偷寄病毒,並且和武漢P4病毒實驗室保持密切聯繫。

巧合的是,近期印度科學家發表研究稱,武漢新型冠狀病毒裡有注入似愛滋病毒的成分,質疑新型冠狀病毒或是人工合成。印度當局已啟動對武漢病毒研究所的調查,而普拉莫是調查新型冠狀病毒是否為生物武器的關鍵。該報導稱,加拿大政府不應等閒視之。

《印度大博弈》雜誌(GreatGameIndia)發表了一篇題為《冠狀病毒的生物武器——中共如何從加拿大偷走冠狀病毒並將其武器化》(Coronavirus Bioweapon–How China Stole Coronavirus From Canada And Weaponized It.)的文章。

此文揭示: 中國女科學家從位於溫尼伯(Winnipeg)的加拿大國家微生物實驗室(CanadianNational Microbiology Lab)偷走冠狀病毒。2019年5月,加拿大皇家騎警調查委員會被召集對此案進行調查,到7月底,該中國女生物學家被驅逐出該設施。據稱,這位中國首席科學家當時正往返於溫尼伯和武漢之間。

邱香果偷走了加拿大的冠狀病毒

2012年6月13日,一名60歲的沙烏地阿拉伯人被送往沙烏地阿拉伯吉達的一傢俬人醫院,他有7天的發燒、咳嗽、咳痰和呼吸急促史。埃及病毒學家阿里•穆罕默德•扎基(Ali Mohamed Zaki)博士從他的肺部分離出一種新型病毒,並鑑定出了以前未知的冠狀病毒。於是扎基與荷蘭鹿特丹伊拉斯姆斯醫學中心(EMC)的首席病毒學家羅恩•富奇耶(Ron Fouchier)聯繫。富奇耶把扎基發給他的樣品病毒作了排序。

2013年5月4日,普拉莫博士收到了國際同行、荷蘭鹿特丹伊拉斯姆斯醫學中心(Erasmus Medical Center)首席病毒學家羅恩.福奇耶(Ron Fouchier)寄給他的一個冠狀病毒樣本。

NML實驗室從荷蘭的EMC中心購得了這個新的病毒樣本是雙方經過一年的談判達成的,荷蘭方附加一個嚴格條件,要求NML實驗室不得將該病毒以任何形式分享給其它國家的科學家,其中一個重要的原因是擔心病毒一旦落入壞人之手會造成災難。

普拉莫博士當時對加拿大媒體表示,受到荷蘭鹿特丹伊拉斯姆斯醫學中心嚴格限制,加拿大國家微生物實驗室保證不會將病毒與其它國家學者分享。

但據印度大博弈(GreatGameIndia)採訪報導,這種冠狀病毒被中國人從加拿大的實驗室偷走。

報導說,冠狀病毒於2013年5月4日從荷蘭實驗室抵達加拿大。溫尼伯實驗室培養了這種病毒,並用它來評估加拿大正在使用的醫院診斷檢驗結果,以及研究哪些動物物種可以被新病毒感染。

2019年3月,來自加拿大溫尼伯實驗室的一批極毒的病毒神秘的抵達中國。該事件引發了生物武器專家的批評,他們質疑加拿大為何向中國發送致命病毒。經過調查發現這與邱香果的團隊有關。

2019年7月19日,NML實驗室華裔病毒學家邱香果被從實驗室帶走,同時被帶走的還有他的丈夫華裔生物學家鄭克定和多名從中國招收的學生。NML實驗室中止了邱的工作,同時加拿大曼尼巴托大學將其除名。

媒體報導,NML實驗室採取這一行動原因是加拿大情報機構發現邱香果在2019年3月從NML實驗室寄出一批極毒的病毒,最終抵達中國。

加拿大情報機構調查發現邱香果早在2014年就把自己在NML實驗室研究的病毒如Machupo、Junin、裂谷熱、克里米亞-剛果出血熱和Hendra等,非法運往中國。

邱香果出生於天津,1985年從河北醫科大學獲得醫學博士學位,並於1996年到加拿大攻讀研究生。後來她從事細胞生物學研究所和兒科學,直到2006年才到溫尼伯實驗室轉行從事致命病毒的研究。

同時,她和丈夫與四家大陸科研機構(長春軍事醫學科學院軍事獸醫研究所;成都軍區疾病預防控制中心;湖北中國科學院武漢病毒研究所;北京中國科學院微生物研究所)合作,從那裡招聘學生,跟著邱香果在溫尼伯實驗室做研究。

邱香果在2017-2018年至少去了武漢五次,幫助武漢P4病毒實驗室在2017年1月獲得了BSL4認證。2017年8月,中國國家衛生委員會批准在武漢P4實驗室開展涉及埃博拉、尼帕和克里米亞-剛果出血熱病毒的研究活動。

WHO警告升級 對世界威脅大於恐怖主義

據彭博社1月14日引述傳染病科學家、世衛組織顧問艾拉·朗吉尼(Ira Longini)警告稱,COVID-19疫情可能會進一步惡化:全球三分之二的人口都可能被感染。

艾拉·朗吉尼追蹤了該病毒在中國的傳播性研究估計,最終的感染人數可能會比當前官方統計的總數約60,000人高出數十億。

據朗吉尼採用的數據模型顯示,每個感染者通常會將疾病傳染給另外兩到三個人。即使有辦法將病毒傳播減少一半,仍意味世上大約三分一人受感染。

倫敦帝國理工學院(Imperial College London)研究員弗格森(Neil Ferguson)估計,中國每天可能有多達5萬人感染新型冠狀病毒。

據香港大學醫學院院長、公共衛生學院講座教授梁卓偉也推算,若果疫情無法受控,最終可能感染全球60%人口。

倫敦衛生與熱帶醫學學院(London School of Hygiene&Tropical Medicine)傳染病專家海曼(David Heymann)則表示,還需要收集更多的數據,以便更好地瞭解新型冠狀病毒的傳播範圍。他稱,看到中國以外的一些國家已經很好地控制疫情。據海曼稱「我不是說他們(朗吉尼和梁卓偉等專家)錯了」,他稱「我意思是隨著更多信息浮出水面,這些模型將進一步完善。」

(編者按)導致武漢肺炎爆發的病毒是來自中共統治下的中國,由於中共當局隱瞞真相致使疫情在全球擴散。武漢人、湖北人,乃至所有中國人及全世界人民都是受害者。中共不是中國,也代表不了中國,因此,中共治下出現的這種病毒應叫“中共病毒”。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神韻晚會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