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紫鳳專欄】大疫來襲 鐵幕之下變革在即(圖)

2020-02-20 03:56 作者: 宋紫鳳

手機版 简体 34個留言 打印 特大

2020,大疫來襲,密閉的鐵幕之下,黑暗深處傳來斷裂的聲音——那是中共在解體
2020,大疫來襲,密閉的鐵幕之下,黑暗深處傳來斷裂的聲音——那是中共在解體(圖片來源:Feng Li/Getty Images)

【看中國2020年2月20日訊】2020,大疫來襲,密閉的鐵幕之下,黑暗深處傳來斷裂的聲音——那是中共解體,並且這一場解體,將是從橫向到縱向,從基層到核心,從體制到思想,從有形直至無形的徹底消弭。

地方割據,中共橫向解構

西週末年,一場外族的入侵,竟開啟諸侯爭霸的時代。東漢之季,一場黃巾之亂,終造成群雄逐鹿的變局。歷史的轉折總要有一個契機。而紅朝之季,一場武漢起「疫」,無出意外的沿循歷史的前轍,迅速演成地方政權之割據。

地方割據首先起於政府封城,以期用這種自我封閉的方式與病毒切割。顯然這種切割以失敗告終,城與城之間彼此封閉,病毒卻懸浮於空氣中,從一座城遊蕩到又一座城。

繼封城之後,隨踵而至是物資短缺,口罩更是一夜之間奇貨可居。而地方間的割據之勢也日益加劇,為了爭奪口罩,城與城從彼此封閉,升級為劍拔弩張。如四川錦江政府從巴中調運了30萬隻醫用口罩,由裝甲車和30多名全副武裝的防暴警察負責押送,中途被綿陽公安的幾十輛警車攔截,被迫留下20萬個醫用口罩當作買路錢,而就在綿陽公安滿載戰利品往回走時,半路又遭金堂公安的搶劫,結果被綿陽公安強行闖關成功。這些現實段子讓人不禁感慨,文明的外衣披得再久,關鍵時候不改流氓起家的底色。

所謂靠山吃山,靠水吃水,一些交通樞紐城市依靠海關港口或中轉站優勢,將各地過境口罩直接扣留,來得就更是痛快。如大理市就因坐擁海關,同時又是雲南順豐速運公司的中轉站,不動干戈的就將大批口罩搶到手,戰果最豐的一次則是扣留了浙江慈溪598箱共11.2萬隻醫用口罩。

類似的戲碼還在上演,可以說,隨著中共肺炎的不斷擴散,做為中共體制終端的地方政府也在加深割據,而中共正是在這種割據中進行著橫向層面的自我解構。

斷尾求生,中共縱向自戕

大瘟疫中,中共再次面臨亡黨危機。為了度過危機,中共欲故計重施,斷尾求生。先是拋出替罪羊背鍋,隨後揺身一變為剪凶平亂的救星。

不過這一次,屢試不爽的方子有點不靈。先是武漢市長周先旺在武漢政府應對疫情負責的輿論聲浪中,打破慣例的不是乖乖領罪,而是理直氣壯借媒體發聲,講出武漢12月就已將疫情上報中央的實情,將這口大鍋精凖無誤甩回中央。雖然只是一次甩鍋行動,卻有著噸級TNT當量的威力。這意味著中共在縱向層面上,高層對基層的失控。中共的看齊意識,大局意識,核心意識,這些高大上的口號,被這一鍋砸了個粉碎。

繼武漢市長周先旺甩鍋之後,意料之中的湖北官場大清洗立即開始。湖北省正副書記雙雙下臺,而意料之中令人始料未及的則是新換上來的湖北省一把手應勇、武漢市一把手王忠林,甫一到任的第一個行動竟是合力甩鍋!在到任當天,新增病例數的通報人數猛增近十倍。雖然這一數據就是末尾再加個零也遠遠擋不住真實數字,但相較前任所報數字,足以讓中央領導們咋舌。咋舌不是因為數字多了那麼一個零,而是新換上來的所謂自己人也同樣不願做背鍋俠。中央權威,核心地位,定於一尊的幻覺正在消失,這才是令中共深感恐懼的。

我們看到,中共體制內上層對下層的操控機制正在層層癱瘓,而中共明知如此,卻也因別無它路而只能繼續選擇斷尾,斷尾失靈就只有步步升級,不惜高位截肢,照此趨勢,早晚逼出一場政變,來個首腦開刀也料無懸念。如此斷尾,無異縱向自戕,求生不得,反成取死之道。

民眾覺醒,中共徹底消弭

隨著疫情失控,受害最深重的疫區民眾陷入絕望。醫療系統幾近崩潰,物資供應嚴重不足,還要忍受官僚系統的冷漠。例如在疫區,病毒感染人群要經過居委會、街道、疫情指揮部這一套程序才能將名字上報到醫院,以等待床位。然而,這套機構的角色與其說是提供服務,更像是在利用繁瑣的程序,遲緩的效率,名額的限制將絕大多數的染疫者堵在家中,而不是湧向醫院,以使確疹人數穩定控制在一定範圍之內。如此政府能不讓人絕望?

又如各界向疫區捐助的物資被紅會剋扣,或被相關官員以特權截留,並高價倒賣,發國難橫財。亦有小部分物資分到醫院後,竟被堆存在物資科不分發到醫護人員手中。理由竟是為了領導視察及記者採訪時,展示醫院「物資充足」。如此政府能不讓人絕望?

於是絕望之下,亂象層出。有染疫民眾因為名額限制不被醫院確疹收治,又怕傳染家人,只好流浪街頭,成為潛在傳染源。更有人因不得救治在悲憤絕望中跳江自殺,跳樓自殺,上吊自殺。有父母被帶走隔離,留下幼童在家無人照管。亦有全家染疫,以至滅門的人間慘劇。還有那麼多一線的醫護人員因為防護服不足而在病毒密佈的空氣中「裸奔」……一幕幕慘劇在上演,讓這人間的大悲憤無以復加!

誠然,悲劇之外,也有一些另類亂象令人唏噓。從大陸民眾發出的視頻看,有少女為了爭購一瓶消毒液用刀刺傷老人幼童;有疑似被確疹者,半夜深更挨家挨戶的在門把手上吐口水……中共幾十年的無神論教育,將假惡鬥黨性植入人腦後,所表現出的陰暗及對生命的漠視也就成了必然的結果。但是,這種結果當積累到某個臨界點時,還將以強大的反噬作用,讓中共自食其果。因為被中共成功改造的人,也會以中共的方式對待中共。

回看中共歷史,全國失控的亂象不是沒有過。詭異的是,無論如何失控,只要動盪結束,中共依舊江山穩坐,毫髮無傷。所以,我們得出的結論是在亂象之中僅有絕望是不夠的,在絕望之中用惡來發泄更是大錯特錯,只有在絕望的同時能夠翻然覺醒才是唯一正道。

譬如這一次,中共依舊幻想以超然其上的姿態俯視下土疫情,卻怎麼也想不到,有一股覺醒的力量在逆疫而上。

武漢人方斌冒著生命危險到武漢各家殯儀館和醫院拍攝實際情況傳送到網上,他在武漢市第五醫院拍攝到「5分鐘抬出8具屍體」的影片,撕開中共掩蓋真相的鐵幕,震驚國內國外。2月4日,方斌在網路上發起「全民互助」運動。2月7日,方斌更將此運動升級為「全民反暴政」運動,並呼籲「一切反共力量都應團結起來,中國人沒有退路了」、「暴政不可能持續,勝利一定是我們的。」

2月10日下午方斌被中共綁架後,從此音訊全無,但卻引發更多勇者出來發聲。一位武漢人在視頻中對中共怒吼:「不是要抓方斌嗎?武漢市的人,你抓得完嗎?1200萬的武漢人,來抓啊!。你看老子怕不怕。」

大陸青年朱阿寳公開錄製視頻說,「中華五千年以來,有無數的能人志士反抗暴政,捨身取義,殺身成仁,我們中國人真的要自救,不自救沒有人救得了我們。」

大疫之下,全民覺醒的大勢已然形成。2月14日,武漢民眾發起全民吶喊行動,在網友們傳出的視頻中,我們看到勇敢的武漢人除了面對病毒,更直面中共,喊出:全民反抗,還政於民、釋放方斌、打倒獨裁的口號,此次行動被譽為「全民反抗第一槍」。(視頻鏈接請見:「上天發怒了」武漢雷電交加 百姓吶喊「全民反抗」

結語

2020,大疫來襲,慘痛與悲壯並存,生機與死亡同在,過程中,太多不幸的生命消失,留給生者無盡的悲傷與冷峻的思考。然而,中共也走到了盡頭。要看到,只有中共的解體才是抗疫的良藥,才是不讓悲劇重演的關鍵。然而,說到中共的解體,如前所述,中共在地方割據中橫向解構,在斷尾求生中縱向自戕,這仍不能說是一種徹底的解體,真正的對中共的解體不能只是形而下的體制層面與組織形式的解散,而必要是形而上的,從思想上從意識中對中共黨性及黨文化的徹底認清與清除。而這種對中共的徹底清除,正始於疫情包圍下的武漢,正始於中國人民的覺醒!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編者按)導致武漢肺炎爆發的病毒是來自中共統治下的中國,由於中共當局隱瞞真相致使疫情在全球擴散。武漢人、湖北人,乃至所有中國人及全世界人民都是受害者。中共不是中國,也代表不了中國,因此,中共治下出現的這種病毒應叫“中共病毒”。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神韻晚會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