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當心 中國經濟通縮趨勢越來越明顯(圖)

2020-05-13 08:17 作者: 李奇霖

手機版 简体 7個留言 打印 特大

中國經濟 通縮 CPI PPI
中國經濟通縮趨勢越來越明顯。(圖片來源:Adobe Stock)

【看中國2020年5月13日訊】中國4月CPI同比3.3%,較前值4.3%明顯回落,也低於市場預期的3.7%。翹尾為3.2%,新漲價因素為0.1%。

交通物流恢復、天氣轉暖和生豬補欄,帶動4月CPI環比下降0.9%,跌幅明顯大於前三年4月的均值0%。CPI食品項環比下降3.0%,拖累4月CPI環比下降0.7個百分點。其中,天氣轉暖後鮮菜供應量增加,鮮菜項環比在3月下跌12.2%的基礎上,4月繼續下跌8.0%;能繁母豬存欄2019年9月見底後持續增加,生豬存欄量同比從2019年四季度的-27.5%大幅收窄至今年一季度的-14.4%,生豬補欄和豬肉供給增加,帶動CPI豬肉項環比下跌7.6%。

4月CPI食品菸酒項同比11.3%,影響CPI同比上漲3.4個百分點。豬肉項同比從116.4%下滑到96.9%,同比漲幅今年首次降到100%以內,但豬肉仍是CPI的最核心支撐,拉動CPI同比上漲2.36個百分點,貢獻率達71.5%,甚至比3月的64.9%還高。去年4月中旬水果價格開始暴漲,高基數下CPI鮮果項同比跌幅,從3月的6.1%擴大至10.5%。

除食品菸酒外的七大項,同比下降0.1%。由於國際油價下跌,CPI交通和通信項的同比,從-3.8%下滑至-4.9%,其中交通工具用燃料項同比從-14.6%大跌到-20.5%。CPI其它用品和服務同比4.8%,是除食品菸酒項外的七大項中同比漲幅最大的,可能和疫情之下,一些服務漲價有關。

4月核心CPI同比1.1%,較2月小幅回落0.1個百分點,創2013年有統計以來的次低,僅高於今年2月的1.0%。反映了復工復產有序推進但終端需求不足的矛盾,核心CPI同比可能持續處於低位。

4月PPI環比-1.3%,同比-3.1%,兩者的跌幅都在擴大,表明工業品通縮加劇。和以往一樣,波動主要由生產資料貢獻,4月它的環比、同比分別為-1.8%和-4.5%,而前值是-1.2%和-2.4%。

關於PPI,我們需要關注兩點:

第一,4月上游的採掘工業、原材料工業和加工工業,PPI環比跌幅都在擴大。採掘工業PPI環比從-3.5%下滑到-7.2%,降幅最為明顯,和油價下跌有一定關係。但4月生產資料價格跌幅的擴大,是在國內物流梗阻基本打通、地產和基建項目趕工期的情況下發生的,後續趕工期的需求消退、工業企業生產繼續恢復,工業品供過於求的壓力將進一步加劇。這也意味著,後面我們沒必要擔憂工業消費品帶來的CPI通脹壓力。

第二,需求不足可能是工業企業面臨的長期問題。相比於需求,生產恢復得更快,根據4月採購經理調查,截至4月25日全國大中型企業復工率為98.5%,但高達57.7%的調查企業反映訂單不足,部分企業反映市場需求疲軟,產品銷售面臨困難,訂單回補尚需時日。往後看,外需最差的時候還沒有到來,內需難以完全對沖外需下滑,訂單不足可能會持續困擾著企業。

通縮趨勢已經明確,下一階段物價的核心矛盾是防範通縮。前面分析過,PPI的通縮壓力將進一步加劇,而CPI的通縮壓力將在數據上體現得更明顯。

一是今年7月起,CPI的翹尾將下降到3%以下。4月CPI翹尾3.2%,新漲價因素只有0.1%,翹尾將繼續是後面影響CPI同比的重要組成。根據計算,今年5月、6月CPI翹尾依然有3.2%和3.3%,但7月開始快速回落。

二是海外疫情擴散對出口的影響還沒有完全體現,5月開始中國出口增速可能會明顯回落,一些消費品在國內供過於求,從而有降價壓力。

以美元計價的4月出口增速3.5%,高於前值-6.6%,也大幅高於市場預期的-16.5%。我們認為,除了口罩等醫療物資的推動外,更重要的是前期積壓的訂單在4月得到生產、運輸和出口,後面這一點通過對比韓國出口可以清楚地看到。

同為出口導向型經濟體,長期看中國和韓國的出口增速趨勢大體一致。但今年2月-4月,中國的出口增速分別為-17.1%、-6.6%和3.5%,韓國的出口增速分別為3.8%、-0.7%和-24.3%,一上一下,分化明顯。

這種分化來源於中、韓兩國應對新冠疫情的嚴厲程度不一樣,從而對兩國企業的生產、運輸和出口的影響時點不一致。牛津大學根據關閉學校、限制國內人口流動、管控國際旅行等11個指標,對77個國家和地區應對新冠疫情的嚴厲程度進行評估,編製出各國和各地區的疫情政府響應嚴厲指數(COVID-19 Government Response Stringency Index)。

1月23日武漢封城,除湖北外的多個省市自治區也限制居民自由活動。相比於中國,韓國的隔離和管控措施相對溫和一些。因此,1月下旬到3月下旬,韓國的疫情政府響應嚴厲指數要低於中國,對企業生產和運輸的影響相對較小。

3月25日湖北除武漢解禁,4月8日武漢有序放開離漢通道,中國的疫情政府響應嚴厲指數開始下降並低於韓國,經濟秩序開始逐步恢復。

2月和3月韓國的應對措施相對較松,對出口企業的影響要小一些,因此這兩個月韓國的出口增速比中國高。3月下旬中國應對措施變得比韓國溫和,前期積壓的訂單開始生產、運輸和出口,這使得4月中國出口增速大超預期,並且遠好於韓國的出口增速。

往後看,中國出口有較大壓力。4月20日韓國放鬆了管制,但5月前10日韓國出口同比增速,從前值-18.9%大跌到-46.3%。在生產、運輸等供給方面的約束消退後,海外需求將成為影響兩國出口的核心因素,5月開始兩國的出口增速大概率會明顯回落。對中國而言,一些工業消費品供過於求的矛盾將進一步凸顯,從而有降價壓力。

第三,高社融對總需求的拉動可能有限。4月金融數據亮眼,新增社融3.1萬億元,其中貸款新增1.7萬億元,均大超市場預期,這種信用週期再擴張的趨勢,主要由政府基建和居民購房恢復驅動。

但在就業壓力下,消費報復性恢復難以持續。在不看好未來需求的情況下,企業增加資本開支的意願也不足。4月M1環比下降4850億,M1同比雖從5.0%上升到5.5%,但主要由翹尾推動(翹尾從5.2%提高到6.6%),且M1-M2剪刀差跌幅擴大,都反映了企業拿到資金後的實際使用效率在下降。

在預期悲觀的情況下,高社融對實體經濟的拉動作用,可能要比經驗規律顯示的要弱得多,總需求可能持續低迷,這加大了通縮壓力。

一起轉發出去,讓更多人看到。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神韻晚會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