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中原:李克強成最大「內鬼」?王滬寧發狠(圖)

2020-06-09 05:30 作者: 鄭中原

手機版 简体 106個留言 打印 特大

李克強這次成為中共官媒攻擊的目標,是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或因為李克強和王滬寧本是兩路人。
李克強這次成為中共官媒攻擊的目標,是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或因為李克強和王滬寧本是兩路人。(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看中國2020年6月9日訊】中共兩會最後一天,李克強有意無意說出「中國6億人月收入僅1000元」,一舉揭穿王滬寧習近平設計的「全面小康社會」謊言,李克強意外成為中共最大的「內鬼」。李克強還在會上稱讚某西部城市設置流動商販攤位解決就業。隨後在6月1日又在山東再度倡導「地攤經濟」,不過幾天之內便被中宣部推翻、封殺,外界多認為這顯現習李路線之爭,但習李之間,卻掩隱著王滬寧的影子。如今王滬寧控制的官媒正密集出擊,李克強面臨緊急情勢。

李克強有沒有直接提「地攤經濟」?官方報導有鬼

李克強在兩會記者會上正面評價地方政府設流動商販攤位之舉,言論可見於官方發布的會議答問文字實錄,但李克強6月1日考察山東煙臺時是否有提到「地攤經濟」一詞,目前有些爭議。

據獨立智庫天鈞政經對比李克強的現場視頻和官媒報導發現,中國政府網現在仍可查的報導顯示,李的講話是:「國家是人民組成的,人民好了,國家才能好。靠每個人的奮鬥,大家都好了,國家就更好!地攤經濟、小店經濟是就業崗位的重要來源,是人間的煙火,和‘高大上’一樣,是中國的生機。市場、企業、個體工商戶活起來,生存下去,再發展起來,國家才能更好!我們會給你們支持的。」



李克強到底有沒有提「地攤經濟」?連國務院官網中國政府網都有這一句,見紅線處。(網路截圖)

但是同樣是在中國政府網發布的現場視頻報導中,卻少了最敏感的一句:「地攤經濟、小店經濟是就業崗位的重要來源,是人間的煙火,和‘高大上’一樣,是中國的生機。」

於是天鈞政經評論說是官媒刻意把這句話加進報導中了,視頻為準。

筆者也認為有可能,但視頻不也是中國政府網發布的嗎?會不會是視頻刪減了這句話?不管如何,反正這其中是有鬼了:有人給李克強挖坑?還是李克強自己要求加進這句話?至少是互相打架。因為中國政府網本身是國務院官網,應該是李克強自己能控制的。而李克強在記者會讚地方搞流動商販攤位,以及在山東表態支持個體商販,親自與街頭流動攤販對話,卻是事實。至於中央各大官媒,包括地方官媒,隨後都是跟進了中國政府網有關「地攤經濟」的表述。

然而,從6月4日晚間起,宣傳口突然如一陣怪風起,開始封殺「地攤經濟」表述,中央文明辦也收回了之前發布有關地攤經濟的正式文件,各媒體都統一口徑斥地攤經濟的不好。特別是習近平親信蔡奇主政的北京,官媒《北京日報》連日追打,痛批地攤經濟不適合北京。6月7日,作為三大中共喉舌之一的央視網又發表評論「‘地攤經濟’不能一哄而起」,說如果一哄而起,各個城市多年積累的精細化管理成效就會功虧一簣,明顯向李克強扣罪名。

李克強冒死拼習近平 王滬寧暗中應戰

不管李克強到底有沒有說「地攤經濟」,李克強與習近平的路線之爭,這幾年也是有目共睹的。但主管宣傳的中央政治局常王滬寧,卻是習李之爭中一個不可忽略的人物。就在最近這場官媒「圍攻」李克強的風向中,表面上看是習近平與李克強的交戰,王滬寧的因素在暗處,並且無疑是下了狠手。

如果說李克強在5月28日人大閉幕記者會上爆料中國尚有6億人月均收入在1千人民幣之內,直接打破習近平脫貧夢、凸顯中國貧窮實況。個人認為這其實是李克強作為一個正常人的表述,也是其在記者會上所說的假大空的黨話中唯一一處真話。在中共這套邪惡的體制裡,他應該是冒死說的,對外界發出了不滿長期受壓制的信號。特別是王滬寧為習近平搗弄出的什麼中國夢、人類命運共同體及2020年實現小康社會之類垃圾,讓李克強忍無可忍。

6月1日,在王滬寧指令之下,中共黨刊《求是》雜誌重刊習近平2019年發表的《關於全面建成小康社會補短板問題》講稿,聲稱到2020年,中國的城鄉人均收入相對於2010年將「翻倍成長」,中國當前的基礎設施也高於世界平均水準。對於習的這份舊稿重登,中共大外宣《多維網》刊出的文章標題更直接稱:「中國宣布實現全面小康目標」。這表面上是為中南海滅火,實際上是王滬寧借習近平的講話打李克強的臉。

李克強王滬寧是兩路人 李可能是中共最大「內鬼」

李克強這次成為中共官媒攻擊的目標,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或因為李克強和王滬寧本是兩路人。

王滬寧這位當年的上海復旦王教授,在「六四」時期曾避居法國3個月。不但如此,王還在一份反對學生抗議的文件上簽名,並以此為投名狀獲得江澤民、曾慶紅網羅進入官場,歷經江、胡、習三代,號稱「三代國師」。但直至遇上習近平,王滬寧才算飛黃騰達,以御用文人身份進入中共最高層。據說,習視王為密友,王為習出爐了包括「中國夢」、「習新時代」乃至「全面小康社會」等理論構想,這些在正常人看來都是垃圾般的東西。

人可貌相,王滬寧內心陰暗,明眼人皆可觀察。而李克強,從相貌看,總不會壞到哪去。如李的北大同學、知名民運人士王軍濤所指,李克強曾說他很看重北大人的精神境界和風骨;如果他有朝一日當官,有什麼違背天理良心的過失,歡迎批評甚至討伐。

王軍濤說,他難以想像李克強居然可以在如此腐敗的官場中存活,且居然到領跑第五代領導的地位,「我們還能對此有往昔的共識嗎?我不是不相信李克強,而是不相信中國的政治與制度!」

如果李克強雖被官場污染,但內心本色未變,他很可能是中共當下最大的「內鬼」,當然,這個「內鬼」在邪惡的中共之內,意義並不是負面的。但一天不與中共決絕,李克強同樣難免需要為中共背罪。

王滬寧小人得志 與李克強漸成死敵

在中共現任高層中,李克強似乎一直是王滬寧的眼中釘,李作為總理,做的是實事,王滬寧則一直搞意識形態控制,主管洗腦宣傳、封鎖言論。在世情顛倒的紅朝治下,人品低下的王滬寧之流正小人得志。

中共十九大以來,現任七常委中,勢力增長最快但又最反常的就是王滬寧。他不但分管黨建、意識形態和宣傳,接下了前任劉雲山原有的中央書記處書記,深改委辦公室主任,中央文明委主任,只是比劉雲山少了中央黨校校長一職,王滬寧還繼續兼中央政策研究室主任。

王滬寧首先是一個極具實權的中央書記處書記,其定性是中共的日常實務部門,其統攬的成員包括中辦主任、國家監察委主任、中央政法委書記、中組部長、中宣部長、中央統戰部長。他還是去年7月17日陪同習近平接見駐外使節的唯一一個政治局常委,就是中央書記處書記王滬寧,這是多年來首次。他成為中共常委中唯一協助習指導外交的人物,明顯取代管著外交部的李克強。在現在的中央外事工作委員會中,王並無職務,副主任是李克強,王岐山則是委員。

除了本身兼任的中央文明委主任,王滬寧在2018年3月中共機構改革後的4個由「領導小組」改名為「委員會」的機構——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員會、中央財經委員會、中央網路安全和信息化委員會中,都有座位。王滬寧現兼任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員會副主任、中央財經委員會委員、中央網路安全和信息化委員會副主任。

中共正推行源自原教旨魔鬼馬克思主義的「不忘初心、牢記使命」主題教育,中央領導小組的組長也是他。

故此,為三代黨魁搗弄出「三代表」、「科學發展觀」和「中國夢」理論的王滬寧,已是當下的國師監軍,是中南海真正操盤者。

觀察王滬寧上位政治局常委以來,與李克強漸漸成為死敵。

比如,中共十九大後不久,美中貿易戰爆發,習近平使出毛式打法,李克強說不上話,王滬寧提出的各種老掉牙的文革式口號和政策卻大行其道。

去年中美貿易戰持續升級之際,李克強強調要防止出現「大規模返鄉潮」。但王滬寧掌控的中共黨媒卻發表文章聲稱要「引導」農民工大規模「回鄉創業」,王滬寧攪局奪權之意明顯。

甚至,去年六四紀念日前後,網傳李克強所在的北大法律系77級微信群也被封了。

去年底開始的武漢肺炎大瘟疫蔓延全國以及全世界,國際壓力加大、國內經濟消退和民間怨憤積壓,已深度構成中共統治的危機。習近平1月20日首度就疫情發聲,就強調王滬寧主管的所謂強化輿論引導工作。在明確由李克強任中共疫情工作領導小組組長的同時,唯一副組長意外由王滬寧擔任。王滬寧成為這次抗疫大戰的另類監軍。

我們看到,這次抗疫中,中共的「大國抗疫」之類宣傳備受詬病。王滬寧作為中共洗腦部總管,試圖靠輿論控制和宣傳手腕,在這場大災難中讓中共避險,反將人民的災難來臨化為鞏固其黨統治的「良機」。

當然,說王滬寧挑戰李克強,少不了習近平的因素。在習近平上一任期,王滬寧就是他出行的標配,甚至習在媒體使用一張照片,都要受王滬寧管制。王滬寧手下的中宣部部長黃坤明,以及網信辦主任莊榮文,均是習近平的親信舊部,如此,王滬寧打擊李克強,習近平當然也擺脫不了干係。

 

(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