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民潮下仍選擇留下 因為「不想放棄最珍惜的香港」(組圖)


國安法讓不少港人絕望,恐懼將徹底失去僅有的自由、人權和法治,紛紛考慮移居海外,而很多國家也表示願意接收港人,提供庇護。但都有一大部分香港選擇留下來,守護家園。
國安法讓不少港人絕望,恐懼將徹底失去僅有的自由、人權和法治,紛紛考慮移居海外。但都有一大部分香港選擇留下來,繼續守護家園。(圖片來源:龐大衛/看中國)

【看中國2020年7月31日訊】北京當局在香港強推的國安法生效後,有人被逮捕、起訴。就在兩日前(29日),四名16至21歲學生動員前成員被國安人員上門逮捕。國安法讓不少港人絕望,恐懼將徹底失去僅有的自由、人權和法治,紛紛考慮移民海外,英國、澳洲、加拿大、臺灣等國家也表示願意接收港人,並提供政治庇護簽證。但都有一大部分香港選擇留下來,守護家園。

美國之音就此採訪了兩位香港人,其中一位30歲化名T的港人指,雖然香港環境急轉直下,但作為香港人,有責任守護家園;自反送中運動起,抗爭者一直以「手足」互稱,若放下手足一走了之則對不起香港的年輕人。

香港曾經歷數次移民潮,1967年六七暴動和1989年六四事件引發了兩次移民潮,而在1997年主權移交前夕,平均每年6萬香港人移民海外。

港版國安法在6月30日刊憲生效,第二日即7月1日,香港人無所畏懼地上街遊行反對國安法。隨即,國際社會也發聲明譴責國安法破壞《中英聯合聲明》,香港自治及一國兩制。美國總統川普對此發表演講指香港已經「一國一制」,因此取消對港的特殊待遇。英國方面亦公布接收290萬持BNO(英國公民海外)護照的港人及其直系家屬赴英國定居,澳洲政府則表示將在澳港人的簽證延長5年,加拿大政府則表示願意接受沒有BNO的香港年輕人,美國國會亦推動避風港法案,給予身處險境的香港人政治庇護,而臺灣政府則啟動了「香港人道援助關懷行動專案」,等等。

世界各國都願意接納港人,而香港人也在考慮去留的問題。根據中文大學傳播與民意調查中心的民調顯示,近四成的受訪港人考慮移居海外。

放棄綠卡毅然回港

上文提到的T在曾移民美國,持有綠卡的他本打算居住五年後申請成為美國公民,但一年後,T便選擇回流香港。他感嘆,雖然身處美國,看著美麗的草地和廣闊天空,心卻想著香港示威的畫面。

親身經歷了回歸前的英殖香港和回歸後的中國香港,T感受到香港這個城市的褪色——地產商慢慢壟斷香港經濟,導致一間接一間的本土特色小店因無法承擔高昂的租金而結業,換來的就是滿街的連鎖店和地產舖;貧富懸殊也日趨嚴重,功利主義主導的社會令T對感到灰心喪氣。恰逢多年前申請的綠卡在這時獲批,他遂決定離開香港。在雨傘運動後期,新聞畫面都是示威區被清場的鏡頭,隔著屏幕,T感覺一水隔天涯,看到自己的家園沉淪,自己卻無能為力,很難受。

T表示,家是教導他做人、塑造價值觀的地方,而他在美國時,會自豪地說I'm from Hong Kong。他認為,香港是個獨立的地區,有自己的貨幣、政治制度,在參加國際體育比賽,有自己的團隊等,這都令T自豪。而雨傘運動期間,示威者在佔領區組成小社區,每天守望相助的生活,令T重新感受到香港的人情味。他悟到,自己作為香港人有責任守護這個家,守護香港的精神文化價值。

於是T毅然回流,為了支持雨傘運動中年輕的抗爭者,也為了感受並守護香港的這種人情味。當時還未有反送中運動和國安法,現在會否後悔?T表示沒有後悔,留在香港的決定情感大於理性,如去年的反送中運動,全靠一群年輕手足(中學生、大學生)的犧牲,香港才能得到國際社會的注目,如果中年港人因為國安法而移民,那對得起香港的下一代嗎?

T表示,即使現在有機會再移民,也會選擇留在香港抗爭到底。有人說,國安法代表香港正式死亡,但T認為前路縱然黑暗,成敗仍未有定論。他表示,在歷史的洪流中,要放遠目光,唐朝作為中國最好的朝代,也只維持289年,中共政權還能維持多久?他還表示,也許自己無法見證香港勝利的一天,但至少在人生中曾經為香港這塊土地貢獻過。

抗爭中找到歸屬感

1999年出生,化名Karen的港人表示,香港屬於真香港人,要走,也應是那些所謂愛國愛黨的人離開。

Karen在反送中的運動中找到了歸屬感,她不願放棄香港,即使有機會離開,她也會毅然選擇留下。她相信香港的情況只會越來越差,但想親身見證這一切,不願意去外國做旁觀者。

她說,「香港始終是我的家」。雨傘運動時,Karen還是個初中生,對政治不甚瞭解,當時家人跟詆毀抗爭者。她對於抗爭者通宵不眠感到不解,自到現場瞭解。當時正值香港炎熱的晚夏,佔領區很多人向她遞上清水和退熱貼,又友善地向她講解抗爭訴求,雖沒有參與運動,但Karen開始感受到香港人的團結。

去年的反送中運動,Karen開始關注香港政治,並親自參與運動。Karen的父親立場親共,跟她說示威者死了就對。作為示威者的一員Karen心里特別難受,政見不合令她跟父親的關係急轉直下。可幸的是,在反送中運動中,她又找到了家的感覺。

一次,香港長者舉行銀髮族遊行,支持年輕人抗爭,Karen跟朋友在附近觀察,一名長者看到Karen,隨即握著她的手,聲淚俱下地勸勉Karen保重,說很擔心香港的年輕抗爭者。望著這位老婆婆,Karen感受到香港人之間的關愛,雖然大家互不相識,卻也如此真誠地擔心著對方,相比家人,Karen運動中更能感受的家的溫暖。

逾九千港人出席銀髮族遊行,支持年輕人,守護香港,提出撤回惡法等五大訴求。
反送中運動期間,逾九千銀髮族參與遊行,支持年輕人,守護香港。(圖片來源:周秀文/看中國)

雖然Karen沒有經歷過英殖時代,但就深切感受到中共操控香港越來越嚴重,眼見香港的文化逐步被侵蝕,大學校園內充斥著說普通話的大陸學生,街上也聽到普通話,看到簡體字,身邊的朋友使用抖音、微博。這些是香港人會做的事嗎!Karen形容這一切好像有一群賊人到來自己家,把財富都偷走,還將主人趕出家門。

Karen認為自己對香港的歸屬感不是來自香港國際金融中心的地位,而是來自一群香港人。是否有一刻想過離開?Karen表示,要走大家一起走,即使某日香港人在海外建國,但只要有一個香港人仍然留在香港,她也不想遺棄這個人。

最後Karen寄語港人,雖然這年香港人經歷過很多灰心的時刻,但都請不要輕易放棄我們最珍惜的香港。

放棄美國國籍參選立法會

除了上述二人,身為美國公民的岑敖暉為了參加立法會選舉,毅然決定放棄美國國籍。他曾在臉書專頁上表示,「美國國籍一旦放棄就是放棄了,這是一個不能逆轉的決定」。

7月24日,岑敖暉正式報名參加爭奪區議會(第二)功能界別的立法會議席。
身為美國公民的岑敖暉為了參加立法會選舉,毅然決定放棄美國國籍。(圖片來源:看中國視頻截圖)

對此他也掙扎過一段時間,為了參與立法會戰線,要以放棄美國護照為代價,很多人都認為這很愚蠢。

但思考過後,岑敖暉還是選擇了香港,他認為香港是自己的歸宿,就算可以輕易地到美國展開新生活,「那份自由,都終究不會是自己心中所渴望的自由。唯有在自己最珍重的地方,建立起那份共同屬於我們的自由,才是一份真正有意義、對自己重要、對彼此重要的自由。而這些,只能實實在在地在自己的家園建立」。

雖然昨(30)日他被選舉主任剝奪參選資格,但他仍然沒有後悔當初的決定,他表示「宣佈參選時,我說過要留在香港,奮鬥至最後一刻。不論能否參選,這依然是岑敖暉的承諾」。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