令人「匪夷所思」的療癒故事(組圖)

2020-08-03 09:40 作者: 凱莉‧諾南‧戈爾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當我們越了解自己,就越能體驗到自己的力量,而奇蹟就蘊藏在這無限的可能性之中。
當我們越了解自己,就越能體驗到自己的力量,而奇蹟就蘊藏在這無限的可能性之中。

導讀:我們的想法、信念及情緒都對我們的健康,具有超乎我們想像的影響力,而且我們對於健康與生命的掌控力,也遠高於過去被灌輸的觀念。一個「匪夷所思」的療癒故事,印證了人的身心連結有多麼強大,當我們越了解自己,就越能體驗到自己的力量,而奇蹟就蘊藏在這無限的可能性之中。

愛的化學作用

當一個人置身在能夠感受到愛的環境之中,即使只是在心裡想著某個人對他表達愛意或關懷的那些時刻,或是親近所愛的人,甚至是親近馬或貓狗等動物時,都會讓大腦分泌愛的荷爾蒙——催產素,然後對心臟及生殖器官發生作用。催產素能為心臟帶來神奇的效益,可以改變血管的形狀、清除心臟病的某些前驅物質,並且保持動脈健康。催產素對於消化作用也扮演著重要角色,能幫助我們更好地消化食物。因此,當我們感受到愛、憐憫、感激、親情、善良及慷慨等正向情緒時,等於是在催快療癒的速度。愛是奇妙、美好又具有療癒力的能量,我非常樂見科學正在從生物學層面來證實這些效果。——大衛・漢密爾頓博士

愛的化學作用,是指對愛的詮釋會轉譯為某些非常有趣的化學作用。多巴胺是因為愛而生的產物,會令人快樂。催產素也源自於愛,可見愛是快樂的泉源。當你墜入愛河時,血管升壓素(vasopressin)這種化學物質會釋出到血液中,讓你對另一半變得更有吸引力。更重要的是,當你戀愛時,大腦也會釋出生長激素。所以,正在談戀愛的我,同時也在促進我的健康與成長。談到身體健康的相關議題,可以區分為兩個不同的指令:一是成長,二是保護。這是兩種完全不同的作為,而且都具有排他性、無法並存。比如說,如果某種刺激有助於成長,我會想靠近並接受刺激,愛就是如此。我會朝著愛走去,張開雙臂擁抱愛。相反的,如果該刺激有害、具威脅性,為了要保護好自己,我就不會向它靠近,而是遠離它並把自己封閉起來。以上這段話的重點是什麼?簡單來說,就是成長會讓我們靠近刺激源,而保護則要求我們遠離刺激源。你不能同時前進又退縮,也無法同時開放又封閉。由於成長與保護具有排他性,所以當我對自己的生命產生負面感受時,例如診斷結果不樂觀,我就會試著保護自己,會為了阻擋問題而關閉身體系統。關閉系統當然不利於成長,而且實際上會加速病程與死亡。所以,恐懼會導致死亡。假如你說自己無所畏懼,我就會問:「那你擁有愛嗎?」你會問:「有什麼差別?」答案是:愛會使你把心打開去接納,讓你獲得成長與療癒。如果你既沒有壓力也沒有愛,那麼你在哪裡呢?你就站在中間地帶,不上不下,既不會成長,也不能保護自己。


愛是最強大的療癒力量。

如果你想擁有更好的人生,就必須從恐懼走向愛,從保護模式轉變為成長模式。問題不只是消除壓力,而是在消除壓力之外,更要以正向、充滿愛及促進成長的事物來取代。——布魯斯・立普頓博士

據我所知,愛是最強大的療癒力量。」——露易絲・賀(Louise Hay)

學習如何釋放負面情緒及提升正向情緒,其美妙之處在於我們能透過意念直接影響自己的健康。我們可以簡單地想一些會讓自己開心的事、想著談戀愛的時候、看搞笑片或喜劇片,這些想法和感受能夠在我們身體內釋出具有療癒性的化學物質。這是一個令人充滿希望的好消息。

喬・迪斯本札自我療癒的神奇故事,就是激勵人心的一個例子。

真實案例分享:喬・迪斯本札的故事

一九八六年,喬・迪斯本札正在加州棕櫚泉(Palm Springs)進行鐵人三項的自行車賽段。當他依照警察的指揮路線急轉彎時,一輛四輪傳動的福特野馬跑車以大約時速五十五英里的速度從後方將他撞飛。他的下背部與臀部重摔落地,六節脊椎骨受到巨大擠壓,其中一節塌陷超過六○%,破裂的椎弓就像碎掉的蝴蝶餅一樣。

喬的胸椎及上腰椎多處壓縮性骨折,脊髓中有骨頭碎片,而椎弓斷裂也壓迫著脊髓。他在醫院接受南加州四名頂尖外科醫師所提出的四種意見,而診斷結果是:他或許再也無法走路了。醫生還建議他使用哈靈頓桿(Harrington Rod)固定器來矯正脊柱,這是一種激進的治療手段,要把不鏽鋼棒從脖子底端插入到脊椎底部。

喬是脊骨神經治療師,在似懂非懂地聽完醫師的說明後,他很難做出決定。即使照了X光,做過電腦斷層掃描、磁振造影及預後評估,他還是不想動手術。他無法想像終生都要吃藥控制,也不想在輪椅上度過下半輩子。他決定出院,心裡浮現了一個想法:我要喚醒身體的自癒力。

喬相信,賦予我們生命的智慧也具有意識,而且隨時都在關注著他。他決定要跟這種智慧接上線,然後為自己打造一個量身訂做的治療計畫。喬打算將這個計畫交託給偉大的智慧,因為它一定比自己更了解要如何進行治療。

只能躺在床上無法動彈的喬,開始在腦海裡一節一節重建自己的脊椎。但他很容易分心,不時會想到日後坐輪椅的日子,沒辦法一直專注觀想,必須反覆把胡思亂想的思緒拉回來,重新開始。喬掙扎了六個星期,經歷過多次的挫敗、不耐煩及憤怒。他閉上眼睛,在腦海裡重建每一節脊椎骨,整條脊椎重建完畢通常要花上三個小時。

「我從未對這種狀態與做法滿意過,但我就是持續去做去努力。」喬說道:「六個星期後,我終於可以一鼓作氣地在完全不分心的狀態下完成。就在那一刻,我觸動了某個開關,那一刻,我知道有什麼事情不一樣了。」

很快的,原本要花三個小時才能完成的觀想,現在只需要四十五分鐘。他當時還不知道,每天反覆的操作會在大腦中活化及串連起新的迴路。就像任何技能一樣,熟能生巧,他的專注力也不斷在進步。「當時我哪裡都去不了,什麼事都無法做,只能整天趴著,所以有大把大把的時間。」喬回憶道。


療癒不只需要全心全意地投入,也需要自我承諾、奉獻、耐心與熱情。(以上圖片來源:Adobe Stock)

喬開始注意到身體出現顯著的變化。他的疼痛程度下降,不久後疼痛便完全消失,麻木或刺痛等神經問題也有所改善,運動機能也開始恢復。他說:「當我將內在所做的努力與外在產生的效果聯繫起來後,觀想時更是充滿了動力與熱情,不再感到恐懼和挫折。」

他的觀想過程變得輕鬆又有趣。「如果我還能再次走路,我還會把看夕陽、洗澡、跟朋友坐下來吃頓飯視為理所當然嗎?我開始選擇存在於量子場的潛能,同時不再把情況往壞的結果去設想,而是著眼於未來的可能性。」

喬開始以新的方式對新的基因發出訊號,他的身體也因此出現巨大的變化。僅僅十週內,他就能下床,在第十二週開始做訓練。他表示,他的身體及背部已經不再疼痛。「我只是跟自己達成協議,協議的內容如下:只要我能再次走路,我將利用餘生去研究身心連結以及心智對物質的影響,這是我從一九八六年以來一直都在做的事。」

喬匪夷所思的療癒故事,讓我了解身心連結有多麼強大,同時也顯示,療癒不只需要我們全心全意地投入,也需要自我承諾、奉獻、耐心與熱情。

 

本文由三采文化出版社授權刊載,摘自《超癒力:世界頂尖身心靈研究大師們證實你擁有無限自癒潛能》,作者:凱莉・諾南・戈爾。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