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共產黨毒害一生的黃埔軍官(組圖)


饒平如和毛美棠的愛情和婚姻。
黃埔軍官被耽誤的愛情。(以下圖片來源:Adobe Stock)

認識美棠那一年,饒平如二十六歲,從黃埔軍校畢業,在一百軍六十三師一八八團迫擊炮連二排,打湘西雪峰山外圍戰,差點丟了性命。他被槍彈壓得趴在山坡上,手緊緊抓著草莖,抬眼看青山之巔,深藍天上,白雲滾滾而過。

一九四六年夏天,抗日戰爭結束了,饒平如的父親來了一封信,希望他借著假期回家訂親。

「父親即帶我前往臨川周家嶺3號毛思翔伯父家……我們兩家是世交。走至第三進廳堂時,我忽見左面正房窗門正開著,有個年約二十面容嬌好的女子正在攬鏡自照,塗抹口紅—這是我第一次看見美棠的印象。」饒平如回憶道。

兩個人也沒講甚麼話,父親走過去把戒指戴在姑娘指上,人生大事就這麼定了。

饒平如和毛美棠,兩個青年都覺得好笑,笑之餘,去她房間坐,妹妹們繞床玩,美棠拿張報紙捲筒,唱歌,還拿相冊給他看。他從相冊中抽了幾張帶走。

回軍營路上,他穿軍裝站在船頭,看滾滾長江上波光,覺得自己的命從此輕慢不得,因為命裡多了一個人。

他最喜歡美棠的一張照片,石榴花底下少女鮮明的臉,捲髮尖臉細彎眉,放大貼在軍營牆上,還把照片分贈給戰友。

國共內戰之後開始,他不想打,請假回家成婚。

國共內戰之後開始,他不想打,請假回家成婚。
國共內戰之後開始,他不想打,請假回家成婚。(示意圖)

一九五八年,饒平如被勞動教育。沒人告訴他原委,也沒有手續,他被直接從單位帶走。

單位找他妻子:「這個人你要畫清界線。」

美棠當場拒絕,說的話透出一股脆利勁兒:「他要是搞什麼婚外情,我就馬上跟他離婚。但是我現在看他,第一不是漢奸賣國賊,第二不是貪污腐敗,第三不是偷拿卡要。我知道這個人是怎麼一個人,我怎麼能跟他離婚。」

饒平如去了安徽一個廠子勞動改造,直到一九七九年。他每年只能回來一次,二十二年,一直如此。

他幹的活是獨輪車運土修壩。兩三百斤的土,拉車還可以兩個人一起,輕鬆些,但他選推車,為的是一個人自由,可以把英語單字放在衣服裡,一邊默背,知道沒什麼用,只是不願意生命都消磨過去了。

家計陡轉直下。動盪的年代,五個孩子正要度過他們人生中最重要的青春期:長大成人、讀書學藝、上山下鄉、工作戀愛。岳母日漸年高,所謂母老家貧子幼,家中無一事不是美棠傾力操持。

「美棠和我眼看身邊太多家庭妻離子散,親人反目家破人亡,但幸我們從沒有起過一絲放棄的念頭,」饒平如說。

美棠為了補貼家用,卻常找些臨時工的活來做,甚至曾去附近自然博物館的工地搬水泥。一袋水泥起碼五十斤重,她也從此落下腰傷。

兩地相隔,饒平如和美棠從未中斷過書信聯繫,孩子們稍大些後,也都爸爸保持通信。
兩地相隔,饒平如和美棠從未中斷過書信聯繫,孩子們稍大些後,也都爸爸保持通信。(示意圖)

兩地相隔,饒平如和美棠從未中斷過書信聯繫,孩子們稍大些後,也都爸爸保持通信。

饒平如回憶,「有一日晚飯後,我正有一封信要寄回去,摸摸口袋尚有一把錢幣,懶得去數,便到櫃檯前問營業員買一張八分錢的郵票。付錢時候我掏掏口袋:一分、兩分、三分、四分、五分、六分、七分!沒有了!還差一分錢,營業員收回郵票,我也只好收回硬幣,帶著寄不出去的家書回去了。」

「白石為憑,日月為證,我心照相許,今後天涯願長相依,愛心永不移。」這是《魂斷藍橋》裡的歌詞,也是美棠最喜歡的歌曲。

一九九二年,美棠腎病加重,饒平如推掉了所有工作,全心照顧妻子。

從那以後,他都是五點起床,給她梳頭、洗臉、燒飯、做腹部透析,每天四次,消毒、口罩、接管、接倒腹水,還要打胰島素、做記錄。他不放心別人幫。

後來,美棠在病痛中漸漸不再配合,不時動手拔身上的管子。她耳朵不好,看字也不清楚了,他就畫畫勸她不要拉管子,但畫也不管用,只能晚上不睡,一整夜看著她,但畢竟歲數大了,不能每天如此,還是只能綁住她的手。

「她叫『別綁我』,我聽到很難過,怎麼辦⋯⋯很痛苦。」

美棠犯糊塗越來越嚴重,有一天稱丈夫將自己的孫女藏了起來,不讓她見。饒老先生怎麼說她都不信,他已經八十多歲,坐在地上,嚎啕大哭。

她看著他哭,像看不見一樣。

原來,一個人可以把愛過的人記得那麼牢,那麼細!
原來,一個人可以把愛過的人記得那麼牢,那麼細!(圖片來源:Adobe Stock)

他說:「唉,不得了,恐怕是不行了。像楊絳寫的這句話,『我們一生坎坷,到了暮年才有一個安定的居所,但是老病相催,我們已經到了生命的盡頭。』」

饒老先生的孫女說奶奶從那以後很少清醒,「所有人都只當她是說胡話的時候,只有爺爺還一直拿她的話當真。她從來就是挑剔品質的人,她要什麼,爺爺還是會騎很遠的車去買哪個牌子的糕點哪個店鋪的熟食。等他買了回來,她早就忘記自己說過什麼,也不會想要吃了。勸不聽的。奶奶說她那件並不存在的黑底紅花的衣裳到哪裡去了,爺爺會荒謬地說要去找裁縫做一件」。

命運無奈,他們在長久分離22年後才有一個安定的居所,但是老病相催,美棠身患重病且漸漸失去記憶,她已經到了生命的盡頭……

饒平如87歲時,美棠去世,因為想念,老先生開始學畫,一筆一畫記錄下與美棠的一切,四年時間手繪了18本畫冊,講述他與妻子相濡以沫的六十年光陰故事。

饒平如說:「人人都要經過這一番風雨,我就是這樣走過來的。白居易寫『相思始覺海非深』,到了現在我才知道,海並不深,懷念一個人比海還要深。」

原來,一個人可以把愛過的人記得那麼牢,那麼細!

一生短嗎?對於習慣速食愛情的人們來說,一生太過漫長,怎麼能只愛一個人?

一生長嗎?對於饒平如和毛美棠來說,一生實在短暫,還沒有愛夠一個人,一生就過去了。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