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歐洲小國為何敢跟臺灣站一起?(圖)

2020-09-06 08:00 作者: 二大爺

手機版 简体 1個留言 打印 特大


捷克參議院議長維斯特奇爾8月31日下午在臺灣政治大學發表演講。(圖片來源:中央社)

【看中國2020年9月6日訊】大部分中國人對於捷克這個歐洲小國的記憶,可能都是從兒時必看的《鼴鼠的故事》開始的。這個沒有對白的快樂動畫片,至今都還有不少的擁躉。

9月1日,率團訪臺的捷克議長維斯特奇爾(Milos Vystrcil)在臺「立法院」,喊出了一句石破天驚的「我是臺灣人」。這句話,是效仿1963年美帝總統肯尼迪在冷戰孤島——西柏林的演講「我是柏林人」,不可謂不震撼。

在半年來我們應接不暇的翻臉國家中,各種挑釁的都有,但是公然挑戰「一個中國」、為臺灣代言的,捷克是第一個。

讓大多數人難以置信的是,就在3年多以前,捷克都依然是中國在歐洲少數的鐵桿朋友之一。2015年中國紀念反法西斯戰爭閱兵,捷克總統澤曼是唯一出席的歐盟國家首腦。2016年的回訪使得兩國關係達到高潮,澤曼表示捷克是中國的「歐洲門戶」,布拉格和北京結為友好城市。作為回饋,中方承諾送一隻大熊貓和5年投資100億歐——雖然最終沒實現。

這麼一個遙遠歐洲的小國,和中國有千絲萬縷的利益瓜葛,怎麼突然翻臉得如此迅速和決絕?

這我們就必須先說一說1968年發生在捷克的史上著名的爭取民主自由的運動——布拉格之春。

1968年1月,新上任的捷共領導人杜布切克吹響改革號角,提出要建設「有人性的社會主義」,準備徹底拋棄了蘇聯模式,開啟民主化序幕。小弟的否定讓蘇聯惱羞成怒,於當年8月糾集20萬華約成員國軍隊和5000輛坦克,悍然入侵捷克斯洛伐克,佔領首都布拉格。捷克人民進行了英勇的反抗,100多名學生和市民在抗議中被殺,鮮血染紅了布拉格的廣場。10多萬知識階層在鎮壓中逃亡,成為幾代捷克人不能抹平的傷疤。

中國文青裝壁必讀的捷克作家米蘭昆德拉,參加了布拉格之春後作品被禁,被迫於1975年流亡法國。他廣受歡迎的不朽名著《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輕》就是一部描寫布拉格之春的編年史風格的作品。

儘管「布拉格之春」極為短暫,但在冷戰對峙的恐怖氛圍中,吹響了人民爭取自由的號角,對後來歷史的影響極為巨大。後世的很多同類運動,都被冠以「XX之春」,如「阿拉伯之春」、「漢城之春」等。

1989年的東歐劇變中,秉承傳統的捷克在沒有流血的氛圍中實現了國家的和平轉型,捷共自動下臺,史稱「天鵝絨革命」,也就是寧靜順滑的意思——畢竟是傳統歐洲國家,洗腳上田的貨色不多,沒有那麼多死皮賴臉的權貴。

正因為這樣的歷史,捷克在此後一直對左的意識形態有極高的警惕,被坑過的人,對曾經的傷害最敏感,所以捷克、波蘭這些轉型成功的國家,反而是最為堅定的「右派」,比歐洲老牌的法、德、英等國家更痛恨「左」。

這樣的國家基調,讓一直是以經貿利益為核心聯繫在一起的捷中關係,在捷克國內其實並不牢靠。反對黨對於當局的對華政策一直強烈不滿,要求從價值立場出發,重新審視兩國關係的呼聲從來沒有平息過。這樣的呼聲在2016年後捷克政壇的風向變化中最為明顯。

2018年,捷克政壇有一個全新的右翼政黨「海盜黨」異軍突起,成為議會第二大黨。歐洲很多國家如瑞典、冰島,都有本國的「海盜黨」——這類政黨以直接民主、透明政治和保障自由等公民權利為主要政見。捷克海盜黨推選的賀瑞普(Zdeněk Hřib)贏得首都選舉,當選布拉格市長。賀瑞普年輕的時候在臺灣留過學,對中國的歷史現狀都很瞭解。

作為堅定的右翼,賀瑞普當選後的第一件事就是高調宣布「布拉格應該在尊重人權的基礎上展現出自信」,要重新協商「一中政策」,並不顧中方臉色,於2019年10月宣布解除布拉格和北京的友好城市關係,轉而與臺北締結友好城市。

隨後中方反制,宣布取消著名的布拉格愛樂交響樂團已經安排好的14場在華巡演。中方要求該樂團和賀瑞普公開切割,但該樂團拒絕了。

在這股風潮中,同樣屬於右翼的捷克前議長庫貝拉(Jaroslav Kubera)在2019年底宣布將訪問臺灣。根據捷克憲法,參議院議長的地位僅次於總統。這樣的訪問無疑是極強的政治表態。但出人意料的是,庫貝拉在出訪前夕,突然心臟病發作去世。他的家人隨後公布了他收到的有關威脅性信函,在捷克政壇引發諸多揣測和憤怒。

專業民調公司皮尤曾經在歐盟做過一個各國對華好感度的民調,顯示在2019年底捷克人對華的好感大幅降低,僅僅只有27%,在歐洲國家中倒數第二。

所以不論賀瑞普也好,庫貝拉也好,其對華的強硬反應,其實根本上是一種日漸高漲的民間情緒推動。這種情緒來自一個有故事的東歐國家,是不難理解的。這也是為什麼新晉受封「三姓家奴」的蓬胖選擇在訪問捷克的時候發表「自由一定會贏」演講的原因所在。

繼任的議長維斯特奇爾同樣是堅定的右翼,上任伊始就宣布要繼承庫貝拉的遺志,完成其既定的訪臺計畫。這就是他喊出「我是臺灣人」的背景所在。

建立在金錢上的交情現實中就是這樣,有人喜歡,有人鄙夷,還有人吐你一臉口水。

當然,不能不提的是,今年的新冠疫情中,捷克政府於2月13日向武漢捐贈了4噸醫療物資,包括呼吸機、面罩、防護服等,隨後還捐贈了600萬捷剋剋朗善款。這兩筆捐贈,大部分中國人可能都不熟悉。因為都未見諸報導……

正在歐洲訪問的外長王毅針對維斯特奇爾訪臺怒斥,稱此舉是「與中國14億人民為敵」,中方將會讓其「付出深重代價」。捷克外長迅速召見中國駐捷克大使,強硬指責中方言論已經「突破了界線」……維斯特奇爾的表態是:捍衛民主並不需要獲得他人的許可。法國、德國亦隨後表態歐盟不接受威脅。

其實維斯特奇爾此番訪臺還有一件更讓人糟心的事情,他是來參加臺灣、美國、日本、歐盟共同舉辦的「重組供應鏈:促進理念相近夥伴間之韌性論壇」的。

光是聽「重組供應鏈」這個名字,大概也能知道劍指何方,也會有隱隱的蛋疼。

很擔心我們的孩子再也看不到那個動畫片上可愛的鼴鼠了,甚至也可能讀不到米蘭昆德拉。但是不要緊,有些記憶是不會被一時的風雨所抹去。1968年布拉格廣場上的鴿子,其實一直在我們心頭飛翔,不曾停歇。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