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鐘:羅宇揭中共黑暗 冀習近平做出改變(圖)

2020-10-28 15:31 作者: 梁路思、李懷橘

手機版 简体 3個留言 打印 特大

中共第一代太子黨,無一人如羅宇般站出來揭露中共內部的黑暗、腐敗,甚至公開發表文章,接受訪問批評中共;羅宇做這些皆基於一個希望,即中共當權者可以改變中國制度。(圖片來源:大紀元)
中共第一代太子黨,無一人如羅宇般站出來揭露中共內部的黑暗、腐敗,甚至公開發表文章,接受訪問批評中共;羅宇做這些皆基於一個希望,即中共當權者可以改變中國制度。(圖片來源:大紀元)

【看中國2020年10月28日訊】(看中國記者梁路思、李懷橘採訪報導)日前,中共開國大將羅瑞卿次子羅宇在美國去世,享年76歲。羅宇生前曾撰寫回憶錄《告別總參謀部》 ,發表27封致習近平的公開信,促習進行民主改革。如今民主未成身先死,羅宇是否留有遺憾呢?《看中國》記者採訪了《開放雜誌》總編金鐘,請他分享和羅宇之間的故事。

被迫害中反思體制問題

金鐘指自己接觸羅宇最頻繁的時候是2015年秋季,當時二人商討羅宇出版回憶錄事宜;他認為,羅宇出書揭露中共,而且發表27篇致習近平的公開信,也算盡了責任;畢竟中共的解體非一人之力可為。

身為紅二代的羅宇之所以站出來公開反對共產黨,金鐘認為這與羅宇的個人經歷有關。羅宇和父親羅瑞卿皆被中共迫害過,羅父當時欲跳樓自殺未果,落下殘疾。1969年初,羅父接受左小腿截肢和切除左股骨頭手術。 文革結束,羅父獲得平反後,並於1978年7月赴德國海德堡大學骨科醫院醫治腿疾,惟手術期間心臟病發去世,終年72歲。

金鐘指,羅父的經歷,羅宇也身同感受,因為他在文革期間亦被關押五年之久,「所以他能考慮中國的體制問題、制度問題」,這也令羅宇形成一種對中共的批判和不信任,故此在八九六四後出國,並著手撰寫回憶錄,同時把自己的觀點注入其中。

羅宇在1989年和香港明星狄娜結婚後,搬到香港居住。1992年,二人移居葡萄牙,在歐洲住了15年 。金鐘說,回憶錄也是在此期間寫的。

對於羅宇為人,金鐘形容他「本份」,沒有高幹子弟的驕傲和優越感;文如其人,從書中亦可見,羅宇個性坦白、直率和誠懇。

小時候習慣延續至今

金鐘講述一個羅宇的小故事,他指當時羅宇來紐約見他,並在他家中留宿一晚。出於禮貌金鐘叫羅宇去洗澡,羅宇則回應稱,「不必了,我洗腳就行了」。金鐘說這讓他印象深刻。他解釋指,文革時生活條件很艱苦,普通家庭不可能天天洗澡,當時的家長就要求子女晚上洗腳後方可上床睡覺,而羅宇多年以來一直保持當年的生活習慣。

金鐘續指,1944年,羅宇一出生便發生國共內戰,當時他和妹妹被分別放在兩個籃內,一邊一個置於馬背上,「他們在戰爭年代的生活很困難,沒有機會洗澡,加上他父母是南方人,因此習慣一直延續到現在」,洗澡可免,洗腳一定要。

反對六四鎮壓 冀中國走民主之路

羅宇在其回憶錄中揭露八九六四真相,指開槍鎮壓學生的作戰命令起草好後,先送給楊尚昆,楊要鄧小平先簽才肯簽,於是命令先送給鄧,鄧簽字後,楊再加簽。

金鐘指,羅宇看不慣這些事情,認為中共不能對手無寸鐵的學生開槍,還把坦克開到了天安門;事後羅以公幹為名離開大陸,再不回去了;故在羅的回憶錄中,被罵得最多的就是鄧小平和楊尚昆。

江澤民上台後下令開除羅宇的黨籍和軍籍;金鐘說,當時羅宇已經海外,故藉此和共產黨正式分道揚鑣。

2016年開始,羅宇曾在香港《蘋果日報》上共發表了27封題為《與習近平老弟商榷》的公開信,指出中國的總禍根就是中共的一黨專政,並呼籲習近平走民主化道路。

金鐘表示,當羅宇看到習近平並無向民主方向改革的意願時,覺得很失望,認為「再寫20多封都沒有用」,就此休筆。不過金鐘強調,羅宇為中國民主也算盡了的自己的一份責任;中國保守專制,太多人為了改變這個制度不僅貢獻力量,甚至付出生命。

金鐘續指,中共第一代太子黨,無一人如羅宇般站出來揭露中共內部的黑暗、腐敗,甚至公開發表文章,接受訪問批評中共;羅宇做這些皆基於一個希望,即中共當權者可以改變中國制度。

金鐘最後說,羅宇看問題較一般人深遠,他已經做了自己的想做的事情,人生沒有遺憾;只希望其他中國的紅二代和知識份子也能各自發揮力量,共同解體中共的極權統治。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