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翔:中共利益催生反川普的綏靖主義(圖)



程翔認為各種反川普的勢力皆受中共利益影響,利益催生出對中共的綏靖主義。資料圖片。(圖片來源:周秀文/看中國)

【看中過2020年11月20日訊】今次美國總統大選舞弊之猖狂,令人瞠目結舌,有美國人感言,這已不再是川普和拜登之爭,而是邪惡的深層政府和普通美國人民之爭。香港資深傳媒人、時事評論人程翔此前發表文章題為《從川普選情看美國的暗黑勢力》分析美國國內的深層政府阻止川普當選的背後原因。今次程翔再次撰文分析中共因素如何滲透美國並影響今次大選,他指出各種反川普的勢力皆受中共利益影響,利益催生出對中共的綏靖主義。

程翔表示,由於中國已經成為美國最大的單一經濟夥伴,這種利益紐帶已把兩國的經濟和社會緊密地扣在一起,所以川普決心要和中國脫鈎,必然會為他帶來數不清的敵人;之所以川普對中共態度強硬,程翔認為,只有川普政府才真正認清到中共的本質。但中美在經濟上的密切結合,正如中共時常樂於掛在口邊的「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不可避免地在政治上和意識形態上培育出一個龐大的親中共勢力集團,而這個親中共集團大概包括以下這幾方面人:

中美脫鉤觸動三大行業的利益

程翔分析,今次選舉受到來自華爾街、好萊塢(Hollywood)、矽谷(Silicon Valley)的勢力影響。華爾街指美國金融業,包括證券、銀行、投行、各種金融衍生工具的包銷商和相關的律師、會計師、評級機構等;好萊塢指娛樂事業,包括影視、體育、文化和迪士尼;矽谷則指高科技公司,包括電腦、人工智能、醫藥、軍工等。這些都是當今美國最為賺錢的界別,盈利又和中國市場息息相關,因而這些公司會自覺地配合中共政策,避免與中共路線相左,否則輕者被中共懲罰,如 NBA領隊黯然離職,重則可失去大陸市場,如2012年6月彭博因報導習近平家族財富,導致其在大陸的終端機被禁。想和中共脫鈎的川普無疑嚴重地威脅到他們在中國的利益,因此這些勢力誓死阻止川普連任。

華爾街逆川普而行

程翔認為,華爾街代表了完全的自由主義經濟,完全以盈利為目的,無原則、無善惡,會與所有阻礙他們賺錢的力量博弈。對於川普公開呼籲美國公司與中國脫鉤,華爾街的投資公司反而大舉進駐大陸,以至高呼「華爾街搬進中國」;英國《經濟學人》更認為,「華爾街相信金融的重心將東移」;報道指,「截至2020年6月底,外國投資者持有中國股票和債券規模比2019年同期分別上漲50%和28%」。

程翔續解釋,去年中國資本市場資本流入金額約為2,000億美元;作為全球第二大經濟體,中國投資者的資產配置需求巨大,因此幾乎所有的外資資產管理機構都認為中國市場有利可圖,這對基金經理來說亦同,除了中國龐大的規模和財富管理的潛力,而且收費方面比美國更有利可圖。據會計師事務所德勤預測,到2023年,中國的零售基金市場可能增至3.4萬億美元。因此在種種市場誘因下,程翔認為,川普一紙禁令無法阻擋華爾街勾結中共這個大趨勢,反而華爾街會出盡辦法阻擋川普的連任。

好萊塢為票房臣服於中共

程翔引述據美國電影協會(Motion Picture Association of America)數據,指2018年,中國的電影市場票房收入達90億美元,僅次於美國和加拿大。普華永道在2019年的一份報告中指出,預計中國將在2020年成為全球最大的電影市場,票房收入將從2018年的99億美元,大增至2023年的155億美元。

在這個龐大市場和利潤面前,很多電影製作公司都要臣服於中共。2020年8月5日,南加州大學的美中學院發布「美國筆會」(PEN America)撰寫一份報告——《好萊塢製作,北京審查》(Made in Hollywood, Censored by Beijing),直指一向視自由為生命的好萊塢,為市場利益心甘情願地聽命於視自由為禁忌的北京政府,及中共將其影響力全面擴展到美國的影視製作,並干預電影業這個世界上最具影響力的藝術和文化媒介,直言不諱地揭露了中共對美國娛樂文化界的影響。

矽谷靠中共資金研發產品

矽谷這些高科技公司極度依賴全球化而發展,因此程翔指,他們必然會反對川普對中國的脫鈎政策。科技公司要依靠不斷研發新產品來發展和盈利,而來自中國的風險資金(venture capital)就可以支撐這些公司的研發工作;研發成功後的產品也需要在龐大的中國市場推廣/出售來獲取投資回報。

程翔在文章中表示,中國在過去幾年一直是矽谷風險資金最大的提供者。據一份美國報告數據顯示,從2015年開始,中共投放在矽谷的風險資金每年都高達60億美元,在2018年的11個月期間,投資更接近90億美元,每年涉及公司數量高達140家。因此,川普以危害國家安全為由,加大力度審查投放美國科技公司的中國資金,做法自然會引起矽谷的強烈反對。

這三大行業是美國最賺錢的行業,今次總統大選,他們更揮金如土地捐助拜登。根據「美國政治捐獻資料庫」(Open Secrets)在10月初的統計,今次大選,共和黨和民主黨的總支出將達到110億美元,其中拜登為68億,川普為38億,前者幾乎是後者的兩倍。而根據聯邦選舉委員會資料,拜登的前十大金主均為上述三大行業巨頭,合共捐了3,900萬美元。

貿易戰令部分選民不理解川普

由於在過去幾十年期間中美經濟已經緊密相連,程翔認為,中美脫鉤也必然會或多或少地傷害美國人利益,因此導致有些選民不理解川普。他以貿易戰為例指,提高進口稅不可避免地令入口商蒙受損失,而損失最終會轉嫁到消費者身上。不是每位美國消費者都能夠從大局出發,認識到貿易戰長遠來說可為美國增加就業機會,並迫使中共改變其損人利己的行為。一些選民是按眼前利益的得失來決定把票投給誰,程翔指,這也是一些美國民眾不支持川普的原因。

中共社交軟件滲透美國

中共產品和服務已經深入滲透美國市場,中共可通過這些產品來操控美國民眾,川普的制裁就不可避免地令美國人抵制。程翔以TikTok為例,指根據今年9月份的使用者資料顯示,TikTok在美國的活躍用戶高達8,000萬,平均每四個美國人中就有一個在使用TikTok。程翔指,美國政治已經在不知不覺中被中共產品綁架了。

美國大學靠中國留學生學費創收

另外,程翔指出,中共除了購買美國先進的知識和科技,還向美國大學向大量派遣留學生,海外學生已成為很多大學的重要資金來源,川普制裁中共,收緊學生簽證,無疑損害了這些大學的利益。據去年11月美國國際教育協會(Institute of International Education)發布的《2019年美國門戶開放報告》,2018年至2019年,在美留學的海外學生數目創歷史新高,超過百萬人,其中中國留學生人數高達37萬,佔34%。海外留學生給美國帶來447億美元的收益,其中高達152億美元來自中國學生。

程翔續指,假設中國學生的學費平均分布在最多人去的首20所大學,則平均每所大學每年可以獲得7.6億美元的收入,這是一筆非常可觀的收入。此外,為制裁中共,川普政府禁止美國大學與中共進行科學研究,使很多正在進行中的項目被迫中止,造成科研人員的不滿。

經濟上依賴中共催生綏靖主義

程翔分析指,對中共經濟利益上的依賴,必然會催生在意識形態上對中共的認同。去年川普對中共實施貿易制裁時,就有近百名大學教授、學者、智庫研究員、退休外交官和對華貿易專家等發表公開信聲稱「中國不是敵人」(China is not Enemy),批評川普對華政策的整體評價是「根本性錯誤」(fundamentally counterproductive),程認為這是美國當前綏靖主義的最典型代表。

文末程翔引述前蘇聯著名異議作家索爾仁尼琴(Alexander Solzhenitsyn)的話,他於1975年6月30日出席了在華盛頓舉行的講演,在抨擊當時美國對蘇聯的綏靖政策時,他說:「有一種事情幾乎讓人類心靈無法理解,那就是人類對利潤的無限貪婪,超越一切理智,超越一切自我克制,超越一切良知,而只知唯利是圖。列寧早就懂得這一點。列寧深信,資本家會做出任何事情來幫助加強蘇聯的經濟實力,資本主義國家會彼此展開激烈的競爭,力圖以更低廉的價格更快速的方式,把更多的貨物賣給蘇聯。列寧說:他們會不顧一切後果地和我們做生意。在一次莫斯科共產黨的會議上,列寧充滿信心地對大家說:同志們,不要驚慌,當形勢對我們不利的時候,我們只消把繩子拋給資產階級,他們自己就會把繩子往脖子上套』。」

程翔直言,用45年前這席話來鞭撻今天美國的綏靖主義,完全適用!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