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為什麼參與過一次新聞詐騙活動?(圖)

——共產黨如何控制輿論之四

2021-06-10 09:20 作者: 郭軍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列印 特大

公路汽車(16:9)

相關文章:

中國共產黨怎麼樣控制輿論(一)

中國共產黨怎樣控制輿論(二):中共如何從「戶口」上控制報紙

中國共產黨怎樣控制輿論(三):為什麼災害報導總是馬後炮?

90年代初,大約30年前,我參與過一次新聞詐騙活動。具體情況是這樣的:

國務院下屬的人事部,即國家人事部有一個報紙,叫《中國人才報》。一直虧錢,就請來了一個騙子,大概姓陳,時間太久遠了,我手頭也缺少資料,都不敢確認他的真實姓名。人事部的《中國人才報》讓這個騙子組織活動掙錢,彌補自己的虧空,肯定也給了他頭銜,比如任命他為處級幹部,當什麼經營開發部主任之類的。騙子有本事,現在看來就是他知道給人送錢,反正是能從國家公安部那裡拿到批文。就是一個正式文件。這個文件對騙子搞的活動予以批准,並且要求下面各省市的公安廳予以配合協助。

這種活動就是汽車拉力賽。因為汽車拉力賽就是車隊在公路上轉悠,必須要得到公安部門的許可。有了公安部的批文,各地公安局不僅許可,而且還都派警車開道。當時中國的乘用汽車工業剛剛起步,以前中國只是在蘇聯的幫助下能生產解放牌卡車,後來還能在湖北十堰市「二汽」生產新型的解放牌卡車,轎車工業很落後,規模很小,只有上海牌等一兩個品牌。外國的汽車工業根本沒有進入中國。連德國大眾的桑塔納和捷達也還沒有進入中國。所以國內的汽車生產廠家都在努力擴大自己的影響和產能,提高技術和水平還處於夢想階段。所以騙子搞的所謂汽車拉力賽就有市場。所謂比賽,就是邀請廠家派車派司機來參加自己的活動,不管是什麼車甚至卡車,只要願意,就可以來。廠家要出高額的報名費。組委會給廠家的承諾是組織各地媒體宣傳這種活動。大家組成一個車隊,在全國各地轉一圈,就算舉行完了比賽,再發幾個獎 ,就算圓滿結束。這種活動已經搞了幾次,騙子已經輕車熟路了,所以《中國人才報》才聘請了他,要求他在自己這裡搞這種活動。這一年騙子還有更大的進步,就是聯合了中國記者協會。當時中國記協的實際負責人好像是唐飛虎,大概是記協副主席。他是中國青年報的老記者。中國記者協會是正部級的群眾組織,協會。副主席就是副部級幹部。

當時已經有了廣告公司,充當企事業單位和媒體之間的橋樑。甚至媒體中出現了幫助企事業單位、地方政府籠絡高級老幹部 ,打著老幹部旗號幹壞事的專門機構。比如北京體育總會下面就有一個雜誌,好像叫《搏》。他們有一幫人兒專門搞老幹部和企事業單位領導、地方政府領導的聚會。從中央退下來的老幹部比如李瑞環、呂正操,好像還有萬里都喜歡打網球,這種活動可以健身,運動量和運動強度也不大。這個雜誌就搞網球賽,有了這個橋樑這些人就有理由聚到了一起,運動完就是聊天、吃飯喝酒合影。尤其是合影,最受企事業單位領導和地方政府領導的青睞。和老幹部的合影拿回去,放大了,放在辦公室、家裡和公共場所特別有面子,能蒙人。極大地提高了自己的地位,和形象。他們參加這種活動要交很多錢,李瑞環他們當然不交錢,他們無意中讓雜誌社的人掙了錢。這個雜誌專門搞此事的頭兒叫王品熙,我這幾天百度了一下,發現他2017年成為北京市體育總會的秘書長。這就是騙出了成就和成績。

中國人才報的大騙子聯合了中國記者協會,拿到了公安部的批文,就召開了新聞發布會。當時我在中國青年報群眾工作部工作,因為喜歡武術,採訪過河南登封縣武術學校,那是少林寺的所在地,所以經常給體育部寫稿子。體育部沒有正主任,主持工作的副主任畢熙東是我在北師大中文系夜大學的同學,他這個人對外部門的人好像很熱情,何況我們還是同學,所以好像對我很親熱,至少在面子上。他是大忙人,一天在報社院子裡碰上我,就對我說:「我有個活動,你去採訪一下,估計走半個月,也不用報社領導批准,人家出一切採訪費用。你去採訪,回來之後,把稿子給王安。讓他們發。」因為汽車拉力賽不能算是真正的體育,像特技飛行、跳傘,都不是真正的體育。與奧林匹克運動沒有什麼關係。王安是經濟部副主任。主任是最高檢察院檢察長、副國級老幹部任建新的女兒任紅,但是任紅不怎麼上班,不怎麼管事,後來王安又使勁追求任紅,直到把大他好幾歲的任紅追到手,任紅和丈夫離了婚,和他結婚,後來二人生了一個殘疾女兒。王安和我一批進報社,和我年紀差不多,好像是1958年出生的。王安後來號稱中國大陸財經記者第一健筆也就是最棒的記者,90年代初也已經在業內有了名氣。他負責經濟部的日常報導。畢熙東交給我的任務我自然不能推辭,何況群工部也不太忙,為讀者打官司多了,當地的官員就會通過各種渠道找報社領導,大概那時候報社領導已經有了取消群工部的打算。為了以後能發稿,我又去找了王安。王安說:「你去了之後,搞清楚他們怎麼賺錢,回來就這個主題給我寫一個稿子,我不但發稿,以後還準備自己也搞一個這樣的活動,掙它一大筆錢。」其實王安特別想出名,特別想當大官,媒體的大官,他是想讓我寫一個批評稿,把這個事兒批臭,好讓自己出名。

畢熙東之所以找我,是因為他出席了中國人才報和中國記協聯合舉辦的新聞發布會,拿了很大的紅包,大概是1000元,那時候我們報社記者編輯的月收入也就是幾百元,也就是說畢熙東已經白白得到了兩個月的工資收入。所以答應人家自己派記者採訪。

所以那年3月份,我就和幾個記者在小騙子王品熙的率領下出發了。我們先是坐火車到廣州,再坐輪船去海南島的海口市,那時候海南島還屬於廣東省,還沒有建省。拉力賽的賽程是各參賽車隊先都到達海口市,之後從那裡出發,在海南轉一圈,然後坐輪渡到達廣東,之後沿著東海岸一直向北,最後到達北京,在北京結束,發獎。

3月份北京還很冷,我們幾個出發的時候自然帶的都是厚衣服,但是到了海口,烈日當頭,只能穿短褲體恤衫,而且陽光直射,輻射特別厲害,有一次打籃球我沒穿背心,都晒脫了皮。晒傷了。

正式開賽後,我們幾個記者分散坐在幾輛車上,好像我坐的就是一輛卡車。當然是坐在駕駛室裡面。每天開幾百公里,晚上住在經過的中檔以下飯店裡。因為要節約經費,為了主辦方創造更大的利潤。所以我們的生活還是比較艱苦的。

那時候我們就很熟悉習近平了。因為他從河北來到福建的寧德市當副市長,我們還經過了寧德。那個地方和其他地方沒什麼區別,都是比較原始和落後。那時候中國的大規模建設和野蠻拆遷還沒有開始。中國是1997年住房改革以後才開始拆遷和房地產開發的。

參加活動的還有中國記者協會的一個幹部,因為他們是主辦方嘛。到了山東地面時,記協的幹部似乎是一個處長與幾個騙子發生了矛盾,騙子們把他打了。他就抗議,就退賽了,我們對騙子們也不滿,因為生活很艱苦,也沒什麼收入,現在想來大錢都已經給了各媒體的領導。來幹這種苦活的記者都不是吃香的記者,發稿也很尷尬,畢竟這個項目不倫不類,所以也不會有多少稿費。我們要求騙子們起碼給1000元補助。但是大騙子說給800,因為他喜歡這個八字,廣東話,八就是「發財」的發。我們也只能接受了。但是藉著記協幹部挨打的事情,我們就拿了錢,坐火車回北京了,車隊又去了東北,最後經過天津回到北京。最後的發獎大會還是在人民大會堂舉行的。那時候各種騙子都喜歡在人民大會堂舉行新聞發布會。人民大會堂除了主會場,還有30多個地方廳,一個省份一個。這種地方能裝幾百人,特別適合搞新聞發布會。那時候人民大會堂也有賺錢的願望,他們還憑著人民大會堂牌香菸掙錢呢。所以也會願意接待各種新聞發布會。但是都要給場地費。外人不知就里,就以為既然是在人民大會堂搞的活動,所以肯定是好事,不會是騙人的。人民大會堂就成了騙子們的騙錢工具。真沒少幫各種騙子大忙啊!

但是最後的發獎會沒通知我參加,肯定是通知畢熙東這些部門以上的領導參加的。還會給他們一筆錢。我只不過是各媒體的畢熙東們參與詐騙的一個小嘍囉。

畢熙東派我去,但是又不能在體育部發稿,王安是想發一個怎麼樣掙錢的批評稿。我就猶豫了:發一般的新聞稿,沒地方登;發批評稿,等於把畢熙東賣了,將來就別想再在體育部發稿了。就什麼大稿子也沒寫,只是寫了一個簡訊,這個刊登還比較容易。就算交差了。後來我跟畢熙東說起王安的發稿主題,他聽了沉吟了半晌,說:「這樣的話,這件事還真得慎重。」他知道,這要是登出去,自己騙人、撈錢的事情就敗露了。我也幸好沒有寫。沒有發。要是這次得罪了畢熙東。1999年全員解聘全員解聘,我就不能在畢熙東手下當臨時性的校對,混了5年半,不然要被報社領導逼著調走。那我可能就自殺了。像王長安一樣。現在復旦大學的青年教師因為6年聘任期之內不能升為副教授,就只能解聘,所以就殺了學院的黨委書記王玉珍。事業單位的平民子弟往往是這種結局,我和殺人的老師其實都是一路人。都是草民。都被草菅人命。

後來中國人才報為了多登廣告掙錢,搞了一天的報紙出兩份登兩個廣告版的事兒,王安寫了「雙報事件」的稿子。導致這張報紙被取消,人員被遣散了。那時候也沒有這方面的法律,被遣散的人如果找不到工作,會很慘。王安倒是出了名。

我講這件事情,是為了引出一個話題,即黨報怎麼樣生存。

狹義的黨報就是中國共產黨黨中央和地方省委的報紙,比如人民日報、北京日報。地市級黨委有些也有報紙,但是因為發行量小,水平太低,影響不大,這裡不討論。廣義的黨報是指:凡是完全為黨說話,不為讀者和老百姓說話,是事業單位,有生存渠道和能力的報紙。比如我們中國青年報是團中央機關報,團中央是黨中央直屬機關,為黨工作,為黨欺騙、愚弄中國人民特別是幾億青年人,當然是黨報。工人日報隸屬於全國總工會,總工會是黃色工會,不為工人謀利益,不能組織罷工,只會愚弄工人,所以也是黨報。

國務院各部委也有自己的報紙,實際上是「行業報」。有的能生存,有的不能生存,比如中國人才報。

現在強調報紙的黨性,所以報紙基本上都變成了黨報。當然,有許多報紙想當黨報黨媒也不行。比如你的上級機關與黨太遠。新浪網是臺灣人辦的網站,雖然很左,但是仍然是企業,不是事業單位。所以不是黨媒。美國也有許多中國共產黨出錢辦的報紙,表面上很華僑,但是其實是黨報。比如《僑報》。前兩年董事長被員工槍殺了,後來就變成了免費贈送的週報,影響力大大下降。生存也出現了危機。

中國大陸的黨報也有生存問題,為黨說話,為黨騙人,還要自己想辦法活下去。當然百分之百的黨報是不愁生存的。比如人民日報,中國共產黨中央委員會直屬機關,經費直接從黨中央的經費裡面出,人員編製也有保障。屬於事業單位,免交各種稅費,享受各種優惠和補助。發行也不愁,所有黨的機關必須訂閱。廣告也不愁,各地黨委必須幫著拉廣告。省市委書記在這裡發表文章、接受訪談,很有面子,直接幫助自己陞官,就會出錢贊助、賄賂這個報紙。

中國青年報是團中央的直屬機關,團中央是黨中央的直屬機關,中國青年報實際上是黨中央的直屬機關。但是主要靠自己掙錢生存,所謂「事業單位企業辦」,按照企業的方式生存。不過也不太發愁生存,一是各級團委都是訂戶,解放軍連排級以上都訂閱,二是成立70年,有一定的水平和質量,發行量現在也有幾十萬,廣告也就還湊合。還有一些經營,比如湖光中街2號院的宿舍樓是4棟樓,3棟樓賣給職工居住,1棟樓出租給飯館,收取租金。還有自己的印刷廠。也為外報印刷,收費。近些年成立了網站,搞全媒體,也有一定的發展,也保證了生存。

但是中國人才報就不行了,所以各種招數使盡之後,只能關張。

中國大陸的各種問題不是幾個大道理就能說清的,還隱藏著許多陰謀詭計。比如80年代末,中國青年報副總編輯周志春就老念叨:「我們的生存肯定有危機,再過幾年,1997年香港就回歸了,港媒就進了大陸,跟我們競爭,我們肯定競爭不過,因為人家是資本主義,隨便寫,我們的內容不行。」可是現在香港回歸20多年了,不但媒體沒進了大陸,而且自己都要成為大陸了。新浪網雖然是臺灣人辦的企業,但是就靠拍共產黨的馬屁,生生就活下來了,而且越來越好,越賺錢,小粉紅多啊。團中央是小粉紅的主管單位,但是小粉紅還是喜歡新形式的「毛左」。

中越自衛反擊戰的時候,有個解放軍的小排長叫楊浪,後來是我們報國內政治部副主任,因為賣前門樓子的新聞事件被勸調離,之後專門搞子報的承包,轉包,僱用農民工辦報紙,成本很低,完全不按照法律給職工上「五險一金」,所以也掙了大錢。有些黨報比如中國青年報就把自己不掙錢的子報轉包出去。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責任編輯:李靜

本文短网址: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榮譽會員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加入看中國會員

神韻作品
神韵晚会
捐助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