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解政法委治港官場密碼 習近平不是總指揮?(圖)

2021-06-13 10:18 作者: 何佳慧
手機版 简体 3個留言 列印 特大

2017年7月1日,習近平為香港特區第五屆政府就職禮監誓。(圖片來源:香港政府新聞處)
2017年7月1日,習近平為香港特區第五屆政府就職禮監誓。(圖片來源:香港政府新聞處)

【看中國2021年6月12日訊】(看中國記者何佳慧報導)中共在2019年香港爆發反送中運動後實施《港區國安法》,被視為「一國兩制」末日。但時事評論員劉細良觀察香港官場的升遷規律,發現中共早就將香港納入其官場系統——源自蘇俄的「職官名錄制」(Nomenklatura),幕後由中共政法委變相操盤香港高層人事,連國家主席習近平也不是這套行動計劃的指揮。他說,2019年反送中只是提早捅破人們對「一國兩制」的幻想,看清一國吞噬兩制的真相。

關鍵官員為何來自海關、入境處?

時事評論員劉細良曾任香港政府中央政策組全職顧問。針對日前傳出香港海關關長鄧以海即將退休,未來很大機會執掌反貪關鍵部門「廉政公署」,劉細良在網台節目中提出一個問題:為何香港的重要職位,來來去去總是由來自海關和人民入境事務處的同一群人出任?從入境處出身的高官,就有前保安局局長黎棟國、李少光、葉劉淑儀,廉政專員白韞六、特首辦主任陳國基,還有現任的政制及內地事務局曾國衛。海關則出過廉政專員湯顯明以及現在的鄧以海;警隊出身的則有現任保安局長李家超。李家超、陳國基和曾國衛都是因為實施《國安法》被美國制裁的特區高官。

上述幾個部門的共通點,是全為紀律部隊、要害部門,而且與內地部門接觸密切。劉細良表示,他從80年代起研究中共幹部制度和蘇聯共產黨幹部制度,並一路觀察這幾年特區政府的高層任命,發現香港一早被納入中共的官場制度——蘇俄的Nomenklatura,亦即共產陣營統一推行的「職官名錄制」(大陸譯作「幹部職務名稱表制度」)。

香港早被納入中共「職官名錄制」

這套制度的本質是「官場花名冊」,納入者才有望升遷,不入名錄只能一生碌碌。劉細良指,中共的這套制度比蘇共時更厲害、更細緻,一些部門的職位要由名錄中上兩級的官員去任命。也就是說,香港海關關長、副關長等職位都是中共政法委所指定,而不是港府官僚體系內的上級保安局長或特首林鄭月娥。

「中共政法委通過職官名錄制任命香港的幾個部門,全部來自紀律部隊,而這些職官名錄內的紀律部隊官員,將來會出任其它問責局的文官職位。」如是者,紀律部隊成為了政法委治港下栽培官員的一道「旋轉門」,這些人將由紀律部隊首長轉任問責局長甚至司長。接下來的港府人事佈局,他預測會由曾國衛會升任僅次於特首的政務司司長,保安局長由警隊鄧炳強升任。

特首辦主任控制林鄭?選特首是中共內鬥

劉細良進一步指出,特首林鄭月娥的連任與不連任,不以她個人意志作轉移,「國家要她連任她就連任,國家要除掉她,就會按政治需要打倒在地上,變成特區江青。」他說,就連林鄭月娥的特首辦主任陳國基(曾任入境處長,現兼任港區國安委秘書長),也不是林鄭的人,而是控制林鄭的人,「特首辦主任管盡特首所有內外通訊,以及安排哪些人見林鄭月娥,控制在陳國基手上。」

也正因如此,明年備受觸目的行政長官選舉,也只是一場中共內部的鬥爭,「就是哪個派系會執掌香港這隻生金蛋的肥鵝的問題。到底哪個黨內負責香港的派系會做太上王?是東廠、西廠、內廠還是皇帝直接指揮?性質就是這樣。」劉細良說。

反送中提早揭穿「一國吞噬兩制」模式

外界普遍認為,2019年《逃犯條例》修訂觸發反送中示威浪潮,是造成中共實施《港區國安法》、撕毀「一國兩制」的原因。劉細良明確表示,並非如此。

他說,早在1997前,中共已在港建立一個納入中共職官名錄制度內的系統,並成功在香港入境處找到突破口,一路招攬中層幹部加入共產黨,一路培養成為助理處長、處長,再派往其它部門。在前特首董建華、推動23條立法的時任保安局長葉劉淑儀時代,中共開始一步一步「奪舍」,風平浪靜背後,代表香港利益的官員「上司一早就不是特區行政長官」。

但劉細良表示,這是一套「半桶水」的制度,並非由中聯辦主任駱惠寧一手操盤,所有官員向他問責。這也解釋了林鄭月娥在送中爭議一開始時的角色,為何如此模糊不清,大家都不知道她如此堅持的《逃犯條例》修訂來自哪裡。耗費一萬億港元的「明日大嶼」計劃出台時,連發展局局長也不清不楚,「因為基本上香港特區政治變成了蘇共一樣的大迷宮。」

行動計劃總指揮不是習近平?

香港原有的英式文官制度有非常清晰的權力線,但中共滲透香港的這套制度則是黑箱作業,外界無從監察。他說:「大家只是感受到政府政策越來越離地,越來越沒有由下而上的醞釀過程」。這就是中共「一國吞噬兩制」的運作模式,反修例風波只是將它提早引爆,「但親自部署、親自指揮這個行動計劃的不是習近平,而是整個共產黨有組織、有計劃地一路實行一套這樣的制度。」

但無論如何,2019年也是一個分水嶺。2019年前,中共假裝還有議會制度、政黨制度,有行政會議成員,泛民可以罵罵政府、到維園悼念六四,但這只是一套大家幻想出來的、打了馬賽克的「一國兩制」,實際早已是「一國一制」。2019年發生的事猶如一部解碼機,將馬賽克消除,大家終於看到真實的情況。中共也不需再假裝那套選舉、政黨、假的立法會和假的英式民官制度,中共式政治體系全面浮現。

劉細良說,這套制度帶來的後果是權責不清、政出多門,整個香港的政治制度將會因此崩塌,從目前打疫苗、抗疫政策已見端倪。而權責不清的政治制度,自然衍生貪污腐敗,正如內地官場那一套。「香港已經全爛了。你看到警察穿的制服沒有變,但整套運作邏輯和管理制度全變,怎麼會不爛?」

来源:看中國

本文短网址: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榮譽會員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加入看中國會員

神韻晚會
神韻作品
捐助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