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解政法委治港官场密码 习近平不是总指挥?(图)

2021-06-13 10:18 作者: 何佳慧

手机版 正体 3个留言 打印 特大

2017年7月1日,习近平为香港特区第五届政府就职礼监誓。(图片来源:香港政府新闻处)
2017年7月1日,习近平为香港特区第五届政府就职礼监誓。(图片来源:香港政府新闻处)

【看中国2021年6月12日讯】(看中国记者何佳慧报导)中共在2019年香港爆发反送中运动后实施《港区国安法》,被视为“一国两制”末日。但时事评论员刘细良观察香港官场的升迁规律,发现中共早就将香港纳入其官场系统——源自苏俄的“职官名录制”(Nomenklatura),幕后由中共政法委变相操盘香港高层人事,连国家主席习近平也不是这套行动计划的指挥。他说,2019年反送中只是提早捅破人们对“一国两制”的幻想,看清一国吞噬两制的真相。

关键官员为何来自海关、入境处?

时事评论员刘细良曾任香港政府中央政策组全职顾问。针对日前传出香港海关关长邓以海即将退休,未来很大机会执掌反贪关键部门“廉政公署”,刘细良在网台节目中提出一个问题:为何香港的重要职位,来来去去总是由来自海关和人民入境事务处的同一群人出任?从入境处出身的高官,就有前保安局局长黎栋国、李少光、叶刘淑仪,廉政专员白韫六、特首办主任陈国基,还有现任的政制及内地事务局曾国卫。海关则出过廉政专员汤显明以及现在的邓以海;警队出身的则有现任保安局长李家超。李家超、陈国基和曾国卫都是因为实施《国安法》被美国制裁的特区高官。

上述几个部门的共通点,是全为纪律部队、要害部门,而且与内地部门接触密切。刘细良表示,他从80年代起研究中共干部制度和苏联共产党干部制度,并一路观察这几年特区政府的高层任命,发现香港一早被纳入中共的官场制度——苏俄的Nomenklatura,亦即共产阵营统一推行的“职官名录制”(大陆译作“干部职务名称表制度”)。

香港早被纳入中共“职官名录制”

这套制度的本质是“官场花名册”,纳入者才有望升迁,不入名录只能一生碌碌。刘细良指,中共的这套制度比苏共时更厉害、更细致,一些部门的职位要由名录中上两级的官员去任命。也就是说,香港海关关长、副关长等职位都是中共政法委所指定,而不是港府官僚体系内的上级保安局长或特首林郑月娥。

“中共政法委通过职官名录制任命香港的几个部门,全部来自纪律部队,而这些职官名录内的纪律部队官员,将来会出任其它问责局的文官职位。”如是者,纪律部队成为了政法委治港下栽培官员的一道“旋转门”,这些人将由纪律部队首长转任问责局长甚至司长。接下来的港府人事布局,他预测会由曾国卫会升任仅次于特首的政务司司长,保安局长由警队邓炳强升任。

特首办主任控制林郑?选特首是中共内斗

刘细良进一步指出,特首林郑月娥的连任与不连任,不以她个人意志作转移,“国家要她连任她就连任,国家要除掉她,就会按政治需要打倒在地上,变成特区江青。”他说,就连林郑月娥的特首办主任陈国基(曾任入境处长,现兼任港区国安委秘书长),也不是林郑的人,而是控制林郑的人,“特首办主任管尽特首所有内外通讯,以及安排哪些人见林郑月娥,控制在陈国基手上。”

也正因如此,明年备受触目的行政长官选举,也只是一场中共内部的斗争,“就是哪个派系会执掌香港这只生金蛋的肥鹅的问题。到底哪个党内负责香港的派系会做太上王?是东厂、西厂、内厂还是皇帝直接指挥?性质就是这样。”刘细良说。

反送中提早揭穿“一国吞噬两制”模式

外界普遍认为,2019年《逃犯条例》修订触发反送中示威浪潮,是造成中共实施《港区国安法》、撕毁“一国两制”的原因。刘细良明确表示,并非如此。

他说,早在1997前,中共已在港建立一个纳入中共职官名录制度内的系统,并成功在香港入境处找到突破口,一路招揽中层干部加入共产党,一路培养成为助理处长、处长,再派往其它部门。在前特首董建华、推动23条立法的时任保安局长叶刘淑仪时代,中共开始一步一步“夺舍”,风平浪静背后,代表香港利益的官员“上司一早就不是特区行政长官”。

但刘细良表示,这是一套“半桶水”的制度,并非由中联办主任骆惠宁一手操盘,所有官员向他问责。这也解释了林郑月娥在送中争议一开始时的角色,为何如此模糊不清,大家都不知道她如此坚持的《逃犯条例》修订来自哪里。耗费一万亿港元的“明日大屿”计划出台时,连发展局局长也不清不楚,“因为基本上香港特区政治变成了苏共一样的大迷宫。”

行动计划总指挥不是习近平?

香港原有的英式文官制度有非常清晰的权力线,但中共渗透香港的这套制度则是黑箱作业,外界无从监察。他说:“大家只是感受到政府政策越来越离地,越来越没有由下而上的酝酿过程”。这就是中共“一国吞噬两制”的运作模式,反修例风波只是将它提早引爆,“但亲自部署、亲自指挥这个行动计划的不是习近平,而是整个共产党有组织、有计划地一路实行一套这样的制度。”

但无论如何,2019年也是一个分水岭。2019年前,中共假装还有议会制度、政党制度,有行政会议成员,泛民可以骂骂政府、到维园悼念六四,但这只是一套大家幻想出来的、打了马赛克的“一国两制”,实际早已是“一国一制”。2019年发生的事犹如一部解码机,将马赛克消除,大家终于看到真实的情况。中共也不需再假装那套选举、政党、假的立法会和假的英式民官制度,中共式政治体系全面浮现。

刘细良说,这套制度带来的后果是权责不清、政出多门,整个香港的政治制度将会因此崩塌,从目前打疫苗、抗疫政策已见端倪。而权责不清的政治制度,自然衍生贪污腐败,正如内地官场那一套。“香港已经全烂了。你看到警察穿的制服没有变,但整套运作逻辑和管理制度全变,怎么会不烂?”

来源:看中国

本文短网址: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荣誉会员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加入看中国会员

神韻作品
神韵晚会
donate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