瘟疫有安排 生死皆定數(圖)

2021-09-12 08:04 作者: 周曉輝
手機版 简体 3個留言 列印 特大

在瘟疫肆虐的當下,人只有真正地仰望上天、反思自我,找到根本原因,才能躲避災禍。
在瘟疫肆虐的當下,人只有真正地仰望上天、反思自我,找到根本原因,才能躲避災禍。(圖片來源:Adobe stock)

不管人是否相信,世間的一切都是由神安排的,包括災難、包括人的生死。人的德行高,災難就少。人心不古,自私自利,災難自然就多。這個法則不僅適用於中國,也適用於全世界。

瘟疫為例。世界衛生組織的記錄顯示,過去八十年發生了二十多次跨國界的重大疫情,60%發生在本世紀,而其中八次發生在最近十年。重大疫情如此頻發,與人類道德急劇下滑密切相關。上天降下包括瘟疫在內的各種災難,不僅僅是在懲罰道德淪喪的世人,更是在警告世人聆聽神的聲音,修身養德,回歸真正的為人之道。

中國古籍中關於瘟疫是上天的安排、瘟疫中人生死皆有定數,都有不少的記載。

瘟疫有安排

(1)南朝

史載,南朝宋元嘉五年的秋天,一個「衣服臭敗,兩目無睛」的老婦人突然站在有的人家的門前,然後就消失不見。就在其出現的第二年的三月,被其光顧過的家庭都死於瘟疫。

(2)明代

明代,在錢希言所著的《獪園》裡記述道:湖北京山縣有戶姓蔣的人家,家中有個兒子,有一天夜裡「忽被人引出門」,見門外「數百小兒,著各色綵衣」,蔣氏子還沒看清楚,那些孩子突然一下子全消失了,地上只留下數百面小旗。蔣氏子心驚膽戰地蹲下身,俯首向小旗看去,只見上面都寫著「天下大亂」四個字。這時太陽升起,數百面小旗隱隱而沒。他反覆思忖也不知道該做何解……沒過多久,「裡中疫病流行,蔣氏家死者數十人,方知是疫鬼所為。」

(3)清朝同治初年

清朝同治皇帝執政初年,雲南中部大亂,賊軍所到之處,殺人如麻,致使白骨遍野,都市縣城,皆空蕩無人。等戰亂平定,倖存的百姓正準備重振家園之時,又爆發了大瘟疫。很多人不知不覺中被感染。他們開始時是身上先隆起一個小包,堅硬如石頭,顏色微紅,觸碰會很痛,不久人就全身發熱、胡言亂語。一旦患上瘟疫,有的當天就死,有的第二天死去。大夫們對此都束手無策。能倖存的人,千百人中只有一兩個而已。

疫情最初在農村爆發。當疫情剛開始時,村民常在夜間見到鬼火,數量有幾百幾千,且成隊而行。如果走近,就能聽到鑼聲、鼓聲、鈴鐸聲、吹角聲、馬蹄聲、器械碰撞聲,月夜還見到有旗幟兵馬的景象。

此外,還有一件怪事是:往往有人忽然倒地,就像酣睡的人,第二天才醒來。醒後說有兵馬經過,被抓去搬送物品,從某個地方剛回來。有的人醒後說被派去送傳牌,牌上寫著大字「某官帶兵若干,赴某處,仰沿途供應如律」。幾天之後,牌上寫的那個地方,沒有不發生大瘟疫的。

瘟疫很快從農村蔓延到城市,一家有病,十幾家鄰居都立刻搬家逃避,因此在道路上擁擠跌倒的不計其數,但是搬走依然無法倖免。有的全家都死光了,有人少的小村落,村民全部病死,絕無人跡。

瘟疫不侵之人

既然瘟疫的發生是有安排的,背後有看不見的神鬼力量在操縱,那麼瘟疫下誰死誰生,也皆有定數。

明代成化年間進士、曾官至兵部尚書、吏部尚書的陸完,未及第前曾遇到這樣一件事:一天,他外出正碰上下雨,便在一戶人家的屋檐下避雨。因雨太大,且沒有停歇的樣子,他就輕輕推開這家的大門,希望能坐下歇息片刻。

等他一進屋,眼前的情形讓他大吃一驚:屋中橫七豎八倒著六七個人,問了其中一個男子才知道,他們都感染了瘟疫,只能僵臥室內等死。陸完不懂醫術,又怕被傳染,只好退回到屋檐下,等雨停才離開。

幾天後,有人突然來到他的家中登門道謝,一看正是那天跟他說話的染疫男子,而今雖然面色不佳,但卻已病癒。男子對陸完說,前幾天全家生病的時候,每個人身邊都坐著三四個疫鬼,「一家就有二三十鬼,漸至困劇」。

就在陸完登門的那一天,門外傳來疾呼說「陸尚書要來了」,而後衝進兩個穿著紅色衣服的人,揮劍朝著群鬼就是一通亂砍,嚇得群鬼四散奔逃。有個小鬼忙問:「哪個陸尚書啊?」有個大鬼回答他:「前村陸某之子,快逃吧!」說完便逾垣穿穴而去。等這些鬼跑光了沒多久,陸完就推開門來借椅子了,「由是一家得安」。

陸完能夠嚇跑疫鬼,應該是其德行所致,因為能做高官者大多都是有大福氣之人。

清朝道光十五年,杭州發生瘟疫,死了很多人,市中的棺材都售空了。杭州有金姓者於前一年除夕聽見門外有鬼聲,忽而又聽見有人說:「此家有節婦。」第二天大年初一打開門,見牆上畫一大紅圈,金某很詫異,以為是兒童胡鬧,也沒放在心上。「及夏間疫盛,鄰比諸家無一免者,而金姓獨無恙,始悟除夕紅圈,乃鬼神為之以識別也。」

金家的節婦姓錢,是金子梅都轉的伯母,守節已經三十多年了。守節孝婦,從來都為神鬼敬佩,正是其所積累的功德,才使一家免於災禍。

清代學者朱梅叔在《埋憂集》裡也記述了一地發生瘟疫時的情況,「嘗有一家數十人,合門相枕藉死者,偶觸其氣必死。」有個書生名叫王玉錫,拜陳君山為師,陳君山家染疫,「父子妻孥五人一夜死,親鄰無人敢窺其門。」王玉錫毅然說:「我怎麼能坐視老師一家人連屍骨都無人埋葬?」於是進得屋去,將死者一一棺殮之,最後才發現有個尚在襁褓的孩子「猶略有微息」。王玉錫將他抱出,找到醫生救回一命,而王玉錫也平安無事。看來,善良大義之人,瘟疫也是會繞過的。

如果真的如史籍中所記載的——瘟疫的發生皆有定數,那麼人所施行的那些防控措施是否就是徒勞的呢?筆者認為,在瘟疫肆虐的當下,人只有真正地仰望上天、反思自我,找到根本原因,才能躲避災禍。

責任編輯:wendy

本文短网址: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榮譽會員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加入看中國會員

神韻作品
神韵晚会
捐助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