戲裡戲外 美麗人生(組圖)


向日葵 陽光
美麗人生的故事。(圖片來源:Adobe Stock)

意大利有一部叫《美麗人生》的電影,講述了一個扣人心弦、笑中有淚的悲喜故事:

電影的劇情,主要描述在二戰時期,一位名叫基多的猶太青年,和他的妻子朵拉、兒子約書亞一家三口人被關進納粹集中營,基多不忍年僅五歲的兒子飽受驚恐,利用自己豐富的想像力扯謊說他們正身處一個遊戲當中,必須接受集中營中種種規矩以換得分數贏取最後大獎。他以偉大的父愛讓兒子雖身在困苦、屈辱的集中營,心卻一直是快樂的,對未來充滿希望的。這位父親在被槍斃前的最後一刻,還機智地把兒子藏在一個大木箱中,善意的謊言最終讓兒子約書亞活了下來。

影片將一個大時代中小人物的故事,以喜劇的方式讓觀眾領悟生命的頑強與豁達。

半個多世紀之後,電影中的《美麗人生》的類似情景,竟真實地在中國大陸重現:當時年僅四歲的高雨佳,也經歷了像喬舒亞那樣的遭遇,而高雨佳也以心酸堅強、柳暗花明的態度來面對自己所遇到的一切。 

二零零四年秋天,小雨佳的媽媽崔玲因為修煉法輪功,被關押在青島看守所,後被判刑四年,關押在山東濟南女子監獄。雨佳當時只有四歲,爸爸在外地工作,她和姥姥相依為命。

姥姥為了不讓外孫女幼小的心靈蒙上陰影,告訴她說媽媽在外地工作,每隔一段時間會帶她去看媽媽。每次都很早就起床,然後坐很長時間的長途汽車。

小雨佳看到媽媽「工作」地方的大門是嵌在靠近馬路牙子邊的一堵高牆之中,進去之後和媽媽的談話都是隔著一面玻璃,用電話溝通。

之後雨佳問姥姥:「姥姥,這個地方怎麼有點像電視劇裏的監獄哩?」姥姥說:「不是,媽媽是在那裏工作。」

高雨佳參加多倫多市政廳(City Hall)真善忍美展。
高雨佳在多倫多市政廳(City Hall)。(圖片來源:明慧網)

二零零八年,雨佳八歲時,媽媽出獄了。跟媽媽一起生活後,才慢慢知道了媽媽的被迫害的經歷,也才了解並跟著媽媽修煉法輪功。

那是二零一六年,十六歲的她好像變了一個人。

雨佳有遺傳性鼻炎,後引發了中耳炎,晚上睡覺時常被憋醒,很多時候只能用嘴呼吸。年紀輕輕就得了嚴重關節炎,每次下雨或陰天的時候,膝蓋都非常的難受。修煉法輪功兩個月後,鼻炎不翼而飛,關節炎也好了。

青春期間的叛逆,雨佳為了維護自己的尊嚴,和家人頂嘴,和同學打架。修煉後,她按照修煉的要求,開始修正自己,找回善良與真誠,遇到矛盾時努力忍讓,越來越冷靜平和,沒像之前那樣情緒化了。

這個真實的案例,這種用「善意的謊言」來保護孩子的情節,竟然重合到《美麗人生》的電影。

不同時空,情境巧合;戲裡戲外,美麗人生。

電影中的《美麗人生》:在德軍投降的前一晚,基多為了不讓兒子受害,再度編遊戲讓兒子躲到箱子當中,慢慢等待美軍的到來,約書亞照做了,但是基多在尋找妻子時卻被德軍發現了,在被處死之前基多仍是要讓孩子以為這一切是個遊戲,基多最後則是死在納粹守衛的亂槍之下,翌日,美軍抵達,約書亞按照與爸爸的約定從櫃子中出來,他見到了美軍的M4雪曼坦克,認為自己贏得了遊戲,最後約書亞也與母親重逢。

現實中的「美麗人生」:現年21歲的高雨佳目前就讀於加拿大的多倫多大學,媽媽也到了加拿大和她團聚。姥姥一開始反對雨佳修煉,她對女兒被迫害心生恐懼,害怕外孫女也會有被抓捕的危險。但是當姥姥看到雨佳的鼻炎和關節炎都好了時,驚喜交加,因為她曾親眼見證了外孫女每天都要受鼻炎的折磨,衛生紙堆積如山。姥姥去加拿大探望她們後,再也沒有以前那樣的擔心了,說會尊重她們的信仰。在加拿大這片土地上,有著真正的「信仰自由 」。

責任編輯:小凡

本文短网址: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榮譽會員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加入看中國會員

神韻晚會
神韻作品
捐助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