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麗封城災難重演大飢荒悲劇(圖)

2021-11-01 06:09 作者: 張傑
手機版 简体 1個留言 列印 特大

瑞麗封城
中國西南部雲南省與緬甸接壤的瑞麗市五次遭到全城封鎖,疫情也沒有好轉(圖片來源:STR/AFP via Getty Images)

【看中國2021年11月1日訊】據中國官媒報導,10月28日,G14次上海至北京南列車一名乘務人員被判定為確診病例的密切接觸者。北京鐵路局要求該列車立即中斷行程,對相關人員進行管控。目前,該車次所有密切接觸及次密切接觸的211人全部集中隔離。同日,G108次列車一名乘務人員被判定為確診病例的密切接觸者。北京鐵路局要求該列車立即中斷行程。截至目前,該車次共有134人被集中隔離。10月29日,北京兩個主要機場取消了數百個航班。哈爾濱市三分之一的航班已經停飛。蘭州一週累計出現39個病例,400多萬人口的城市被封城

去年初武漢新冠疫情爆發後,中國政府採取了強制封城舉措,儘管侵犯人權和造成嚴重次生災難,但中國疫情看似被有效控制。之後,封城清零模式便成了中國政府控制疫情的標準模式。儘管目前西方國家都已經採取與病毒共存的群體免疫模式,恢復經濟和社會生活,但中國仍然封城清零模式毫不動搖,絕不抄西方作業。

10月28日,中鐵建工集團黨委工作部副部長,前瑞麗市的副市長戴榮裡在微信個人公眾號以「瑞麗需要祖國的關愛」發文,呼籲各界關注瑞麗封城所造成的社會危機。他在文章中寫道:「疫情,無情地劫掠著這個城市,一遍又一遍,榨干了城市的最後一絲生機,吞噬著無數人剛剛燃起的希望。讓很多人在希望中等待,又在等待中感受著無盡的折磨和煎熬。」由於瑞麗市「捉襟見肘的財政」以及「承擔的艱鉅的國門防護責任」,使該市已無法再承受這樣的重量。戴榮裡指出,長期封城猶如瑞麗發展的死結,而恢復生產與經營已顯得十分急迫。他呼籲政府在兼顧大局及民生跟管控的情況下,綜合考量治理方式。他說:國家應該給予瑞麗大量的財物支持,大量公益組織,也應該在這時伸出有力的援手;大批醫務人員和心理疏導人員應該輸送到這個城市的各個環節裡去。

文章發表後,點評如潮,很快閱讀量超過十萬。瑞麗市長對戴榮裡的文章進行了批駁,他稱該文章是從個人觀點出發,引用的資料已過時,且戴榮裡本人已不在當地。瑞麗目前不需要外地援助。瑞麗市市委書記則稱,瑞麗市接受援助需要相關程序與審批,而目前上級相關部門已給予很多支持。並強調,嚴防不法份子利用民情輿論、虛假信息進行惡意煽動、擾亂社會秩序的情況。

針對瑞麗市政府的回應,戴榮裡回應稱,聆聽民眾呼聲,傾聽民眾實情,幫助百姓解決現實問題,是政府應該承擔的責任。人要對得起自己的良心,人民的利益高於一切。如以各種名義想阻止他發相應文章的,請免開尊口。瑞麗市前副市長和現任市長、市委書記的互懟將瑞麗封城危機推到了輿論的風口浪尖。

第一、瑞麗到底怎麼啦?

瑞麗是地處中國雲南與緬甸邊境的美麗小鎮,自去年9月新冠疫情爆發以來,前後共經歷五次全城封城,全體市民居家隔離,大多數行業停工,學校停學,但經過五次封城和人均幾十次核酸檢測後,依然無法清零病毒。瑞麗位於中緬邊境,據傳常住人口已從50萬急跌到10萬人,香港經濟日報引述當地一名官員透露,「20萬人還是有的」,似乎從側面證實30萬人流離失所的傳聞。網民「歲月燉了心情」在微博說,他們雲南瑞麗從今年7月4日到今天10月24日,一直都是封閉管理,要出瑞麗必須申請同意後,集中隔離7天或14天,核酸檢測陰性,才能出瑞麗。瑞麗人到今天都是居家隔離,不能做生意,不能自由外出,……幫幫我們瑞麗人吧!救救我們吧!

一則網路刊出的視頻顯示,一個男人從瑞麗東方溫泉酒店6樓跳下。許多網友討論自殺原因,一位熟悉情況的稱,瑞麗今年一直處於半封閉狀態,大家無法正常工作和經營,但銀行的房貸、車貸,並沒有因為大家沒有生意而暫緩,本來做生意就難,再加上高額的租金,銀行的債務,還有家裡老小吃穿的負擔。「於是,這件事在這個不景氣的初冬,成了壓垮他的最後一根稻草」。「他的故事,是整個瑞麗人的縮影。在他含淚自殺的背後,是瑞麗所有正當行業快速衰退,是每個瑞麗人對於長達一年封控的失望。」當地網民稱,瑞麗「差不多快成人間地獄了!」

第二、媒體對瑞麗封城災難置若罔聞

戴榮裡作為曾在瑞麗挂職的前副市長發文呼籲幫助瑞麗引起了社會輿論嘩然,那麼中國成千上萬的媒體為什麼不報導,不呼籲呢?因為媒體姓黨,而黨只要求報導令人歡欣鼓舞的正能量,瑞麗因封城清零而民不聊生自然是負能量,當然不能報導。

2016年2月19日,任志強曾對黨媒姓黨進行了批判,他指出:「當所有媒體都有了姓,並且不代表人民的利益時,人民就被拋棄到被遺忘的角落了。」武漢疫情的暴發、鄭州洪水和瑞麗封城,都驗證了任志強的預言。但任志強因言獲罪,被判刑入獄18年。張展、方冰、李澤華等公民記者因疫情期間現場報導而遭到判刑和失蹤。

10月8日,中國國家發展改革委員會在官網上發布《市場准入負面清單(2021年版)》,徵求所謂社會公眾意見。今年的負面清單增加了「禁止違規開展新聞傳媒相關業務」,對非公有資本參與新聞採編播發等業務進行了全面限制。有評論認為,若意見稿落實,公有資本報導將成為人們獲得新聞的唯一渠道。中國新聞自由將被徹底扼殺。

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和飢荒研究專家阿瑪蒂亞.森有一個著名論斷:人類飢荒史的一個重要事實是,沒有一次大飢荒發生在有民主政府和出版自由的國家。豈止飢荒,也包括地震、海嘯、瘟疫等突發性重大災害。儘管民主國家不可能倖免災害,但其發展為人禍的概率很小,這是一個事實。

第三、瑞麗苦難是三年大飢荒的重演

1959年到1961年三年間,中國發生了慘絕人寰的大飢荒,致使近4000萬中國人因飢餓死亡。中國為什麼會產生如此嚴重的災難呢?《墓碑》的作者楊繼繩先生指出:他曾五次到國家氣象局找有關專家並查資料,結果證明那三年是正常年景。因此,完全不是天災,就是人禍。如果沒有大躍進那種瘋狂就沒有大飢荒。大飢荒的背後是一個極權制度。國家壟斷一切。壟斷了一切生產資源,生活資源,壟斷了思想,還壟斷了真理。農民沒有任何信息渠道。政府說什麼農民才知道什麼。一切資源由政府集中以後,農民就只能等著政府的配給。政府給吃的才有吃的,政府不給就沒有吃的。

楊繼繩說:當時糧食不僅庫存很多,而且還大量出口。如果這個制度不是極權制度,而是個民主制度的話,那麼就可以有不同的意見,可以批評。在報紙上也可以有輿論監督。錯誤就可以比較早的糾正過來。然而,那時是一言堂,毛澤東說的話是「最高指示」,是真理。別人不能反對。誰要是反對毛澤東那可就完了。彭德懷那麼高地位的人都是那樣的下場,老百姓就可想而知了。老百姓如果在下面提不同意見那麼等著他的就是打擊,迫害,扣飯,餓死。這樣的情況是數不勝數的。那個地方如果是同中央保持某種適當的距離,不是百分之百聽中央的,哪怕只是留有百分之一的餘地,就能少死好多人。四川當年餓死了上千萬人。1958年就開始餓死人,到了1962年還餓死人。而有些地方從1961年就開始好轉了。這同當年四川領導李井泉亦步亦趨,這跟毛澤東有很大關係。

我們反觀瑞麗苦難的形成與三年大飢荒原因是否有驚人的相似呢?武漢、瑞麗的封城苦難又何嘗不是人禍所致呢?習近平金口玉言一句話,「封城清零」變成了聖旨,沒有任何官員敢於反對。有分析人士指出,封城隔離即使是必要的,也需要審慎。審慎不僅表現於對時間點的精確把握,對封城範圍和封城力度的精確把握,更表現於對封城後各種可能走向的精確評估,對封城後維護城市秩序所需、廣大市民日常生活所需的精確評估,以及建立於這種精確評估基礎上的周密預案。但封城後的事態表明,這一切都談不上。

瑞麗儘管是個邊陲小城,但幾十萬人的生命竟然無人關注,需要一個前副市長發聲呼籲,這說明中國的言論控制已經到了何等的地步。瑞麗已經處於崩潰的邊緣,但瑞麗市長居然否認現實,拒絕援助。瑞麗市市委書記竟然關心不法份子利用民情輿論進行惡意煽動,人民的生命安危放到哪裡去了?習近平天天在講「人民至上」,「人民就是江山,江山就是人民」,但瑞麗老百姓不是人民嗎?誰關心他們的處境,誰關心他們的生存?極權主義制度不改變,中國人就永遠走不出苦難。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来源:北京之春

本文短网址: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榮譽會員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加入看中國會員

神韻晚會
神韻作品
捐助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