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近平再敲警鐘!背後是更深的戰略布局?五大所謂「重要問題」是什麼?(組圖)

2021-12-13 16:38 作者: 簡易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列印 特大

12月8日至10日,中共中央經濟工作會議在北京召開。這是中共十八大以來召開時間最早的一次,這一次習近平為啥這麼著急? 
12月8日至10日,中共中央經濟工作會議在北京召開。這是中共十八大以來召開時間最早的一次,這一次習近平為啥這麼著急?(圖片來源:NOEL CELIS/AFP via Getty Images)

【看中国2021年12月13日讯】美國在12月9日至10日召開全球「民主峰會」(The Summit for Democracy)。拜登在開幕致辭時說,目前全球的自由正受到威脅。此次峰會邀請了約110個國家及地區的領袖、公民社會組織等。臺灣受邀參加,但中共國和俄羅斯被排除在外。

幾乎是同一時間,12月8日至10日,中共中央經濟工作會議在北京召開。這是中共十八大以來召開時間最早的一次,這一次習近平為啥這麼著急?

新華社發布的會議通稿中一共8處提及「就業」,更在中央經濟工作會議上首度提及「靈活就業」,其實也就是打零工,凸顯「就業」成為中共高層日益棘手的問題。

以上這一幕,形象的展示了中共政府現在面臨的內外交困的處境。

時光的腳步即將邁入2022年,距離中共的二十大召開還有不足一年的時間,目前集中共總書記、國家主席和國家軍委主席三個職務於一身的習近平,如果明年不能連任總書記,就不能連任國家主席。所以,明年是否能連任黨的總書記對習近平來說至關重要。

中央經濟工作會議

因此,在此次中央經濟工作會議上,人們驚奇的看到,中共前後一共提了25個「穩」字。相信在2022年,不僅對於經濟,甚至在整個社會的方方面面,「穩」都將是習近平最看重的一個關鍵字。不過,按照「缺什麼喊什麼」來說,這25個「穩」代表著25個方面「不穩」。這豈不是要翻車的前奏?!

過去幾年,中共政府的描述有其差異。2018年的中央經濟工作會議強調,經濟面臨下行壓力;2019年的中央經濟工作會議則稱,經濟下行壓力加大。

然而今年,中共被迫承認中國經濟發展面臨需求收縮、供給衝擊、預期轉弱三重壓力。

中共新華社發布的會議通稿中一共有8處提及「就業」,其中涉及高校畢業生等青年就業問題,還說要繼續做好「六穩」、「六保」工作,特別是保就業、保民生、保市場主體。然而,真的能保住嗎?

讓我們來看看高校畢業生的就業問題,國家發改委就業收入分配和消費司司長哈增友10月份公開表示,以高校畢業生為重點的青年群體就業一直面臨不小壓力,今年的高校畢業生達到909萬人。他承認部分中小企業出現減招慎招的現象,招聘形勢相對緊張。

2022年,高校畢業生就業的問題將更加凸顯。大陸教育部與人社部於11月19日作出研判,2022屆高校畢業生規模預計達1076萬人,同比增加167萬人。

那麼怎麼辦?

沒關係,中共最高層早就想好瞭解決一切就業問題的「高招」---「靈活就業」!

這是「靈活就業」在中央經濟工作會議中首度出現。「靈活就業」是什麼?說白了就是打零工!

在此之前,《人民日報》海外版在10月份的一篇文章中不知羞恥的發問,「代駕等靈活就業人員越來越多,你下班後打過『零工』嗎?」

文章裡,中共官方毫不遮掩的回憶起上世紀70年代末,伴隨著改革開放,「打零工」現象的出現,並隨著產生了所謂的「零工經濟」。

如果按照這個說法,豈不等於辛辛苦苦四十多年,一夜回到改革之初?

今年5月份,李克強在中共國務院常務會議上承認,目前「全國靈活就業人員達2億人」

按照中共最新公布的第七次人口普查數據,中國大陸16-59歲勞動年齡人口為8.8億人,實際數字可能低的多。在明顯少於8.8億的勞動人口中,目前卻有2億人被中共稱為「靈活就業」,再加上中共官方公布的失業率5.5%,可以計算出中國大陸的實際失業率至少應該在28.23%以上,接近三分之一,這才是中國經濟的真實現狀。

今年「靈活就業」首度在中央經濟工作會議這樣的重要會議上出現,等於對2022年的就業情況做出暗示。

習近平為何頻敲警鐘?

隨著會議的結束,更多的細節開始流出。

中共《人民日報》在其12日的頭版顯著位置,用大型的黑體字打出一句話,「那麼糧食怎麼辦?」。讓人看了心頭一沉!在剛剛結束的中央工作會議上,習近平親口所說的這句話,再度引發外界對中國糧食安全問題的關注。

一些罕見的描述在《人民日報》這篇文章裡出現,文章描述習近平」他們這一代人,或多或少都有吃不飽、餓肚子的經歷」,「越是有糧食吃,越要想到沒糧食的時候」。這些話讓人想起三年大飢荒、那個餓死幾千萬人的恐怖年代。

難道中國的糧食問題已到這種程度?

習近平強調糧食安全,更深層的原因可能與他的戰略計畫有關 
習近平強調糧食安全,更深層的原因可能與他的戰略計畫有關。圖為玉米示意圖。(圖片來源:Adobe stock)

根據最新的國土調查結果,習近平說,「過去是南糧北調,現在是北糧南調。一些地方大把的良田不種糧食,要麼建養殖場,要麼是種花卉果木」、「耕地面積還在減少」。

習近平強調,「我是經常地敲警鐘。我敲警鐘是為了讓大家警惕起來」。這種罕見的表述,再度心裏再次一沉。

然而,不管習近平怎麼所謂的「敲警鐘」,中共各級地方官員根本不和習近平一心一意,各種躺平、懶政、怠政、不作為、亂作為,只會拍馬屁,不會幹正事...,種種官場怪現象層出不窮。

因為真心希望能平穩召開二十大,讓習近平順利連任的,除了習近平真正的那幾個心腹,在中共黨內恐怕沒有幾個人。相反,各種反習勢力真正的願望和習近平正相反,習近平強調了25個「穩」,反習勢力最大的希望卻是「亂」,他們希望越亂越好,這樣才有機會把習近平搞下臺。

習近平的另外一句話則似乎大含深意,「我們要利用『兩個市場』,但必須有一個安全線,...要明確重要能源資源國內生產自給的戰略底線。要加強國家戰略物資儲備制度建設,在關鍵時刻發揮保底線的調節作用。」

看上去,習近平強調糧食安全,更深層的原因可能與他的戰略計畫有關,上面這段話似乎暗含一旦糧食進口遇阻,中共政府由於國內糧食可以自給自足,因此不會天下大亂。然而這個問題就更加令人憂心,究竟是什麼情況下才會出現這種場面?是閉關鎖國,還是受到全面的經濟制裁?

確實,在上世紀50年代,聯合國所有成員國曾經對中共國實行禁運和經濟制裁。

真實的原因是,解密的資料顯示,中共早在戰爭開始前已經主動進入朝鮮,暗助金日成發動朝鮮戰爭。據著名學者何清漣在《尚未落幕的戰爭──關於韓戰二三事》中披露,九零年代以來,美蘇不斷解密韓戰的資料曝光了朝鮮戰爭的事實:在金日成的再三要求下,中國人民解放軍四野林彪所部中國籍朝鮮族的三個精銳師在1949和1950年初調入北韓,編入北韓人民軍,供金日成調遣,成為金日成進攻韓國的主力部隊。因此,金日成才能在三天之內攻下韓國首都漢城(今稱首爾)。

因此,1951年,聯合國大會通過決議,譴責中共為侵略者,聯合國所有成員國對中共國實行禁運和經濟制裁。中共國和朝鮮隨著這場戰爭進入了幾十年孤立封閉的時代,喪失了和世界其它主流國家的關係。

如果當初中共不這樣做,又怎會激怒全世界對其進行經濟制裁?!

這已經不是習近平第一次強調「糧食安全」。

被反覆強調的「糧食安全」

11月26日,中共喉舌《經濟日報》在其頭版發布評論員文章,《牢牢把住糧食安全主動權》。罕見承認所謂的「糧食豐收增產」這並沒有改變中國「糧食供需長期緊平衡的基本態勢,沒有解決糧食結構性短缺矛盾」,因此強調「要始終緊繃糧食安全這根弦,毫不放鬆抓好糧食生產,牢牢把住糧食安全主動權。」

9月22日,中共發改委在微信聲明中發布糧食安全警告,搶購澳洲小麥 
9月22日,中共發改委在微信聲明中發布糧食安全警告,搶購澳洲小麥。(圖片來源:KIRILL KUDRYAVTSEV/AFP via Getty Images )

11月18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召開會議,審議《國家安全戰略(2021—2025年)》報告。在國家安全基礎上,明確提出要「確保糧食安全、能源礦產安全、重要基礎設施安全,加強海外利益安全保護」。將確保「糧食安全」放在重要位置。

9月22日,中共發改委在微信聲明中發布糧食安全警告,搶購澳洲小麥,這個時候也顧不上和澳大利亞已經陷入貿易僵局。據中共海關總署數據來看,今年1-10月糧食進口量累計13,795.6萬噸,同比上升近23%。進口最多的依次是大豆、玉米、小麥。其中玉米進口量升幅最大,為236.4%;其次為稻穀和大米,升幅為111.9%。

包括在去年7月,習近平到中國糧食主產區之一的吉林松遼平原考察,期間也曾表示「十分關心糧食生產和安全」。

隨後,習近平就糧食安全提出的警告,也使「糧荒」再次成為新聞報導的熱點和網路搜索的熱詞。

五大所謂「重要問題」

《人民日報》披露,習近平在會上強調了五大所謂的重要問題,其中包括「實現共同富裕的戰略目標和實踐途徑」、「資本的特性和行為規律」、「初級產品供給保障」、「防範化解重大風險」、「碳達峰碳中和」。

在這裡,「糧食安全」屬於初級產品供給保障問題,僅僅是其中之一。習近平將「保障好初級產品供給」稱之為是「一個重大的戰略性問題。」初級產品供給包括「大豆、鐵礦石、原油、天然氣、銅鋁礦」等等。

為什麼會提到這些問題,其中一個原因是當糧食禁運出現時,往往已基本處於被封鎖狀態,原油、礦石、有色金屬、橡膠、棉花等所有產品都會面臨這一問題。

這再次證明習近平在這裡強調的「糧食安全」大有深意,這也是為什麼要把「保障好初級產品供給」稱之為是「一個重大的戰略性問題。」

在這五大所謂「重要問題」中,中央經濟工作會議對資本設置「紅綠燈」的表述,也讓受訪的專家認為此舉背後必有深意。尤其是今年中共政府對平臺經濟的所謂「壟斷行為」以及對校外培訓行業等領域的嚴厲打擊,此番表態或許意味著明年中共政府將對資本市場的管控立規矩。

會議指出,要發揮資本作為生產要素的積極作用,同時有效控制其消極作用。要為資本設置「紅綠燈」,依法加強對資本的有效監管,防止資本野蠻生長。

「什麼是資本市場的紅綠燈?怎麼設置?如何發揮積極作用控制消極作用?這每一句話的背後都可能潛藏著一個政策的用意。明年應該會有相對明確的舉措。」一位不願具名的有官方背景的財稅專家對路透社表示。

来源:看中国

本文短网址: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榮譽會員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加入看中國會員

神韻晚會
神韻作品
捐助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