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紅書記」扮演「包青天」 千人送行竟然都是假的(視頻)

2022-06-30 21:28 作者: 唐風
手機版 简体 2個留言 列印 特大

觀眾朋友大家好,歡迎收看中國內幕節目,我是禹同。

江系大員蘇榮被判無期徒刑,法院稱其斂財超出1.16億元。這裏不談蘇榮實際斂財的數字到底有多少,也不談他到底幹了哪些壞事。今天主要是來跟大家聊聊蘇榮的馬仔、官至副省級的史文清這個人,他頗具戲劇性的官場經歷和他斂財糜爛驚人的「飆戲」手法,從中可以看到用「腐敗」一詞來形容中共高官,似乎顯得還是概念過於模糊和膚淺了。

史文清成爲了蘇榮馬仔的由來

據資料介紹,史文清1954年出生於遼寧法庫、蒙古族。17歲時在吉林省哲里木盟一個加工廠當普通工人。原本很質樸的他在8年後調派至哲里木盟委辦公室調研室當幹事之後,他的仕途就拉開了序幕。

他開始由幹事經過拼搏,當上了哲里木盟共青團委書記,隨後就是自治區監察廳人事處處長、辦公室主任,再到自治區政府調研室副主任(副廳級)。顯然史文清深諳中共官場遊戲規則,每隔幾年,史文清的官職就能「再上一層樓」。1994年,史文清還成了「中央幹部」,擔任全國人大常委會辦公廳副局級秘書,這下可就有機會接觸一些高官了。

在中共的陣營裏要想升遷就是要靠「上邊有人」、「拉關係走後門」,與領導搞好關係一切都好辦。這樣,他的副局級秘書在第二年就變成了人大辦公廳研究室副主任(1996年10月正式升任為正局級)。

之後,從1998年到2007年,他在黑龍江政壇任職近10年;但他從不滿足,2007年底,他又調任到了江西,並於次年初就升任為江西副省長,這下他的權力越來越大。

也就是到了江西,他開始攀上了蘇榮的關係。有人説,在江西政壇,史文清和上下級之間的日常關係就是「飆戲」。怎麽個「飆戲」法呢?

當時,全國政協原副主席、江西省委原書記蘇榮藉著江系勢力,還是有一定的大權的。多年中,蘇榮斂財術比較隱晦,主要是通過其家族式貪腐,通常都是其子蘇鐵志在運作一些事情。

史文清的視線總要搜索更大的官,他發現蘇榮的兒子正在自己的管轄內做生意。這樣他「抱大腿」的機會就來了。在2011年初至2012年期間,史文清幫蘇鐵志給一家公司在土地開發項目中「大開後門」。隨後,該公司法定代表人謝建國給蘇鐵志送上了1200萬元「紅包」。蘇鐵志對史文清的「捧場」表現十分滿意,於是將過程告訴了蘇榮。就這樣,史文清得到了蘇榮的青眼,與蘇榮成了「一個戰壕裏的戰友」。

史文清當了一回包公!

史文清對上下的關係是分得非常清的。據《南方周末》報導,史文清在擔任贛州市委書記時,給人留下了「包公」的印象。他曾不發通知突擊到所轄于都縣檢查工作。到于都後,趕巧于都的縣委書記不知去哪裏鬼混了,辦公室鎖著門。史文清讓秘書給時任縣委書記胡健勇打電話問:你在哪裏?也該著這個縣委書記要出事。身在外地的縣委書記胡健勇不知頂頭上司就在自己的辦公室裡,還在電話中回答謊稱自己在辦公室。

這下惹火了時任贛州市委書記史文清了,史說:「那好,你用你辦公室的電話馬上給我回個電話。」這下縣委書記胡健勇的謊言當時就被戳穿了,兩人從此心生罅隙,矛盾越來越大。

之後,胡健勇指使自己原來的司機等人,通過電子郵件、手機短信、匿名書信、知名網站發帖等方式,攻擊史文清用人不公等。顯然縣委書記沒鬥過市委書記,胡健勇反而因此引火上身,被查出貪污受賄,2012年被判處無期徒刑。不管怎麽樣,老百姓在這件事情上是出了一口惡氣,當然是高興了。 

看來史文清確實有些文采,他專門撰寫了長篇散文讚美贛南的風土人情,還聲稱贛南的窮困令他「寢食難安、夜不能寐」,「並指出有人不支持他說出實情,但他頂著壓力」,「即使冒風險,也要說真話」,只為造福一方百姓。

2015年他從贛州離任時,居然出現了千人打著「文清書記辛苦了,瑞金華屋人民感謝您」的橫幅相送的場面,「老太太送蛋、老漢敬酒、小女孩含淚送花生」,史文清眼含熱淚,接過酒一飲而盡。場面「感人」。但是後來舉報他的人們都稱這是「鬧劇」、官場「戲精」「飆戲」。

史文清勝過江洋大盜,還要僱兇滅口?

在史文清離開贛州到省裏任閒職2年後,被稱作是「踩著鋼絲在上下級之間遊走」「飆戲」的史文清,忐忑不安地終於等來了自己的退休年齡。2018年1月,史文清正式卸任江西省人大常委會副主任一職。然而,還沒過一年,2019年12月18日,就有3名來自不同地方的企業家,分別對史文清進行實名舉報,稱其在贛州主政期間索取賄賂,包括價值2000萬元的黃金以及指定賬戶結匯的1.32億元現金。

這下,一石激起千層浪。舉報文章圖文並茂,非常翔實的陳述了史文清將兒子作為斂財渠道和洗錢工具的細節。繪畫水平並非很高的史文清的兒子史家昌舉辦一個作品拍賣會。史文清強硬要求一位企業家溫和魁必須在拍賣會上「拿下家昌的畫」。據知情人透露,當史家昌的畫作《太平有象家昌》一亮相,就一直有人不斷競價,溫和魁只能硬著頭皮不斷舉牌加價,最終以人民幣380萬元的天價「一錘定音」。全算上加上拍品佣金51.3萬元,共計431.3萬元。溫和魁不敢露出不悅的神情,當場全部支付完畢。

顯然,史文清的胃口越來越大。史文清自稱自己與兒子是「父子畫家」,不久,史文清再提出要溫和魁花一個億購買自己的畫作,溫和魁哪敢不應,但膽膽突突地還價到1000萬,史文清強硬地說:「不夠,你可以不用一次付清,但最少先付3000萬,餘款7000萬可後面付。」這真是獅子大開口。

這還不説,溫和魁在江西贛州投資了一個省重點基建項目。史文清表示自己的兒子史家昌要參股40%。溫和魁深知贛州那條「明規則」就是——「要想在贛州平平安安做生意,絕對不能得罪史文清;否則不僅生意做不成,還將面臨牢獄之災。」儘管溫和魁極不情願,但不敢拒絕。實際上史氏父子的「參股」並沒出資。這等於是明搶啊。

又過了一段時間,史文清找到溫和魁「談工作」,盤問整個項目能獲利多少。溫和魁說不超過兩億。史文清馬上說,「我最近要錢急用,你先預付我一個億的分紅款。」「正好我朋友有價值2000萬的黃金需要處理,總共1.2億。」......溫無可奈何,只能勉強答應。

溫和魁同時透露,史文清還要對其搭檔市長下手:「2012年10月份左右,史文清要我取50萬現金,用礦泉水紙箱裝好送到時任贛州市長冷新生的住處,想下個套對付冷新生。」不過,溫和魁沒答應。

之後,溫和魁從北京到廣東惠州談項目時,發現被人跟蹤,便臨時開車從惠州轉到廈門。到廈門後發現住處仍被人監控,溫和魁隨即去廈門紀委舉報,要求人身保護,這才得以安全回到北京。

更令人震驚的是2019年10月初,溫和魁獲悉有人出價1000萬元,已聯繫臺灣黑社會竹聯幫買其性命。

溫和魁覺察到被跟蹤時,通過檢測發現幾輛車都已安裝了定位器。

後來,溫和魁舉報說,我沒有利用史文清的權力賺一分錢,就被敲詐了一個多億,而跟著他的利益集團至少有100人,贛州那些土地在史文清任內,基本都是以幾十萬一畝廉價賣給他的利益集團,加上大大小小的工程,保守估計,史文清斂財有幾百個億。

另一名舉報者叫曾義平,他的父親名叫曾照財,自2002年開始在贛州做稀土貿易生意。2011年3月,曾照財在南康龍回倉庫清理稀土存貨時,突然被南康市公安局以非法經營為由查扣,並在4月初被正式拘留,曾義平也被網上通緝。過了4個多月時,南康市公安局主動找到曾的家人要其投案自首,並承諾對其取保候審。於是曾家即依此行事。

顯然曾家被密切關注了。一個月後,有人電話聯繫曾義平,聲稱有人能辦好其父親的事情,約曾義平在北京見面。看來是「異地辦案」了。

約會地點是北京東直門外大街的奧加飯店,曾義平沒想到這位神秘人物竟然是時任江西省委常委、贛州市委書記、贛州軍分區黨委第一書記的史文清本人。

兩人見面,史文清拋出的第一句話就是:「你爸出了這麼大事情,需要5000萬才能擺平。」1988年出生的曾義平表示,自己剛出社會沒有那麼多錢,需要等父親出來才能籌集資金,但也很難籌到5000萬。

舉報文章詳細描述了這一細節:史文清沉默一會說:「那就先放你爸出來,但至少需要2000萬。」曾回應道:「但那錢給你後,你要把扣押的稀土退還回來。還有,如果錢籌齊了怎麼交給你呢?」史文清馬上回答說:「去買等值的黃金,然後等我通知。」

果然,在2011年12月31日,曾照財非法經營一案在南康市法院一審開庭審理,史文清兌現諾言,通過權力干預司法,曾照財當天獲釋回家了。

曾照財回家後,不敢怠慢,傾家蕩產最後勉強籌齊了2000萬元。並在2012年2月23日,在位於北京柳蔭公園南街的中國黃金旗艦店,曾義平通過曾紅文的農行賬戶購買了價值2000.15萬元的黃金。這金店憑空發了一筆橫財。因數額巨大,金店沒有足夠的「現貨」,ㄧ直等了半個月後金店才將黃金湊齊交貨,這些黃金足足塞滿了兩個旅行箱。據説曾義平費了好大勁一路顛簸才到了奧加飯店。見面後,史文清直奔主題:「東西提到我車上,你就可以走了。」曾於是將兩個重重的旅行箱搬進史文清坐駕的後備箱後走人。

大家看,中共的省委常委、市委書記比江洋大盜還厲害,不用搶、不用砲,一個電話2000萬就到手了。

曾家錢花了,但曾照財還是被判了緩刑。顯然,史文清說的5000萬才能擺平,而2000萬按照討價還價只能做到緩刑。史文清曾許諾,把扣押倉庫的稀土全部退回,但實際只退了一半,另一半價值3000萬的稀土不知去向。

後來經曾義平多方了解,得知這一切是史文清自導自演的綁架案。

更驚悚的是,該舉報文章還稱史文清強暴過胞兄之女,還將自己夫人的兩個親侄女發展為情婦,扶持她們名下的公司斂財。該文刷屏轟動的第二天下午,史文清向澎湃新聞獨家回應否定上述指控。他表示,「也是昨天晚上(看到舉報文章),在這裏我不多說了,所有的都是誹謗造謠,我現在正在給組織作(寫)一個說明。」看來,史文清準備的「說明」並沒有能向組織「澄清事實」。就如同當時薄熙來面對指控時難掩內心空虛的回應說「一派胡言」。但結果被查證是事實。

引人深思的是,史文清是近年已來贛州市落馬的第二個市委書記。之前的贛州市委書記潘逸陽曾向令計劃行賄東窗事發。史文清巴結蘇榮也遭連累。他的「靠山」蘇榮落馬後,江西反腐如多米諾骨牌效應,後續又有許愛民、莫建成等多位副省級幹部被查。如今史文清的落馬自然是罪有應得報應臨頭了。

好,「網紅書記」扮演「包青天」,千人送行竟然都是假的,就跟大家說到這了。以上是今天的中國內幕節目,感謝您的收看,再會!

来源:看中國視頻

本文短网址: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榮譽會員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加入看中國會員

神韻作品
捐助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