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維洛專訪】水利部自爆 上海此次海水倒灌直接原因是人為所致!(視頻)

2022-10-22 00:00 作者: 李靜汝
手機版 简体 1個留言 列印 特大

//img5.secretchina.com/pic/2022/10-22/p3232261a543195450-ss.jpg
王維洛專訪(圖片來源:看中國)

【看中國2022年10月22日訊】 (看中國記者李靜汝採訪報導)最近就在中共召開20大敏感時期,上海發生了「飲水荒」引起民眾在超市搶水事件。據大陸媒體綜合報導,由於今年乾旱加劇,長江處於枯水期,內河水位偏低,上游來水不足,使得上海長江入海口水流量不足,造成了海水倒灌,直接影響到了上海的自來水水質。報導雖然沒有明說是天災,但喻指是天氣乾旱加劇所致。看中國記者就此採訪了旅居德國著名環保生態學、水利工程學專家王維洛博士。

上海海水倒灌負面消息讓中共難堪

王維洛在採訪中首先指出,這次上海民眾搶水事件,直接對上海市政府闢謠反其道而行之。「10月1號之前,中國的官方媒體人民日報、新華社,組織了一系列的報導,講中國的這個江河怎麼治理的如何好。從長江、黃河、珠江,遼河、海河治理的怎麼好。上海搶水這個消息出來以後,對他們來說,也是一個很大的打擊。因為他們不希望這段時間有這個負面的新聞出來。

應該是有一個網友,在水務部門工作,或者是接近水務部門工作的,他上傳了這麼一條消息。說上海的海水倒灌,專業上應該說是咸潮倒灌,影響了上海的幾個水庫。上海的水庫建的也比較特殊,是建在長江江中心的。就是說用來做自來水的這個水,它裡面含鹽成分比較大,水質會超標,希望大家關注這個問題。

他這個消息其實一上來以後,上海的市政府的水務部門就出來闢謠了,說我們現在自來水的供應什麼都很正常,水質也很好,沒有這個問題。它這一闢謠就產生問題了,它的消息一出來,老百姓就開始去搶水去了。在一個晚上的時間裏,上海幾乎超市裡瓶裝水全部賣完了。中國用的是比較大瓶的,比如說4.5升、五升這樣的瓶裝水,基本上就已經沒貨了。這條消息出來以後,其實對20大是一個很負面的新聞。

從上海市的水務部門闢謠,老百姓就是反其道而行之,就說明公眾不相信上海市政府說的話。就像孔子論語裡說的一句話,民無信不立。就說如果一個政權失去了老百姓的信任的話,這個政權它也是要倒臺的。

很明顯,上海的老百姓對於上海市政府說的話不相信。為什麼呢?他們經過了今年年初的上海的封城。上海市春天的時候是搶菜,到了秋天搶水。有些年紀大的人就說,當時搶菜的時候,年輕人應用現在這個軟體用的比較好,所以他們都能搶到。而我們這些年紀比較大的人,因為他們不熟悉這個操作,所以就沒有搶到菜。在飢荒的狀態中度過了幾個星期,或者幾個月,生活還是比較困苦的。這次搶水對他們來說也是一個很大的挑戰。就算他們能夠跑到超市去,他們也沒有力氣把這麼多的水給扛到家裡來。」

長江水流量人為控制 海水倒灌是人禍

王維洛在採訪中分析了這次造成上海海水倒灌的直接原因。「今天我們就講的比較直接一點,對於上海市這一次的咸潮倒灌的直接原因是什麼?我們先來看一篇‘正面’報導。

來自中國的水利部門的消息,10月11日三峽水庫逐步減小出庫流量,12日日均出庫減至7350立方米每秒,完成本次補水調度任務。它指的補水調度任務是指三峽水庫加大出庫的流量,來補充長江中下游以及到上海的長江出海口的水量不足的問題。

它說,10月2日至11日,累計增加補水40.63億立方米,目前補水已影響至長江口。當前長江中下游漢口以上江段水位轉退,漢口以下江段水位波動或緩漲。10月13日中下游各站水位分別為:沙市31.83米、漢口15.03米、大通5.27米、七里山21.38米、湖口7.97米,其中沙市、七里山、漢口、湖口站較補水前抬升幅度分別約為2.0米、2.0米、2.4米、1.3米(七里山站為洞庭湖入長江口處的水文站,湖口站為鄱陽湖入長江口處的水文站)。

10月12日徐六涇站(徐六涇站為長江口的水文站)日潮差3.0米左右,大通站流量持續增加,12日日均流量12700立方米每秒,較11日增加500立方米每秒,預計16日前後漲至13300立方米每秒左右。

就說三峽水庫從10月2開始到10月11日,執行了一個特殊的任務,就是加大泄水量,給長江中下游補水,讓長江中下游各站的水位抬升。長江口的流量增加來壓抑咸潮的倒灌。上海水務局的報告裡面說了,為什麼會產生咸潮倒灌呢?是由於上游來水不足。中國水利部門就下了緊急補水的調度任務,從三峽水庫調出了41億立方米的水,讓它一直補到長江口來減緩咸潮倒灌的任務。

中國的聽眾、讀者應該能明白。第一點就是說長江來水的多和少,它不是自然的一個來水過程,它是受人為控制的一個過程。第二點,如果三峽水庫加大下泄流量的話,它是可以緩解長江口入海流量不足的問題,減輕咸潮倒灌的程度。」

長江三峽水庫群期間攔截427億立方米

王維洛還披露了來自中共水利部門在上海發生海水倒灌期間的一組數據。「第二條來自水利部門的消息。截至到10月13號上午8點鐘,長江上游水庫群,死水位以上已蓄庫容427億立方米,其中三峽水庫已蓄庫容357億立方米,較10月10日蓄量增加了17億立方米。金沙江水庫群,已蓄滿267億立方米,較10月10日增加11億立方米。三峽水庫已蓄水量71億立方米,較10月10日增加5億立方米。

我們從這條消息來看,在這段時間裏,三峽水庫以及三峽水庫以上的上游的那些水庫,它們一共攔蓄了多少水呢?427億立方米。大家記一下,剛才三峽水庫是調水調了41億立方米,說它有直接的正面的效果。但是事實上在這段時間裡面,三峽水庫包括以上的這些水庫,它攔蓄了427億立方米的水,三峽攔了71億立方米的水。如果我們把這兩個消息加在一起的話,就是說如果所有的大壩都不存在、都沒有的話,今年長江口在這段時間裡面,它的流量應該再增加427億立方米,因為這427億立方米都被三峽,以及三峽以上的水庫攔下來了,就不能流到大壩以下的長江中下游地區,然後經過中下游地區,到達長江口。

其中三峽大壩攔了71億立方米的水,加上它前面說的,調了40億,那麼如果三峽水庫上游的那些水庫在那攔截水,沒有三峽水庫的話,它就應再增加71億立方米的水。

水利部門說增加了41億立方米的水,這個效用就很大。我們前面已經說了,長江入海口的水量是受人為控制的,如果上游的放水量增加的話,它的水位會抬高,水量會增加,咸潮倒灌的問題就會小,或者是沒有。按照現在的資料來看,上游加上三峽水水庫,它一共攔蓄了427億立方米的水。

就說中國水利部的資料,它說我緊急調水了,我解決了這個或者說我減輕了上海海水倒灌的問題。它其實就證實了三峽水庫它的蓄水,或者它的放水對上海水位的高低、流量的多少是有直接影響的,它們兩者是有關聯的。我們從資料裡還知道,這段時間三峽和三峽上游的水庫,共攔蓄了427億立方米的水。所以它就是造成今年長江口咸潮倒灌問題最主要的或直接原因。」

三峽水庫讓長江年經流量減少相當於黃河一年流量

王維洛表示,上海海水倒灌以後會更加嚴重。「為什麼呢?清華大學水利系教授周建軍,他的文章裡說,自從三峽水庫投入運行以來,經過這宜昌站,宜昌是三峽大壩以後的第一個水文站,在沒有建設三峽水庫之前,宜昌水文站常年平均每年的流量是4500億立方米。他的資料是到2017年的。從三峽水庫2003年投入運行以來到2017年,宜昌站所測得的平均每年的流量只有4000億立方米,比沒有三峽大壩的時候,減少了500億立方米的流量,減少的幅度是11%,減少500億立方米的經流量它是一個什麼概念呢?減少了黃河一年的流量。

大家去想想,三峽大壩建造以後,以及三峽大壩上面建造這麼多的這些水庫,它造成了宜昌站這裡的流量減少了11%,減少了整整一條黃河的流量。」

長江源冰川、雪山融化加快

王維洛進一步分析指出:「今年四川瀘定地震後,就有消息出來了。說青藏高原上的雪山和冰川的融化速度,已經造成了青藏高原上面的雪山和冰川所剩無幾。長江為什麼它能夠成為世界上的第三條大江?它有這麼大的流量。我們說一個數字。中國人現在老把中國發生了什麼和歐洲比和德國比,說今年中國長江乾旱了,歐洲的萊茵河也乾旱了。長江的流量是萊茵河的14倍,就說它們兩個不是在一個等級上,流量不在一個等級上。

長江發源於中國叫青藏高原,世界上都叫西藏高原,發源於西藏高原。西藏高原上的流水它並不是靠我們看見的降雨,而是靠雪山和冰川的融水。所以它在夏天的話,哪怕沒有降雨,長江源它也不是乾涸的,它也是有水的,因為它是雪山的、冰川的融水。現在你冰川後退,雪山融化以後,將來的時候,這個融水將會越來越少。所以從今年我們就可以看到,長江流域變成了一個乾旱、缺水的地方,而且缺水缺的相當厲害。」

南水北調加劇長江流域缺水

王維洛最後還表示:「這時候我們再回過頭來看看毛澤東的‘南水北調。南方水多,北方水少,調一點水也是可以的’這個邏輯。中國的這些科學家突然之間發現,最近十幾年以來,中國北方的降雨是增加了,而長江流域的降雨是減少了。儘管今年長江缺水,但是南水北調工程,它的水還是源源不斷的向北輸送。它沒有說今年長江水少,我就不往北輸了,它已經成為一個工業項目。工業項目就像個流水線一樣,它是不斷的、不停的在運行的。它不能說今年長江水少,長江的水就不往北方調了,每天就按照這麼多的水往這邊輸送的。南水北調中線工程過黃河的孔,它是每秒是200立方米,每天就這麼過的,從丹江口出去的400立方米每秒的水,它就是這麼流的。

去年鄭州發洪水的時候,它還400立方米每秒,源源不斷的往那兒送,最後鄭州都已經受不了了,就在鄭州那裡就開始緊急泄水。這是一個中共的計畫經濟,計畫定下來以後,要更改這個計畫,馬上止損,是不可能的,它要層層批的。下面一個小官員,一個小的公務員發現這個問題,報告科長,科長報告處長,處長報告局長、局長報告市長,市長報告部長、部長報告總理,總理報告總書記,這一個流程下來,要走完全過程,它是反應不過來的。用中國共產黨的話說,這是一個全過程的生產過程,它是不能停的。」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来源:看中國

本文短网址: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榮譽會員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加入看中國會員

神韻
捐助
feitian.edu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blank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