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塞车、空难 官员是“共犯”(图)



京藏公路大塞车

中国大陆近期发生了两件引发国际关注的事件:一是京藏公路上由内蒙往东部运煤的大货车,堵塞一百二十公里,蔚为世界奇观。第二,河南航空伊春空难之后,大陆官方承认中国民航现役机师,一度超过两百人学经历不符,涉嫌以造假方式取得民航机驾驶执照,包括伊春空难的机师在内。

这两起乱象,可以归结出一个共同点:大陆公部门的施政作为中,算计、维护自己的利益,往往更甚于保障民众利益。

在京藏高速公路塞车现场,可以发现除了车辆成长快速外,另一个原因是收费站本身,就是一个绝大的交通瓶颈。这让人想起台湾每逢年节,就会以“暂停收费”疏导高速公路车流,效果不错。如果京藏高速公路在大堵车之初,就用同样的方式应急,或能相当程度缓解。

实际情况是,司机在一百公里的车阵里苦等三天,餐风露宿的苦楚,似乎和公务员一点关系都没有。但不管堵车堵多久,过路费一毛都不能少。因为他是各省重要的一笔收入。因此放眼“无政府状态”的塞车现场,只有一个政府单位始终有效地运作:收费亭。

在航空市场,政府优先职责是严格管控飞行员,维护飞航安全。但近年来中国内陆航空,每年以百分之二十的速度成长。因无法供应一年一千两百名合格飞行员需求,航空公司转而向空军挖角,军中飞行员想转民航,需要空军的“推荐函”,每开一张“推荐函”,军方可收六万到十万元人民币;航空公司则能省下大笔训练费用。不合格的飞行员,就从这个共犯结构产生。

在大陆,交通、能源、通讯等公共服务事业,不是由政府直接掌管,就是由一些从政府官员直接透过“旋转门”转任,并且垄断经营,再将庞大的利益,经过“灰色收入”的形式,“回馈”给官员。

在大陆有“经济学良心”之称的学者吴敬琏,多年来高声疾呼主张限缩政府权力,更反对政府掌握太多资源。大陆的行政机构,不仅是订定规则,维持秩序和安全;同时更是逐利的一方。

一旦两种角色相冲突,很容易让行政部门放弃“善良管理人”的角色,甚至牺牲公义来成就“小圈圈”的利益。哪怕代价是赔上飞机乘客的性命。内蒙的塞车奇观,伊春的惨重空难,背后深层的病态结构,应该做如是理解。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来源:联合报

本文短网址: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荣誉会员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加入看中国会员

神韵晚会
神韻作品
donate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