冉氏新闻评论周刊(190)

2010-12-08 07:50 作者: 冉云飞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一:少年自曝暴力拆迁内幕 给拆迁户写下对不起。

拆迁的血腥与胡来,已成国人中弱势者人神共愤的事,可是尽管酿下许多血案和群体事件,却屡禁不止。这是因为官商勾结的巨大利益,以及政府官员畸形的政绩观所致。除了显见的官商勾结之巨大不当利益外,为做表面文章,发展畸形的政绩,官员需要不停地征地拆迁,以维持畸形的财政需求,比如变态维稳所需的经费。正是由于变态维稳,导致了更多的不稳定,因此形成恶性循环。从这位少年接受采访的忏悔,可以看出官商勾结的黑社会化性质,这不仅是对民众正当的现实利益的盘剥,更重要的是侵蚀了合理的社会结构,政府不仅丧失了合法性,而且在民众眼中与黑社会无二了。

二:北京公安局网监处原处长于冰:部分病毒系杀毒软件公司自己研制。

网监处之滥用网络监管权力,就像任何政府部门的权力不受约束一样,是一种必然的结果。有这样必然的结果,那么网监处滥用其诸种权力,领导为自己部门和自己贪占好处,就是另一种必然结果。既然权力有贪腐空间,那么就有各种与网络监管有关的公司,必然奔竞其间,施展各种贿赂伎俩,为自己的公司牟取不正当竞争所获之利益。杀毒软件公司,自己制造病毒自己杀,绑架消费者的钱袋子,这样的做法,并不新鲜。贼喊捉贼、制造恐惧的对民众的诸种绑架,没有比我们的政府更在行的了,几十年来,他们一直不停制造敌人(臆造各种反华势力),就是为了绑架和盘剥民众的巨大利益,而使自己轻而易举地获取巨大不当利益。与政府相比,杀毒软件公司绑架消费者的做法虽然可恶,但只是小焉者也。

三:财政收入增幅数倍于居民收入引争议 媒体吁减税。

无代表,不纳税,是纳税人的基本常识。按照这样的基本常识来看,我们作为纳税人不应该纳税,更应该抵制税收使用不透明以及对税收的巨大贪腐。现在政府对税收的无度盘剥,不仅极其不公平地剥夺了民众的正当收入,而且更为恶劣的是,政府用纳税人的血汗钱,来对民众加倍管制和打压,形成深层绑架和再度剥夺,用“是可忍孰不可忍”来形容都不过分。一个正常的国家,纳税人不需要听什么狗屁纳税光荣的愚弄和空头口号,要的是纳税后的权利。不特如此,政府的财政收入远高于民众收益,可以证明政府对民众的不当盘剥到了何种令人愤怒的程度。一个正常的国家,是藏富于民,而不是什么都掌控在少数利益集团手中,让他们为所欲为。

四:蔬菜“限价令”的是与非 发改委:价格干预不是计划经济。

官方用这种抱薪救火、扬汤止沸的方式,来阻止物价上涨,在短期内或许有一定的效果。但效果有限,并且真正有损于市场经济是必然的。更为重要的是,价钱补贴被国有企业所得,而真正的菜农并没有得到好处,最终会打击菜农种菜的积极性,从而使蔬菜在更大程度上成为稀缺资源,从而在更为长期和广泛的程度上推高蔬菜价格,从而使深刻影响底层民众的日常生活物价,持续攀高,最终撕垮官方构筑起来的虚幻的物价稳定大堤,最终击垮官方畸形的社会维稳之堤,从而使独裁制度自我掘墓。

五:举报官二代作弊 网友被跨省抓捕。

虽然吴忠市公安局纠正错误处理上,做得相对比较聪明,我也赞赏他们比较务实的态度。但这种公安局变成官员私器,成为打击批评和举报官员者的杀手锏的恶劣风气,却不会因为此次处理相对较好而有所改变。因为没有制度的约束,全赖公安机关偶尔的“善心”,是不可能根本上解决官员滥用公安机关这种公权力的。换言之,没有良好的制度,你也不能保证吴忠市公安局下次不再犯相同的错误,即便犯了相同的错误,你也不能保证他们像此次的处理相对公正。即便此次的处理,也还有许多暗箱操作之处,即马晶晶被王鹏举报,而王鹏被跨省追捕,是否有其爹妈在其中作怪,这一点是很难撇清关系的,这正是整个社会为何嚣然的原因。再者,同学之间有如此深的隔阂和仇恨,正如十年砍柴所分析,正深刻表明了整个社会的官民冲突和阶层撕裂。

六:小学生查出鲜蘑菇9成漂白 工商局:调查不科学。

首先我赞赏小学生张皓的科研精神和关心自己身边社会现实的情怀,这样的精神才能造就未来公民的必备素质。但耐人寻味的是,由成人所组成的利益集团,如工商局和磨菇食品协会,立马出来痛击张皓的研究,说其不科学,并且说磨菇大部分无毒。以我们对中国食品的现实了解,我宁愿相信张皓的研究,也不相信工商局和磨菇食品协会的说辞,因为巨大的利益勾结,使他们早已丧失作为人的正常良知,而沦为“互害社会”的一个链条。别看工商局和磨菇食品协会在为毒磨菇撑保护伞时,他们是强者,但他们中的个人也不可能保证自己不被这个他们参与制造的“互害社会”所伤害。每个行业都只从自己行业的利益出发,维护自己行业的不当利益,最终使得整个社会互相伤害,无一例外。

七:调查:超半数知识分子和白领认为自己是弱势群体。

这个网调有无意义呢?能上网的农民有多少?农民六十几年来都是弱势者,在网络时代依旧是。他们连参与调查并承认自己是真正弱势者的机会都没有,还有比这更弱势的群体吗?相比起来,这些能参与网络调查,说自己是弱势群体的人,是太过强势了。参与调查并承认自己是弱势群体,不仅有大批白领、知识分子,更有包括官员在内的公务员,这真是谁都想有话语权的时代。谁都有为自己利益叫喊的权利,但像包括官员在内的公务员,与中国所有阶层相比,他们大多是强势者。而白领和知识分子,不少也算不上弱势者,但为什么大家都乐意领取这张“弱势者”的标签呢?这表达对政府和这个社会普遍不满的情绪,大家都觉得不公平,都觉得自己是利益受损者,这是普遍不安在所有群体中的具体体现,正如我曾写过一篇文章《普遍的不安笼罩着中国》。

2010年12月6日10:31分于成都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