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产税来了,“一房五吃”与拔鹅毛(图)

2015-08-09 05:00 作者: 深圳西乡哥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网络图片)

【看中国2015年08月08日讯】有的地方政府已准备“一房四吃”:“一吃”土地出让金,“二吃”转让住房所得20%的个人所得税,“三吃”房地产税,“四吃”遗产税。呵呵,这种事从来不缺乏网友的神回复:还有“五吃”,以房养老。

政府从房地产中拿走的收入,肯定不限于“四吃”或“五吃”,土地出让金和相关的税费收入,最高的估计占到房价的七成。即使没有这么高,这比例偏高也是不争的事实。相对应的结果就是,政府无论如何也不希望房价掉下来。没有人觉得人民币烫手,政府自然也不例外。

房地产既是国民经济的支柱产业,也是政府财政的支柱产业。俗话讲,靠山吃山,靠海吃海,靠着支柱吃支柱也能说得过去。其实,“一房四吃”是个老提法了,对于在过去十数年已经习惯将房地产当做“第二财政”和“提款机”的地方政府,没有房地产收入的财政是不可想象的。常言道,由奢入俭难。换成经济学的表述,就是棘轮效应,支出已经成为刚性的心理习惯,不逼到死角,断难由奢入俭。

只是,动辄两位数的经济增长已经不复来,财政收入要适应这一新常态,土地财政也要适应这一新常态。在一个有着巨大增量的发展中,房地产几吃都没关系,只要增量能够覆盖“吃”的成本。但当经济增长转为“七上八下”的中高速时,可能一个产业就禁不起几吃的成本,哪怕它是房地产。这个时候,一个可能是吃不着,因为房地产景气度下降,市场需求下降,政府的地不好卖了,税费也跟着水落船低;另一个可能是吃出反弹来,比如20%的个人所得税在高房价的时候还能够转嫁,在市场下行的时候,其调控房价的功效日减,与民争利的意图渐显。

税收始终面临两个敌人:一是征税成本,二是偷税避税。

前者如果太高,就是费力不讨好,既不讨老百姓好,也不讨自己的好。农业税之所以被废除,就在于这种征税成本的不经济,征收上来的税收,还抵不住给税务人员发工资呢。后者的情况更是五花八门、千变万化。在复杂的现代经济中,任何一项政策,都会在千千万万种预期和对冲策略中跑偏。中世纪法国的房产税导致法国人不安装窗户或给窗户涂上伪装,前不久的20%个人所得税则让国人的离婚率一路走高,以至于“婚姻要禁得起离婚的考验”。

税收不是政府想怎样就怎样,而是既有经济增长水平的预算线,也有管理的艺术在其中。关于税收有一句经典的描述,拔最多的鹅毛,听最少的鹅叫。鹅毛不是越多越好,当过了拉弗曲线之后,鹅恐怕就不存在了。

作为房产税“力挺派”代表的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所所长贾康抛出“三年不缴房产税,房产充公”的说法,引发争议。

贾康首先表示,中国住房保有环节的税收不能简单套用美国的普遍征收模式。“在可以预见的相当长时间内,不能按照美国那样建一平方米征一平方米,必须扣除一个免征额;无论多富的人,第一套的住房是要受到免税待遇的,这样人们相对容易接受这个新制度,这是立法需要考虑的要点之一”。

他还认为,为了让房产税改革更好地推动以及普及,政府应该非常细致地把房产税“钱从哪里来,用到哪里去”告诉每个纳税人,做到最大化的透明。

做到这两点后,要是还有人不接受房产税,贾康建议,“对于不愿意缴房产税,或者找不到房屋主人缴税的这种情况,可以在媒体上进行公示,若公示后3年内都未前来缴税,国家可以直接把这间房屋充公”。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神韻晚會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