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超人的前世今生(下)(组图)



达·芬奇年轻时的自画像(右)与1892年的尼古拉·特斯拉头像照片(左)惊人的相似。(网络图片)

三、尼古拉·特斯拉、亚历山大·普特尼的前世——达·芬奇

尼古拉·特斯拉不是只通过一生的学习就会拥有那些天才般的发明,而是需要生前多世的经验积累才能成为科学超人。特斯拉在头脑中构思发明设计的能力与莱昂纳多·达·芬奇作为画家的构思能力是具有连贯性的,并且达·芬奇年轻时的自画像与尼古拉·特斯拉的头像惊人的相似。


几何曼荼罗图案是贯通达·芬奇、特斯拉、普特尼各自一生工作的一个重要的连接点。上图达·芬奇的量子机械正交研究在特斯拉的巨型曼荼罗型螺旋线圈及球形电容设计中得到体现。(网络图片)


达·芬奇的名作《人的比例》(即《维特鲁威人》)中暗藏了达·芬奇密码——黄金分割比PHI与符合斐波拉契数列的同心圆(网络图片)


黄金分割比在特斯拉的电子驻波产生的球形闪电实验中也得到体现,斐波拉契数列同心圆在普特尼的球体非线性驻波磁共振理论中也得到体现。(网络图片)

达·芬奇与尼古拉·特斯拉两人都有大量的机械发明,都是动物爱好者,晚年都是素食主义者,都是终身未婚,都有贵族资助设计战争机器,然而他们又都是和平主义者,特斯拉喜欢在大脑中构思发明设计反映了一种追求尽善尽美的艺术家气质。

2009年丹麦出现的蝴蝶人麦田圈,其中四手四脚人的图案与达·芬奇的名作“人的比例”图案一致,且都包含了斐波拉契数列。在世界许多文明中蝴蝶象征人类意识觉醒的循环转换。

中美洲玛雅与阿兹特克文明将蝴蝶与涅磐重 生的宇宙火之神联系起来,蝴蝶也代表现代科学“蝴蝶效应”所比喻的变化催化剂,一只蝴蝶翅膀搧动引起的微小变化产生的相关效应可以导致气候等宏观系统的变化。蝴蝶人麦田圈暗示了2012水瓶座时代将有人类意识觉醒的“蝴蝶效应”。


不同的群体、不同的文明也有轮回(网络图片)

总结:在古代的文明中尤其是佛家学说中,个体的轮回是常识,其实不同的群体、不同的文明也有轮回。爱德加·凯西解读指出,亚特兰蒂斯的灵魂回来了造成了科学的大爆炸。亚特兰蒂斯盲目发展科技,最终导致了毁灭,约在公元前10,700,亚特兰提斯最后的一个岛沉入海底。

亚特兰蒂斯人带着他们的有关记录逃往各地,造成埃及、尤加敦(Yucatun)、马雅(Maya)等地的文化复兴。 这些灵魂最终也要在同样的条件下学习相同的功课。尼古拉.特斯拉无疑就是一位以前生活在亚特兰蒂斯的灵魂。

《特斯拉的重生》(Tesla's Rebirth)一书以大量的证据表明作者亚历山大·普特尼就是达·芬奇、尼古拉·特斯拉的转世重生,同时我们看到在基督徒特斯拉与普特尼的身上,基督信仰与佛法是融为一体的,基督徒也轮回。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