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介石北伐势如破竹 胜利收复北京天津(组图)

北伐战争系列文章(二十八)

2017-11-15 07:00 作者: 沧海

手机版 正体 14个留言 打印 特大

1926年蒋总司令在广州誓师北伐
1928年4月,第二期北伐,蒋总司令在徐州誓师。图为1926年蒋总司令在广州誓师北伐。(网络图片)

1928年,蒋介石复任南京国民政府北伐全军总司令以来,领导第二期北伐,对华北张作霖北洋安国军实行南北大包围。革命军摧枯拉朽,势如破竹。

蒋介石北伐军势如破竹 张作霖大势已去总退却

至5月底,自山西冲出的阎锡山第三集团军、自河南冲出的冯玉祥第二集团军韩复榘所部、以及白崇禧第四集团军先头部队,已经占领石家庄——保定地区,锋芒直逼北京和天津;朱培德指挥蒋介石第一集团军从山东已经进至河北南皮、沧州之线。而北洋张作霖方面,孙传芳、张宗昌直鲁军团从山东、河南接连败退到沧州——天津地区,张学良、杨宇霆奉军精锐丢失河南后,再失京津的门户保定。

目前,北洋安国军不仅在河北接连战败,张作霖派出的侦察机还发现,小诸葛白崇禧指挥第四集团军部队以百余辆列车,正在日夜兼程,从武汉浩浩荡荡北上,赶赴河北前线,此事对奉军心理冲击很大。

显然,蒋介石统帅的北伐四大集团军正在迅速缩小包围圈,士气高昂,锐不可当,北洋政府在华北大势已去。北洋陆海军大元帅张作霖无奈之下,于5月30日在中南海怀仁堂召集张学良、杨宇霆、孙传芳等前线大将开会,分析商议形势后,认为不能再跟蒋介石南京北伐军作战。张作霖在会上决定即日放弃北京、天津,并下令前线北洋军实行总退却,准备退出关外,返回东北老家再做打算。

5月31日,阎锡山第三集团军商震部和白崇禧第四集团军先头部队同时占领保定。蒋总司令赴石家庄会晤第二集团军总司令冯玉祥和第三集团军总司令阎锡山,商议收复京津善事宜。

同日,日本政府在以美国为首的住京津各国政府强烈反对之下,不得不宣布取消关东军出击锦州、山海关、新民之张作霖东北奉军的计划。

皇姑屯真凶斯大林 欺骗祸华六十余载


北洋安国军主帅张作霖被炸身亡,其子张学良被推举为奉军新首领。(图片来源:维基百科)

6月2日,既反对孙中山“三民主义”也反日反俄的张作霖发表通电,宣布奉军出关返回东北奉天(今沈阳),此后国事听凭国民裁决。同日,蒋介石第一集团军陈调元军团陈焯26军攻占河北沧州。

6月4日,当张作霖乘坐的火车行驶到奉天附近的皇姑屯车站时,预置炸弹突然爆炸,当场炸死黑龙江督军吴俊升,张作霖被炸成重伤,不治身亡。这就是震惊中外的“皇姑屯事件”。张作霖被炸身亡后,东北奉军推举其长子张学良为新首领。

此后60多年时间里,世人一直以为是日本关东军为了侵占中国东三省的利益,谋杀了反日的东北奉军大帅张作霖,因此非常痛恨日军的暴行。直到1990年代初,俄罗斯历史学家沃尔科戈诺夫调查托洛茨基死因,对苏军领导人回忆录以及苏联解体后被公开的档案,进行综合分析时,无意中发现了“皇姑屯事件”惊人的真相和史料:谋杀张作霖的真凶是斯大林和苏联红军军事情报局!

//img2.secretchina.com/pic/2017/6-13/p1752361a403273904-ss.jpg
中共在1950年代为斯大林祝寿。(网络图片)

据有关报道,苏联仇视奉张由来已久,盖因张作霖在1905年的日俄战争中助日驱俄。张作霖还在中东铁路经营上,曾经排斥打击苏联,引起苏俄痛恨。

后来在1927年,蒋介石、白崇禧准备在上海进行“四.一二”清党前,南京发生暴力排外惨案;北洋政府大帅张作霖在西方国家驻华公使团的授权下,派军警突袭搜查苏联大使馆,逮捕了李大钊等中共领导人,并搜出共产国际发给中共的大量指示、训令、中共文件和武器弹药。证实苏联全面指挥了颠覆中国政府的暴力和排外运动。北京法院判决李大钊等共党勾通苏联颠覆中国政府有罪,张作霖下令将李大钊等20名共党处以绞刑。

因此,斯大林几次下令军事情报局暗杀张作霖并嫁祸给日本,目的是把中国人的仇恨引向日本,挑起中国东北军与日军火拼,以便苏联从火中取粟、渔翁得利。

国府决定和平接收京津 阎锡山白崇禧联袂入京

国防部长白崇禧(右)和山西省政府主席阎锡山(后任国防部长)1946年在太原合影。
国防部长白崇禧(右)和山西省政府主席阎锡山(后任国防部长)1946年在太原合影。(网络图片)

由于清朝政府1901年战败后跟外国列强签订的《辛丑条约》等历史遗留问题,在北洋政府(1913年-1928年)统治时期,美、英、法、意、日等外国军队纷驻于北京、天津地区。考虑到国际外交关系和避免争端,以谭延闿为主席的国民政府决定以和平的方式接收京津,蒋总司令提议由精通日本事务和擅长搞外交的第三集团军总司令阎锡山负责主持。

6月4日,国民政府正式委任阎锡山为京津卫戍总司令,委任阎锡山举荐的商震为河北省主席,委任白崇禧举荐的冯玉祥部属何其巩为北京市市长,并令第三集团军负责京津的接管和卫戍。蒋介石再次致电阎锡山,请他务必使北京居民“于鬯匕不惊中,转入国府治下”。

随后,阎锡山在保定行营通电就任京津卫戍总司令,并委任晋绥军要员孔繁蔚为国民政府的正式代表,在北京与张学良、奉军总参议杨宇霆就京津和平接收展开和谈。经过再三谈判,双方达成了和平交接北京的协议。

6月8日凌晨,阎锡山第三集团军张荫梧部先锋孙楚率其卫队营以及副官处乔装为奉军,率先进入北京,顺利接收了奉军留京卫戍部队鲍毓触旅的防务,徐永昌右路军到达长辛店;冯玉祥第二集团军韩复榘部到达北京南苑(奉令不许入北京),刘镇华部到达廊坊。

6月11日,阎锡山特意邀约率领第四集团军前来支援的白崇禧,联袂自保定进入北京。白崇禧在北京东方饭店设立第四集团军前敌总指挥部,并召开重大新闻发布会,率先向中外记者宣布:“北洋政府垮台,北伐革命胜利!”时年35岁的白崇禧,成为中国历史上“华南领兵入北京的第一人”,又率桂系集团军自北京和唐山一直打到更远的长城山海关一线,彻底肃清北洋张宗昌、褚玉璞直鲁军。天津《大公报》总编辑、民国时代最著名的报人张季鸾,于6月14日发表社评说:“广西军队之打到北京,乃中国历史上破天荒之事。”

张宗昌褚玉璞顽抗逆天 革命军得人心光复天津

北伐期间,蒋介石总司令视察北伐国军。
北伐期间,蒋介石总司令视察国军。(网络图片)

阎锡山入京后,在北京铁狮子胡同设立京津卫戍总司令部。经报请国民政府批准,阎锡山委任张荫梧为北京警备司令,傅作义为天津警备司令。

此时,张作霖长子张学良已经无心再继续抵抗蒋介石革命军,他离京返回东北老家。而北洋直鲁军总司令张宗昌、褚玉璞,仍率残部数万人据守天津,负隅顽抗。张宗昌在天津分别拜访前北洋政府总理段祺瑞及日军司令,表示绝不罢休,要跟蒋介石南京北伐军决一死战。

天津北洋军中,原孙传芳直鲁军将领郑俊彦、李宝章以及张作霖奉军将领徐源泉等10万官兵,及早觉悟革命洪流无可阻挡,顺天应人,纷纷向蒋介石革命阵营投诚,被改编为国军第一集团军第五军团。不甘心失败的张宗昌、褚玉璞率残部逃往唐山地区,在日本的支持下继续顽抗。

1928年6月12日,阎锡山第三集团军收复北京后,傅作义部和平收复天津。

至此,蒋介石领导南京国民政府北伐军,自4月初在徐州誓师,第二期北伐仅用两个多月时间,便打垮北洋军政府,成功收复京津,赢得北伐胜利成功。

(看中国版权所有,侵权必究)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限350字。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