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昕疑发布长文 曝深夜约谈详情(图)

2018-05-01 03:42 作者: 端木珊

手机版 正体 3个留言 打印 特大

30日,一篇题为《我在公开信后的一周里》在网络流传,内容与岳昕遭遇高度吻合,疑似岳昕所撰。
30日,一篇题为《我在公开信后的一周里》在网络流传,内容与岳昕遭遇高度吻合,疑似岳昕所撰。(合成图/背景图片来自Adobe Stock)

【看中国2018年5月1日讯】(看中国记者端木珊综合报导)自北大在校生岳昕23日发公开信,披露其因要求北大公开当年对沈阳教授性侵女学生高岩的调查报告,而遭校方施压的消息后,外界就鲜少有岳昕的进一步消息。30日,一篇题为《我在公开信后的一周里》在网络流传,内容与岳昕遭遇高度吻合,疑似岳昕所撰。文章进一步披露了23日的约谈详情,并称学校老师曾给岳昕定性为受到“境外势力”影响,涉及“颠覆”。

4月30日,公众号“木田君的镐头”发出长文《我在公开信后的一周里》,疑似岳昕本人所作。文章披露,岳昕之所以23日被深夜约谈,是因为4月20日学校回复当天,她坚持将信息公开回复函拿回。

学院老师对岳昕表示,之所以深夜来找她,是因为有新的情况,但在岳昕随后试图知道是何种情况时,学院老师却说:“我都不知道是什么情况。”学院老师也拒绝透露“有情况”消息的来源。

在被约谈时,岳昕被扣上了“被境外势力利用”的帽子,学院老师同时暗示,此事高层有定性,是“颠覆”,有定罪的可能:“这不是在学校违纪的事,人家想给你治个罪,都是叛国罪,都是分裂国家罪。”

学院老师还称,“只要跟任何什么媒体扯上关系,只要对北大造成什么不良的影响,怪不到别人头上,只能怪到你头上”,因为“你是唯一拿到这个东西的同学”。

学院老师以北大老师接受采访需要征得北大校方同意为例子,说明“你不要觉得你能写点东西,在媒体上发表点什么声,在你的个人公众号上发表点什么,你就觉得这是你的自由。我给你讲孩子,没有什么是你真正的自由。”“对于你来讲我觉得现在最好就是没有自由。”

在谈话后期,学院老师和岳昕的母亲发现她正在录音,要求岳昕将手机交出。岳昕拒绝交出,于是与母亲和学院老师发生争执。争执到一半,学院老师便走了。随后,岳昕与母亲就是否删除录音等相关资料发生激烈争吵。

文章特别强调,学院对事实的部分曲解和对消极影响的夸大,激化了岳昕母亲的情绪。岳昕身边的很多矛盾也被化为家庭内部矛盾,家庭关系迫使其沉默。

文章还提到,此前网络流传的一份疑似岳昕的手写便条,确实是她发的声明,但并非其声明的完整版。由于家人以性命相逼,“我怕家人真的身体有闪失,但又不想给大家我已完全没事、在压力面前选择屈服的虚假印象,所以在最后的手写版声明中大片留白。”

在完整版的声明中,岳昕表示,“值此关头,我们更需保持冷静理性,团结一致,继续促进信息公开机制、反性骚扰性侵害机制、约谈机制的完善,从实体和程序层面保障学生的基本权利。”

“参与校园事务时把事情拿到明处来,打开天窗说亮话,不是为了把几位同学、几位辅导员推向风口浪尖,而是为了能够在制度上促进事情的真正解决;越来越多的同学直面被约谈的压力站出来,不是为了自己被赞美被抬高,而是为了自己的基本权利不被侵犯,为了更多同学参与校园事务的积极性不被打压。”

文章表示,与刚开始相比,岳昕现在继续发声的理由有了变化。

最开始发布公开信,最直接的原因是自己和家人受到了冲击,因此想维护自己的权益,让校方说清真相,修复自己和家人的关系。

现在,如果岳昕就此不再发声。信息公开机制、反性骚扰性侵害机制、约谈机制的公开完善将更不易被提起;即使有了所谓的机制,也很可能是闭门会议的产物,普通学生若想维护参与其制定、管理与监督的权利,依旧难上加难。

岳昕在文中说,“我不能让我的学弟学妹们仅仅为了争取完全合法的权利,依然这么憋屈;我不能让下一个高岩到了生命尽头,依然被迫忍气吞声。”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