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点一点被偷走的心智(图)

2018-08-22 09:45 作者: 维小荷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求快,在大陆的许多城市中,已经使多数人的生活发生了变异(公有领域 Pixabay)

【看中国2018年8月22日讯】一

饿了么一个骑手把上海急诊泰斗老医生撞死了,网上遣责一片。饿了么作为一个平台公司,也把责任撇得很干净,大家都很不齿。联想起了上一阵滴滴司机作恶那个事,朋友圈纷纷表示不要再用这个平台。

我想起看过一集圆桌派,窦文涛说他在北京高峰时段点了外卖,等了好久不来,就按了一下催单按钮。小哥来的时候居然哭了,求窦文涛撤回那个点击。窦文涛讶然,小哥说这个外卖才40来块,他这一催单就要被罚两百块。窦文涛说他心里不忍,感叹这些资本主义的管理KPI(关键绩效指标)未免设得太过严苛,还让不让人活!

我在互联网创业公司的朋友却冷笑说,大家知不知道每年饿了么,美团这些公司的骑手有多少死于交通事故?这些公司每年在保险上为这些员工投了多少钱?这些反面的故事怎么没人报道。

我不忿的反驳,谁让他们超负荷的工作?运力匹配明显有问题。

朋友继续冷笑,投资人烧了多少钱补贴在这些平台里你知道吗?不这样匹配运力怎么回得了本?一单运费五块钱甚至还免单你算过帐么?再说了,40分钟每单的承诺是谁造成的?还不是像你们这样的消费者太挑?你自己就没催过单?等一等会死啊?但是消费者现在只要外卖价格高于堂吃还要投诉……

我的头皮一阵发麻。

继续硬撑:那外国呢?外卖这个业务就没有问题?

朋友笑起来,你又不是没见过美国送披萨的男孩(Pizza deliver boy),那不就是一份正常的工作。哪里需要抢什么时效?我们劳动力多便宜啊,我们消费者基数多么庞大又要求多么高啊。而且,老外没有那么多外卖需求,吃个饭不是自己做就是出去下馆子,为什么要叫外卖?

我沉默了。中国人对效率的追求已经令人发指了吧,外卖这个业态,现在又方便又便宜,为什么不点呢?

可是这个世界怎么可能又方便又便宜呢?连吃个饭也想多快好省是不是一种奇怪的妄想。

就在上个周末,我去参加校友会。聆听了必胜客中国总经理和饿了么首席财务官关于未来发展的讨论。

大家的共识就是外卖这个业务一定会蓬勃发展,因为这是符合人性的基本需求。而且,它与堂吃业务也不太会互相蚕食,因为是应对不同的刚需场景。

真的吗?

我一直相信温水煮青蛙是最可怕的社会实验。慢慢地,你就改变了而不自知。

自从外卖有什么满100减40以及运费免单之类的补贴,我就自己也开始叫了很多次。这绝对是消费者的大福利啊。大风大雨天,还能随时在家里叫到一杯热奶茶。这种待遇在欧美怎么可能实现呢?

长此以往,对大众的消费习惯一定有不知不觉的影响。自己下厨在若干年后就成为绝响,宅男宅女应该更人丁兴旺。

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所有的成本只是让社会以另一种方式支付。

坐拥亿万资本的投资人想想真是很可怕的一群KOL(关键意见领袖)生物,炒出一个又一个风口,引导社会取向。网游,团购,短视频,O2O,P2P,直播,共享自行车,知识付费……风口本身的命可能越来越短,但从流量红利上看如今基本到达了全民参与的程度。

风投女王徐新有一篇非常有名的文章谈到投资心得。她谈及新零售时,说过要控制三样东西:控货、控店、控心智。

控货是说你要尽量从供货链打到门店包装,把这个产品彻底抓在手里。

控店是说不管是直营还是加盟,你要控制住这个店。

控心智是说让消费者的头脑中第一个想到的就是你。比如提起咖啡,就是星巴克,因为到处可以看到它的广告。

占领消费者的心智,争取作这个细分品类的第一名,甚至最好比第二名超出两倍。这样存量比增量大,你不会随随便便被半路杀出的一个程咬金给干掉。所以,在中国,投资人都会协助某些大赛道的种子选手迅速占领市场,不赚钱也要光速打造品牌,扩张市场份额为先。所以补贴大战这个有中国特色的事一直在上演。

中国最大的红利就是人口红利。Too big to fail.(大到不能倒。)有时是幸运,有时是悲哀。

商业本质上,烧掉数亿美金的打车平台和“我不是药神”里投入新药研发的药企没有区别,不从消费者身上回本又从哪里呢?跨国药企在中国医保的谈判中都是内伤累累的,哪怕对着著名新药,我们囊中羞涩的官员就地起价地说,就按美国价格的一半吧?你们进不进来?

如果是别的小市场,这些药企肯定呸的一声,头也不回的走了。但是中国的人口基数足以让任何一个打折的低价,聚集起来,成为体量庞大,不容忽视的生意。

对此,当年说不作恶而退出中国的谷歌,真是敬他是条汉子。

说起谷歌,就想起互联网这个把世界变平的伟大发明。

硅谷是互联网文化的发源地,诞生了一批如雅虎,谷歌,脸书这样的重量级公司,深刻改变了美国乃至全球的运作方式。有意思的是,美国的互联网最初是一种精英文化:平等,开放,自由。硅谷凭此精神席卷起浪潮,直击东岸的华尔街,让所谓的精英毕业生开始考虑不要过投行人生,还是飞到西岸来改变一下世界吧。

中国呢,更有意思,近年的发展深度体现了农村包围城市,得草根者得天下的逆袭。

拼多多,抖音,快手,万能钥匙……五环外实现了对城里人的包抄。你每天在刷手机里的什么应用呢?

直播火的那一阵,我上过斗鱼。其中有一个很火的节目是一对夫妻吃西瓜,观众不停地送弹幕送奖品,他们俩一路吃吃吃。对那些提供软色情服务的美女主播,我还能理解,像这一类节目便出离了我的认知。

我问朋友这种节目你为什么能看20分钟?他说很有意思啊,一个人吃饭无聊的时候看看,挺有代入感的,有时看看弹幕就能笑上半天。

后来,我听到张泉灵解说她投资90后时说到过这个现象。张泉灵说她本来一直对直播不感冒,也不理解为什么那么多人喜欢看。后来她去了解90后的生活和心理,她说这种直播给了观众一种“临场感”,非常难得。

我呢,到现在也不能理解这种临场感的。我倒是明白了在娱乐至死的年代,要守住心智确实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一不留神就被各种“吃西瓜”节目偷走了。

国人“多快好省”的追求里面,“快”是最深入人心的。

前面说了,我们对效率的追求是发指的。我以前做过快递业的咨询项目,“次日达”这种产品只有中国的需求最大,欧美的次日达是一个高级服务,几乎不存在。

中国这届的投资者和消费者都不答应,我们一般的城际快递三天内到达是一个标准水平。顺丰一小时内上门取件,从揽收到小车路线规划,到城际运力计算,自营飞机排班,分拣中心作业的每一个小时都卡得死死的。但是这也不算什么,很快我们又有了“闪送”,城市内两小时送达服务。现在,盒马三公里内半小时就送达。我作为消费者已经除了感恩,不知道说什么才好了。

商业模式上如果能在合理条件下作到有效率的快肯定是好的,比较可怕的是心智上的求快,凡事走捷径。

大多数人,包括我自己,没有不想一夜暴富的。但这种同龄人正在抛弃你的焦虑被放大后,许多人都在探求捷径。

比较明显的反映就是男生都表示要创业,随着一个又一个高帅富资本在市场套现,看起来三年内敲钟都是指日可待的。再不济只要有BCDE轮的接盘侠,只要把故事说好说圆了就行。女生呢,独立自主的肯定越来越多,但嫁豪门还是一条老路。奶茶妹妹依旧是很多年轻女孩的励志梦想。如果没有含着银钥匙出生,那这也是少奋斗二十年的捷径。为什么要和钱过不去?

也是无何厚非吧?人性就是懒。伟大的公司大多数也都是顺应人性而已。Tinder放大了欲望,Linkedin放大了虚荣,Twitter放大了愤怒,脸书放大了嫉妒,而饿了么这样的外卖放大了懒惰。

知识付费潮兴起后,我闺蜜说她手下几个人开始都收听某人为你说书的栏目,提供精华版给消费者。她觉得非常误人子弟。我宽容的说,我自己当年读书时也没看过莎士比亚原著,看得都是兰姆短版,何必苛求读者?她白了我一眼,说那好歹也就是一个公认的兰姆版本。现在这些各家解读都是断章取义,良莠不齐,小朋友们读了也是不能得其要领,但他们觉得几分钟听了精华版就是赚了。

其实读书也是个奢侈的事,我已经记不得看上一部长篇小说是什么时候了。我家里有许多未曾翻看,买来充虚荣的大部头。每次我走到书柜前,看到它们伟岸的身躯,就心里一凉。觉得还是算了,不经过沐浴焚香,是断然没有勇气翻开第一页的。还是躺在床上刷刷微信公众号吧。碎片化就这样入侵了,你浑然不觉地失去了长时间的系统性的专注力。

我和闺蜜聊到最后,不禁都一声长叹。其实大家都懒啊,好好的为什么要这么精进?保持专注,保持清醒,保持心智,这些都是很累的事。随波逐流,人云亦云,多轻松啊!只要商家和投资人深刻挖掘了消费者的多快好省,不劳而获的心性,水涨船高,我们不都是共同参与并缔造了这些商业神话而不自知么?

一边喝着半小时送达12块钱的咖啡,一边坐着6块钱5公里的快车,又怎么好意思评击新经济?只是,同在一个体系里,谁来最后以何种方式埋单呢?

太阳底下并无新鲜事。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