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风汉阙】霍去病:匈奴未灭 无以家为(图)

2018-12-07 11:21 作者: 宋紫凤

手机版 正体 8个留言 打印 特大

霍去病首次出征,即展露出勇冠诸军的非凡气魄,被封为冠军侯。
霍去病首次出征,即展露出勇冠诸军的非凡气魄,被封为冠军侯。(绘图:Winnie Wang/看中国)

纵观全局,汉朝抵御匈奴的战略布局是以少数兵力留在东方的上谷、东燕山一带,防御并牵制匈奴兵力。而以主力进攻匈奴之右部,打通河西之地,断匈奴右臂,最后再合兵与盘踞阴山的正北方匈奴单于本部予以决战。双方战线东起辽河,西至祁连,东、西数千里,可谓规模空前。

汉朝以长安为帝都,在中国之西北,所以匈奴右部对汉朝威胁最大。此外,匈奴右部不予解决,则汉朝与单于本部之决战势必受到匈奴合兵夹击,亦难以取胜;再次,汉武帝欲远通西域,而河西走廊正处于匈奴右部势力威胁之下,所以汉、匈之战最重要阶段,正是元狩年间汉武帝对匈奴右部之征讨。

在这一阶段中,骠骑将军霍去病厥功至伟,二征河西,尽有其地,断匈奴之右臂。

这一篇,我们就来讲述关于霍去病的故事。

剽姚跃马 勇冠全军

霍去病是大将军卫青的外甥,在汉武帝身边任侍中。元朔六年(西元前122年),汉武帝命卫青等将十余万骑出定襄,进攻单于本部主力。此一战中,霍去病以剽姚校尉随军出征(剽姚,取强劲疾捷之意)。而霍去病首次出征,果然如强弩之发,迅如疾电,锐不可当,他亲率轻勇骑兵八百骑,追击单于伊稚斜,孤军深入,远离大将军本部数百里。最后斩虏二千余级,擒匈奴单于之相国、当户与单于季父,又斩单于大父之藉若侯。霍去病首次出征,即展露出勇冠诸军的非凡气魄,被封为冠军侯。这一年,霍去病十八岁。

打通河西 断匈奴右臂

匈奴兵虽然被击走,但第二年又卷土重来,发兵数万侵犯上谷,杀害汉朝吏民数百人。为彻底解决汉朝边患,汉武帝决定打通河西,联络西域,绝匈奴与西羌之联盟,断匈奴之右臂。

元狩二年(西元前120年)三月,汉武帝以冠军侯霍去病为骠骑将军,率万骑进击河西匈奴诸部。此一战,霍去病率军出陇西,转战六日,过焉支山(又名燕支山)千有余里,与匈奴鏖战,杀折兰王,斩卢侯王,执浑邪王子及相国、都尉,斩虏八千九百余,收休屠王祭天金人及相国、都尉等,予以匈奴右部沉重之打击。

在东起五原、狼山、贺兰山,西至焉支山、祁连山的诸山谷中,水草丰茂,匈奴右部在此生息。特别是祁连山,西连酒泉,南连武威,匈奴据有其地,可连络西羌诸部为患,侵扰汉朝西北边地。汉朝据有其地,则不仅西北国防得以巩固,同时亦可保障汉朝通往西域道路之畅通,以至更广泛联络西域诸国。所以无论以军事、国防、外交来看,祁连山战略意义皆属重大。

是年夏,霍去病再率大军远攻祁连山之匈奴残部。大军出北地,渡黄河,济居延海,过小月氏(今之酒泉),进击祁连,此一战霍去病擒获匈奴五王、单于阏氏、王子等五十九人,及相国、将军、当户、都尉等六十三人,降虏二千五百人,斩虏三万二百级。汉朝自此打通河西,尽有其地。

迎降匈奴浑邪王

浑邪王、休屠王的惨败,令伊稚斜单于大怒。伊稚斜欲诛杀两王,两王大恐,决定归降汉朝。汉武帝为防止两匈奴王诈降,派霍去病将兵迎降。汉军赶到时,休屠王因后悔降汉,已为浑邪王所杀。两军临河相望,一边是霍去病,一边是浑邪王,一些匈奴兵望见汉兵在前,心生恐惧,犹疑不定。霍去病果敢勇往,率先催马驰往匈奴军中与浑邪王相见,以示汉朝接纳匈奴人之诚意,于是浑邪王率四万降众纷纷渡河来归。浑邪王抵达长安后,汉武帝即封其为万户漯阴侯,其余裨王三人、大当户一人,亦皆封侯。四万降众被分别安置在陇西、北地、上郡、朔方、云中五郡,仍使居匈奴故地,不改其俗,且保留其国号,从属于汉朝,是为大汉“属国”。

大战左贤王 祭天狼居胥

元狩三年(西元前119年)秋,匈奴单于再驱数万骑侵犯右北平、定襄郡,杀略汉朝吏民千余人。此时,河西之地已定,匈奴右部已降汉,唯剩匈奴单于坐镇北方,指挥上谷、云中一带的匈奴本部。按汉武帝既定之战略,汉朝与匈奴单于之决战时刻已然到来。

元狩四年(西元前118年)春,汉武帝派大将军卫青、骠骑将军霍去病各将精骑五万,分二纵队进击匈奴单于。卫青出定襄,霍去病出代郡,敢深入力战的士兵皆属霍去病。

此一战中,卫青与单于军遇,短兵鏖战竟日,单于恐为所擒,突围遁走。

骠骑将军霍去病则与匈奴左贤王遇,一番激战后,左贤王大败而逃,霍去病追击不舍,越离侯山、济弓庐水(今蒙古国东部之克鲁伦河),追至狼居胥山(今蒙古国肯特山),此时大军已出代郡二千余里。于是霍去病祭天于狼居胥山,祭地于姑衍山,刻石纪事,以告大功,之后凯旋而还。此一战,霍去病斩单于近臣及北车耆王,擒屯头王韩王等三人,擒匈奴将军、相国、当户、都尉等八十三人,斩虏七万余人,可谓大获全胜。

是役之后,历年为患汉朝边境的匈奴兵,终于远循漠北,而漠南再无匈奴王庭。

战后,汉朝置大司马之位,大将军与骠骑将军,皆为大司马。

匈奴未灭 无以家为

史载霍去病为人质重少言,胆气在中,果敢能担大任。不仅临阵对敌时能身先士卒,还常选壮骑精兵,先大军而行,常常千里奔袭,皆能致胜,似有天助。霍去病与他的舅舅--大将军卫青皆是忠心于汉室,不养士,不结党。

元狩六年九月(西元前116年),骠骑将军霍去病去逝,年仅24岁。汉武帝以大礼安葬霍去病,发五属国之玄甲军,从长安陈列直至茂陵。霍去病之冢是按祁连山的样子修筑的,汉武帝以此来表旌霍去病之大功,冢上竖起高大的石碑,前有石马、石人相对而立。

霍去病生前有一句名言,他被封为骠骑将军时,武帝为他治宅第,他说了一句:“匈奴未灭,无以家为。”霍去病短暂的一生似乎只为抗击匈奴、保卫中原而来。他短短数年的戎马生涯中,完成了汉、匈大战中至为关键的部分,打通河西走廊,逐匈奴单于远遁漠北,为以后汉朝彻底平匈奴之患,打下基础。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