寄语后来人:课堂上讲公民心态(图)

2019-01-16 00:30 作者: 东洲

手机版 正体 1个留言 打印 特大

国际人权盛会“奥斯陆自由论坛”2018年11月10日在台北登场。
国际人权盛会“奥斯陆自由论坛”2018年11月10日在台北登场。(图片来源:中央社)

公民不难,难的是启发他们的公民意识。上次历史教到罗马的查士丁尼法典,我就讲罗马人的公民素养,基本上是和法律息息相关的。我说,公民不只是一种身份,还是一个生活文明的习惯。

公民和居民不一样,我稍微解释了一下。大致上,公民是国家的主人,有参与政治的权利。居民呢?只是居住在这里。譬如中国,几乎所有人都是居民,没有参政权。就算有,那只限于极少数人,要先有党权,才有之后的权。台湾目前有公民,但是公民意识是很薄弱的,因为以前的教育,基本上是教你当“顺民”,不要参与政治,不要管政治。所以,只有“大人”与“老百姓”,军人甚至称你“死老百姓”。这样教导下来,“百姓”很难有“主人”的意识,所以对于法治不是积极的维护,而是存有躲避心态的。

然而,公民社会第一个就是法治社会,民众必须懂得自己的权利与义务。我举一个例子。譬如我儿子女儿都没打预防针。以前市公所卫生局都会打电话催打。我都消极处理,后来他会想家庭访问。以前据我妈妈说,公所的人说,我女儿要是没有预防针接种记录,以后小学注册要交,没打就不能读小学。我说,这是欺骗老百姓。预防接种只是行政作为,接受国民教育是宪法层次,哪个公务员敢因为小孩没打预防针,就不让入学,那是违宪耶!我还讲第二个例子。我说十几年前,我有一次要出国。因为当时中国的国家主席要访问美国。因为他迫害法轮功,所以我要去美国抗议。我去申请签证赴美,结果那个美国移民官,是一个白人女性,讲一口好中文。她看看我的申请表,直接退还给我,说我资格不符。我问她为什么?她说,我未婚、无业而且……,所以她不能确定我会回台湾,因此不发签证给我。

我一听,简直岂有此理。我双手把表格推回去说,你应该让我去美国。因为,那是我的基本人权。我说,我目的写得很清楚,我是因为信仰遭到迫害,我必须去表达我的主张,这是宗教自由。她一听,态度就软化了。我还告诉他,法轮功被迫害的事。她说,可是我不确定你会回到台湾来。我说,我从未欺骗过你,从未欺骗过美国政府,你为什么要怀疑我?她脸上竟然有点迟疑了。我说,我知道美国很好,可是我爱我的国家,我只是去表达我的宗教意见,这是人权公约所保障的,请你相信我,我去八天,就会回到台湾。看在上帝的份上,让我去吧。于是她说,好,可是你一定不能不回来。我说,一定。而且,我有个请求,请快点给我,三天后拿到签证好吗?因为我的机票是四天后!她说好。我就这么成行了!而且签证期限给了我十年!

我告诉学生,我是中华民国的公民,也是世界公民。我说的话,带有普世价值,是个文明人的说法,因此美国官员也买帐。实际上,她完全可以不让我去,那是她的权力。可是,我的说法,说服了她。读公民有没有用?有!所以,你这个国家要法治啊,老百姓都是高水准的公民,这就获得普世的尊敬。不然,奴隶出国,还是奴隶,走到哪,脸就丢到哪!经济搞上去了,很快就跌回原点。因为没有好的公民社会为基础,人民素质跟不上,那就像在沙滩上盖城堡。

西方社会从二千多年前的希腊罗马就开始有契约精神、法律精神、公民素养。现在的中国人还不会。这有深刻的历史原因,宋朝以前的中国是讲这些的,只是偏侧的重点不一样,以后上课会讲。现在都丢失了,自己的东西丢了,砸了,别人的好东西学不来,只学到坏的。西方社会好货很多,都学不好,倒是什么共产主义、社会主义,还有不三不四的艺术之流的,引入中国还说是中国特色的啥。所以,今天的中国就成了这个样!

今天的中国,如果放在历史的天秤上,今日中国是大幅倒退的,比以前还不如。我们学历史要探讨其中的原因。所以,希望你们以“国家未来的主人”的身份自许,现在好好学,以后才有出息,才知道用文明表现你的生命。打砸抢闹是会被唾弃的。孩子们听傻了,觉得老师好棒棒!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神韻晚會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