昔日名列台湾五大家族 基隆颜家为何没落?(视频)


基隆颜家祖厝的大门
基隆颜家祖厝的大门(图片来源:youtube视频截图)

【看中国2019年1月18日讯】从清末、日治时期到战后,台湾有五个非常显赫的家族,有靠蔗糖致富的高雄陈家、参与过许多战役的雾峰林家、鹿港辜家(现中信集团)、板桥林家(华南金控),还有最神秘的基隆颜家。颜家早期经营矿业,靠着金矿、煤矿致富,在战后家产却遭到强征,差点家破人亡。日本作家一青妙及歌手一青窈两姊妹就是他们的后代。据《Storm》报导:

从基隆颜家的兴衰,看见当时动荡的台湾

导演李岗把一青妙的自传《我的箱子》,监制改编成舞台剧《时光の手箱:我的阿爸和卡桑》,并由一青妙本人、演员郑有杰、日籍女星大久保麻梨子还有资深演员杨烈主演。借此故事来看一个台湾望族在大时代动荡下的兴衰。

李岗从制作以“雾峰林家”当题材的纪录片《阿罩雾风云》开始,深入研究台湾这块土地的过去,发现许多不曾了解的历史。就像是现在的基隆中正公园,过去其实就是基隆颜家土地,只是后来被政府强占了。

至于为何要做成舞台剧,李岗说,毕竟电影如果要拍“时代剧”成本非常高,舞台剧其实相对比较好发挥。而他也曾说过,这部舞台剧即使完售,可能还要赔百多万,但是接下来仍希望能多跟县市政府合作,多演几场、让更多人看见。

颜惠民回台后,却差点家破人亡

此部舞台剧的男主角为一青妙的爸爸,也就是颜家长男颜惠民(郑有杰饰演)同时他是这个动荡时代的见证者。

颜惠民从小就被送到日本读书,甚至还住过日本前首相犬养毅的家里,还到只有日本皇族和社会顶端菁英子女才能进入的学习院读书,可说是被寄予厚望的企业接班人。但是父亲的期盼眼神、家族的包袱却成为他最大的压力来源。

就在颜惠民17岁那年,日本战败了,这是他人生的首个转捩点。郑有杰表示,颜惠民一夕从“战败国”子民变成“战胜国”中华民国人,这个转变对于原被日本踩在脚底的台湾人来说,竟有一丝优越感。

可是另一方面,又对颜惠民17年来努力加入“日本人”的目标骤然崩毁感到困惑。但更大的打击还在后头,他自日本回来时二二八才发生没多久,离开之前原本繁荣的台湾在战后变得残破不堪,而家里的财产也被政府拿走大半。面对身分转变、家业崩坏也让他十分的茫然。

而在这期间颜惠民的爸爸被征召入二二八处理委员会,却因此反被通缉而跑路,连叔叔、堂弟等一些亲戚也都被抓了。最后他只好把家产拿出来换命,还跑到南京去见蒋介石投诚。在那时候选错边的下场就是家破人亡,而他也在这动荡的时局下被偷渡送回日本。

颜惠民1970年代回台试图接掌家族事业,但是当时的煤矿、金矿都快挖完了,必须得产业转型。他做了许多的尝试,但后来都以失败告终。不得志的他后来整日酗酒、还得了癌症,他在人生最后2年把自己关在房中,不跟任何人说话。

颜惠民的父亲虽然无法接受接班人竟然沦落至此,但也是心疼无比。就在颜惠民去世前一阵子,父亲曾去看他,但压抑的性格又不知道要说些什么,所以就用他们最常用的相处模式“数落他、念他”,那是他唯一能表达爱的方式。

唯一的叛逆,就是娶了日本平民老婆

郑有杰说:“颜惠民一生唯一的叛逆,就是娶了日本平民老婆”。颜惠民一生中,不管是学习、事业等等决定,皆在父亲的掌握之中。除了在38岁时,跟比他小的日本平民女孩结婚,这是他唯一一次为自己做的决定,也是自由的象征。

但颜惠民的太太一青和枝,一下子从民间到大家族生活,其实也过得不轻松。据一青妙本人转述,妈妈从原本不知道先生为台湾望族,却到一个文化、语言都不一样的地方,学习如何当“台湾媳妇”。她很努力学台语、做台菜,融入台湾生活,最后还可以在菜市场用台语杀价!

在得知先生罹癌时,一青和枝第一个动作却是与颜家的亲戚讨论“要不要说出来”。虽然她极力主张要,但家族的亲戚们觉得怕他得知后会更加地厌世,所以决定不告诉他,而她也尊重这个共识。但这个决定,后来却成了永远的遗憾……

这部舞台剧不只让人理解台湾大家族的起落,更看见了家庭亲情,不管在任何时空、文化,都能让人有深深的共鸣。

说起如何要看待过去历史的种种,李岗则引美国历史学者麦斯基尔的观点:“在华人的观念,老是喜欢用忠跟奸来讲历史”。台湾每当政权轮替,执政者往往都会用自身的角度来否定过去的正当性。历史没有绝对“真相”,只能拼凑出接近真相的东西给后代参考,而非直接划分谁是好人、谁是坏人。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