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关系法》四十年之际对美中关系的思考(图)

2019-04-18 00:05 作者: 东洲

手机版 正体 7个留言 打印 特大

蔡英文总统会见美国前众议院议长莱恩(Paul Ryan)与美国访台代表团。
蔡英文总统会见美国前众议院议长莱恩(Paul Ryan)及美国访台代表团。(摄影:张新伟/中央社)

【看中国2019年4月17日讯】《台湾关系法》(TRA)届满四十年。由于正值美中贸易战,美中关系非常紧张。美中从原本的战略伙伴关系,逐渐变为竞争关系。此时美方一反常态,大动作挺台,颇有向中共示警的味道。美国在台协会(AIT)不仅将在台北举行一系列庆祝活动,美国国务院更表示,美方认为台湾是重要伙伴,也是民主的成功,《台湾关系法》正是美国和台湾40年来的长久友谊与伙伴关系。

不仅如此,美国联邦众议院外交委员会以口头表决方式,一致通过“重新确认美国对台及对执行《台湾关系法》承诺”决议案与“2019年台湾保证法案”,这项法案将送众院院会表决。

台湾有部分评论认为,美国大动作挺台,应可视为美方表态支持蔡英文。这些人以为,台湾被视为美方的一个可运用的“筹码”,用以向习近平当局在贸易谈判中讨价还价。美国大打台湾牌,增加了两岸不确定的不稳定因素,将影响台海的和平。这些人甚至以台湾随时可被美方抛弃,换取其在中国的利益。笔者认为,这种论调窄化了事件的本质,限缩为短暂利益的考量而已。AIT的处长郦英杰四月十日演讲时表示,他任内与台湾有四个优先事项,又称作《四个增进》:即增进美台安全合作、美台经济与商业关系、台湾在全球社会的角色,及美台人民的关系。郦处长引用《台湾关系法》原文“任何企图以非和平方式来决定台湾的前途之举,包括使用经济抵制及禁运手段在内,视为对西太平洋地区和平及安定的威胁,而为美国所严重关切”。郦处长说,美国根据《台湾关系法》的承诺,“为台湾创造空间,使其发展出我认为台湾具备的三大不凡资产:即台湾的民主、市场经济及台湾的文化,而也使以台湾为家的千万民众能够享有更好的生活。”

从美方的态度来看,美国把台湾在民主、市场经济与文化的成就视为《台湾关系法》的成就。即便美方是把台湾当牌来打,这张“台湾牌”,也打得十分高竿,其方式是“替台湾创造空间”,其结果是使台湾获得三项不凡的资产,即民主、市场经济与文化。美国透过台湾的改变,证明他在西太平洋的作为是有成功案例。台湾这张牌,对于美方不只是战略位置上的,不仅是军事上的,而是台湾证明美国所代表的自由体制之胜利。台湾是一张万用的王牌。

《台湾关系法》制订的背景是冷战时期,美国为了对抗苏联,所以想打“中共牌”,民主党的卡特政府不顾国际道义,抛弃盟友中华民国,与中共建交。由于事出仓促,美国国会为保障台湾的生存空间,所以参众两院以国内法的形式出炉了“台湾关系法”,由卡特总统签署。当时的时空环境下,中共还不足以成气候,所以十八条条文虽订的模糊,不过大有可灵活操纵的空间。

四十年后,苏联早已解体。“联中共,制苏联”的条件不存在,反而中共作为目前唯一独大存在的共产政权,不断破坏世界秩序,当然包括经济秩序以及西太平洋的区域安全。中共自己浮上水面企图区域称霸,四处以邻为壑。尤其每每四处欺压台湾,遂行超限战,对于民主台湾来说,共产党打出“一国两制”想逼迫台湾屈服,变成一个受共产党统治的国家。如果按照TRA,中共对台作为早已是准战争等级,美国应“严正关切”。

《台湾关系法》的制定,开宗明义便说明是“有助于维持西太平洋地区的和平、安全及稳定”。所以,美方这次高调庆祝《台湾关系法》,就是要拿出这只定海神针,先亮剑给中共看一看!根据TRA,“美国决定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外交关系之举,是基于台湾的前途将以和平方式决定这一期望”,反过来说,万一台湾的前途不是以和平方式解决,中美的外交关系就必须重新检讨。整部TRA可说是美国对于自由与人权精神延伸,其法律只言“台湾人民”,也就是只是美国对于“台湾人民”的保障,并非针对任何政权。如今,重新强调TRA,应该视为川普政府制止中共扩张的举措,不应看作只是支持蔡总统,也不只是维护台湾,美国是在维护西太平洋的秩序,这也是符合美国立国精神与长久利益的。

实质上,美国对中国的政策已经随着川普政府的执政而大幅改弦更张,日前副总统彭斯的一番演讲,被视为一篇“反共檄文”,说明美方区分清楚“中共”与“中国”。美方目前致力恢复中国人的权利,所以美中贸易谈判触及的核心部分就是共产党统治这一基础。一党专政是反人类,逆时代潮流。所有国家对中国的善意都被共产党给利用与扭曲。从最近的国际局势演变看来,先进国家已经认知这一点,各国的对中政策也随着川普政府的脚步而调整中。

中共总理在两会报告上,已经透露悲观的情绪,本人以为,中共随时可能像前苏联一样,随着经济的恶化,造成一夜间垮台。因此,美国基于独立宣言的立国精神,应该做好中共解体后的“后中国时期”的准备,帮助中国各地区人民,推翻共产党,建立符合当代民主法治精神的政体。这才是根本解决美中关系之道,才是世界和平的定海神针。美国帮助台湾民主化的例子,就是一个典范。

以下是本人大胆的建言。第一,中国自晚清以来,一直有追求民主宪政体制的努力。截至目前为止,只有台湾的中华民国是成功的范例,而且台湾人追求民主化的过程,得利于美国的支持甚多。若不是美国的介入,台湾在国民党统治下要走向民主政体可不容易。即便台湾已经三次政党轮替,民主法治相当成熟,中华民国面临中共的政治军事外交经济等威胁,还是有人想开倒车,台湾民主面临了一个存亡之关键。所以,消极抵御中共的出招是下策,上上策是让台湾乘着美国这股反共的风向,把台湾的自由法治吹向中国大陆,促使中国人知道真相,拥有宗教自由,言论自由等,并建立三权分立、政党政治与选举制度,彻底改变中国,这才是使其和平演变的最佳方式。要达到这一步,光靠中国人自己是非常难。所以,外力强制干预,才能平稳过度。战后的日本就是一个例子。

日本的民主化过程,其基础就是依赖占领日本的美军所奠定的。美国使一个军国主义的国家,迅速立新宪而成为君主立宪制。日本宪法就是美国人替他定的。美军军政下,日本乖乖民主化。所以,中国十几亿人欲求民主,可仿照日本的前例。因此,美国于贸易战之后,可再打“台湾牌”。因为,两岸同文同种,关系密切,美国可支持台湾进行“文化反攻”、“思想反攻”,如同当年两蒋的规划一样,让台湾成为改变中国,促使大陆百姓反共的“复兴基地”。中共要并吞台湾,台湾就用文化之风、自由之风给反吹回去。

更进一步说,美国也可仿照《台湾关系法》,帮助后中国时期的中国人建立自己的宪法。也就是,美国可扮演更积极的角色,促使中国人学习独立宣言的精神,建立一个拥有美国建国精神内涵的宪法。就像前苏联的加盟共和国纷纷脱离一样,中共统治下的民族独立运动必须获得美方的支持,譬如订定西藏关系法、新疆关系法、满洲国关系法......等等。根据民族自决的原则,帮助被共产党统治的地区独立。

笔者为什么如此建言。因为贸易战就是战争,一旦开弓就没有回头箭。这已经触及到中共的本质。如果只是贸易上与其谈判,寄希望于共产党遵守协议,个人以为不切实际。毕竟川普总统有任期,最多不过八年。共产党大可只求“活下去”,以拖待变。短期间遵守,时间长了又反悔,这在中共历史上是司空见惯的。所以,中共不垮台,或是陷入另一轮军政府割据,都不是好的结果。而且,就算中共不垮,长期这样贸易战下去,最后关税壁垒高筑,或是再来一次冷战,都不是最好的结果。而且,中共有核武,逼急了搞不好啥都干了。这也不好。

中共最大的敌人就是十几亿中国老百姓,他们是受害最深的。因此,中国人是最想推翻中共统治的,中国人民也是美国反共的最大盟友。重点是要唤醒他们,进而提供协助。帮助中国人了真相,建立宪法,享有宪政,这就是最根本的解决之道。更重要的是,由美国积极介入,帮助建立的行宪国家,不易使共产党死灰复燃,卷土重来。甚至更进一步,要让中共为恶的党员接受大审判,还给受害者一个公道,同时也是彰显正义!

诚如台湾受惠台湾关系法,这些国家走向民主之路,必须有强大的背后支撑,经历一番“训政阶段”,进而学习民主。这个路,台湾可扮演的角色十分多元。以华治华,中华民国是最佳选择。从百年来的历史来看,外力介入是最快!寄望中国经济改革,出现中产阶级,进而民主化,已被证明失败。

可能有民族情结的人受不了。事实上,唐朝安史安乱,也是郭子仪借外国兵以平乱。美国外力介入,促使中共倒台,各民族获得自治,一样是还政于人民。只要中国人有信仰自由,这个民族必然不会遗失自己,拥有普世文明的同时,一样可以在传统的路子上走回自己,一样可以在道德的基础上,复兴华夏文明。

有人说,台湾现在只有被统派与台独。我认为,美国的强烈参与可以强烈主导这一切。台湾骨头里是亲美日的,当美国强硬起来,中共代理人会转变风向的。台湾关系法内容模糊,可操作性极大。就看美国总统的意志了。以前美国受门罗主义影响,比较偏向孤立主义。如今,川普政府不同于以往,是可以领导全球,济弱扶倾的。我中国古代圣贤说:“兴灭国,继绝世”。如今灭共之势已成,就差临门一脚。时值台湾关系法四十年。聊聊一篇,权做纪念之文!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