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關係法》四十年之際對美中關係的思考(圖)

2019-04-18 00:05 作者: 東洲

手機版 简体 7個留言 打印 特大

蔡英文總統會見美國前眾議院議長萊恩(Paul Ryan)與美國訪台代表團。
蔡英文總統會見美國前眾議院議長萊恩(Paul Ryan)及美國訪台代表團。(攝影:張新偉/中央社)

【看中國2019年4月17日訊】《台灣關係法》(TRA)屆滿四十年。由於正值美中貿易戰,美中關係非常緊張。美中從原本的戰略夥伴關係,逐漸變為競爭關係。此時美方一反常態,大動作挺台,頗有向中共示警的味道。美國在台協會(AIT)不僅將在台北舉行一系列慶祝活動,美國國務院更表示,美方認為台灣是重要夥伴,也是民主的成功,《台灣關係法》正是美國和台灣40年來的長久友誼與夥伴關係。

不僅如此,美國聯邦眾議院外交委員會以口頭表決方式,一致通過「重新確認美國對台及對執行《台灣關係法》承諾」決議案與「2019年台灣保證法案」,這項法案將送眾院院會表決。

台灣有部分評論認為,美國大動作挺台,應可視為美方表態支持蔡英文。這些人以為,台灣被視為美方的一個可運用的「籌碼」,用以向習近平當局在貿易談判中討價還價。美國大打台灣牌,增加了兩岸不確定的不穩定因素,將影響台海的和平。這些人甚至以台灣隨時可被美方拋棄,換取其在中國的利益。筆者認為,這種論調窄化了事件的本質,限縮為短暫利益的考量而已。AIT的處長酈英傑四月十日演講時表示,他任內與台灣有四個優先事項,又稱作《四個增進》:即增進美台安全合作、美台經濟與商業關係、台灣在全球社會的角色,及美台人民的關係。酈處長引用《台灣關係法》原文「任何企圖以非和平方式來決定台灣的前途之舉,包括使用經濟抵制及禁運手段在內,視為對西太平洋地區和平及安定的威脅,而為美國所嚴重關切」。酈處長說,美國根據《台灣關係法》的承諾,「為台灣創造空間,使其發展出我認為台灣具備的三大不凡資產:即台灣的民主、市場經濟及台灣的文化,而也使以台灣為家的千萬民眾能夠享有更好的生活。」

從美方的態度來看,美國把台灣在民主、市場經濟與文化的成就視為《台灣關係法》的成就。即便美方是把台灣當牌來打,這張「台灣牌」,也打得十分高竿,其方式是「替台灣創造空間」,其結果是使台灣獲得三項不凡的資產,即民主、市場經濟與文化。美國透過台灣的改變,證明他在西太平洋的作為是有成功案例。台灣這張牌,對於美方不只是戰略位置上的,不僅是軍事上的,而是台灣證明美國所代表的自由體制之勝利。台灣是一張萬用的王牌。

《台灣關係法》制訂的背景是冷戰時期,美國為了對抗蘇聯,所以想打「中共牌」,民主黨的卡特政府不顧國際道義,拋棄盟友中華民國,與中共建交。由於事出倉促,美國國會為保障台灣的生存空間,所以參眾兩院以國內法的形式出爐了「台灣關係法」,由卡特總統簽署。當時的時空環境下,中共還不足以成氣候,所以十八條條文雖訂的模糊,不過大有可靈活操縱的空間。

四十年後,蘇聯早已解體。「聯中共,制蘇聯」的條件不存在,反而中共作為目前唯一獨大存在的共產政權,不斷破壞世界秩序,當然包括經濟秩序以及西太平洋的區域安全。中共自己浮上水面企圖區域稱霸,四處以鄰為壑。尤其每每四處欺壓台灣,遂行超限戰,對於民主台灣來說,共產黨打出「一國兩制」想逼迫台灣屈服,變成一個受共產黨統治的國家。如果按照TRA,中共對台作為早已是準戰爭等級,美國應「嚴正關切」。

《台灣關係法》的制定,開宗明義便說明是「有助於維持西太平洋地區的和平、安全及穩定」。所以,美方這次高調慶祝《台灣關係法》,就是要拿出這隻定海神針,先亮劍給中共看一看!根據TRA,「美國決定和「中華人民共和國」建立外交關係之舉,是基於台灣的前途將以和平方式決定這一期望」,反過來說,萬一台灣的前途不是以和平方式解決,中美的外交關係就必須重新檢討。整部TRA可說是美國對於自由與人權精神延伸,其法律只言「台灣人民」,也就是只是美國對於「台灣人民」的保障,並非針對任何政權。如今,重新強調TRA,應該視為川普政府制止中共擴張的舉措,不應看作只是支持蔡總統,也不只是維護台灣,美國是在維護西太平洋的秩序,這也是符合美國立國精神與長久利益的。

實質上,美國對中國的政策已經隨著川普政府的執政而大幅改弦更張,日前副總統彭斯的一番演講,被視為一篇「反共檄文」,說明美方區分清楚「中共」與「中國」。美方目前致力恢復中國人的權利,所以美中貿易談判觸及的核心部分就是共產黨統治這一基礎。一黨專政是反人類,逆時代潮流。所有國家對中國的善意都被共產黨給利用與扭曲。從最近的國際局勢演變看來,先進國家已經認知這一點,各國的對中政策也隨著川普政府的腳步而調整中。

中共總理在兩會報告上,已經透露悲觀的情緒,本人以為,中共隨時可能像前蘇聯一樣,隨著經濟的惡化,造成一夜間垮台。因此,美國基於獨立宣言的立國精神,應該做好中共解體後的「後中國時期」的準備,幫助中國各地區人民,推翻共產黨,建立符合當代民主法治精神的政體。這才是根本解決美中關係之道,才是世界和平的定海神針。美國幫助台灣民主化的例子,就是一個典範。

以下是本人大膽的建言。第一,中國自晚清以來,一直有追求民主憲政體制的努力。截至目前為止,只有台灣的中華民國是成功的範例,而且台灣人追求民主化的過程,得利於美國的支持甚多。若不是美國的介入,台灣在國民黨統治下要走向民主政體可不容易。即便台灣已經三次政黨輪替,民主法治相當成熟,中華民國面臨中共的政治軍事外交經濟等威脅,還是有人想開倒車,台灣民主面臨了一個存亡之關鍵。所以,消極抵禦中共的出招是下策,上上策是讓台灣乘著美國這股反共的風向,把台灣的自由法治吹向中國大陸,促使中國人知道真相,擁有宗教自由,言論自由等,並建立三權分立、政黨政治與選舉制度,徹底改變中國,這才是使其和平演變的最佳方式。要達到這一步,光靠中國人自己是非常難。所以,外力強制干預,才能平穩過度。戰後的日本就是一個例子。

日本的民主化過程,其基礎就是依賴佔領日本的美軍所奠定的。美國使一個軍國主義的國家,迅速立新憲而成為君主立憲制。日本憲法就是美國人替他定的。美軍軍政下,日本乖乖民主化。所以,中國十幾億人欲求民主,可仿照日本的前例。因此,美國於貿易戰之後,可再打「台灣牌」。因為,兩岸同文同種,關係密切,美國可支持台灣進行「文化反攻」、「思想反攻」,如同當年兩蔣的規劃一樣,讓台灣成為改變中國,促使大陸百姓反共的「復興基地」。中共要併吞台灣,台灣就用文化之風、自由之風給反吹回去。

更進一步說,美國也可仿照《台灣關係法》,幫助後中國時期的中國人建立自己的憲法。也就是,美國可扮演更積極的角色,促使中國人學習獨立宣言的精神,建立一個擁有美國建國精神內涵的憲法。就像前蘇聯的加盟共和國紛紛脫離一樣,中共統治下的民族獨立運動必須獲得美方的支持,譬如訂定西藏關係法、新疆關係法、滿洲國關係法......等等。根據民族自決的原則,幫助被共產黨統治的地區獨立。

筆者為什麼如此建言。因為貿易戰就是戰爭,一旦開弓就沒有回頭箭。這已經觸及到中共的本質。如果只是貿易上與其談判,寄希望於共產黨遵守協議,個人以為不切實際。畢竟川普總統有任期,最多不過八年。共產黨大可只求「活下去」,以拖待變。短期間遵守,時間長了又反悔,這在中共歷史上是司空見慣的。所以,中共不垮台,或是陷入另一輪軍政府割據,都不是好的結果。而且,就算中共不垮,長期這樣貿易戰下去,最後關稅壁壘高築,或是再來一次冷戰,都不是最好的結果。而且,中共有核武,逼急了搞不好啥都幹了。這也不好。

中共最大的敵人就是十幾億中國老百姓,他們是受害最深的。因此,中國人是最想推翻中共統治的,中國人民也是美國反共的最大盟友。重點是要喚醒他們,進而提供協助。幫助中國人了真相,建立憲法,享有憲政,這就是最根本的解決之道。更重要的是,由美國積極介入,幫助建立的行憲國家,不易使共產黨死灰復燃,捲土重來。甚至更進一步,要讓中共為惡的黨員接受大審判,還給受害者一個公道,同時也是彰顯正義!

誠如台灣受惠台灣關係法,這些國家走向民主之路,必須有強大的背後支撐,經歷一番「訓政階段」,進而學習民主。這個路,台灣可扮演的角色十分多元。以華治華,中華民國是最佳選擇。從百年來的歷史來看,外力介入是最快!寄望中國經濟改革,出現中產階級,進而民主化,已被證明失敗。

可能有民族情結的人受不了。事實上,唐朝安史安亂,也是郭子儀借外國兵以平亂。美國外力介入,促使中共倒台,各民族獲得自治,一樣是還政於人民。只要中國人有信仰自由,這個民族必然不會遺失自己,擁有普世文明的同時,一樣可以在傳統的路子上走回自己,一樣可以在道德的基礎上,復興華夏文明。

有人說,台灣現在只有被統派與台獨。我認為,美國的強烈參與可以強烈主導這一切。台灣骨頭裡是親美日的,當美國強硬起來,中共代理人會轉變風向的。台灣關係法內容模糊,可操作性極大。就看美國總統的意志了。以前美國受門羅主義影響,比較偏向孤立主義。如今,川普政府不同於以往,是可以領導全球,濟弱扶傾的。我中國古代聖賢說:「興滅國,繼絕世」。如今滅共之勢已成,就差臨門一腳。時值台灣關係法四十年。聊聊一篇,權做紀念之文!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