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肺炎蔓延 起源或為中共製造(圖)

2020-01-28 08:51 作者: 東洲

手機版 简体 11個留言 打印 特大


1月26日,北京地鐵的檢疫人員(圖片來源:Betsy Joles/Getty Images)

【看中國2020年1月28日訊】新年伊始,中國武漢市便因為大規模瘟疫爆發而封城。隨即整個湖北省幾乎全被封鎖,連帶北京上海等一線城市也不樂觀。接下來約莫兩三個月內,專家說:此次疫情將是熱核級的流行病,預計疫情會大爆發。

哈佛大學衛生專家埃里克.費格丁(Eric Feigl-Ding)博士在其推特上表示,這種新型冠狀病毒的R0(基本傳播數,也譯作基本再生數)竟然是3.8。費格丁估計,到2月4日,將有132,000至273,000人感染這種病毒。雖然,中共當局已經對武漢等十多個城市實施封城、交通管制等,但科學家們認為,這可能是徒勞。

坊間傳出一些說法,這次病毒並不是來自如蝙蝠之類的「野味」身上,而是來自武漢市的生物實驗室。英國《每日郵報》報導,中共在武漢建置實驗室,用來研究SARS和伊波拉病毒;美國生物安全專家2017年就警告,病毒可能會「逃脫」,該設施已成為應對爆發的關鍵。

據《華盛頓時報》24日報導,研究過中共生物戰的前以色列軍事情報官員丹尼.肖漢姆(Dany Shoham)說,武漢生物製品研究所是一個民用設施,但與中共國防有聯繫,並被認為參與了中共的生物武器項目。當被問及是否這種新型冠狀病毒是從實驗室中「外泄」出來時,肖漢姆表示,原則上,病毒傳到外部或者是通過病毒「泄漏」,或者是通過在有關設施出來的人不知不覺被感染上病毒而帶出。武漢病毒研究所有可能就是這種情況,但是到目前為止,還沒有證據來說明。

中共當局到目前為止一直宣稱,武漢新型冠狀病毒的起源尚未找到。中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主任高福只告訴中共國家控制媒體,初步跡象表明,該病毒起源於武漢海鮮市場出售的野生動物。美國官員則表示,自從這個病毒爆發以來,中國網站上流傳了一些虛假傳聞,聲稱該病毒是美國陰謀傳播生物武器的一部分。該官員說,這可能表明,中共正在為積極宣傳做準備,以應對將來被指控。

換句話說,中共先放假消息,誣賴美國,這是典型做賊喊捉賊的手法。事實上,這場浩劫完全可能是中共的生化武器外泄,至於是故意或是不小心,目前還很難論斷。

不過,中共歷來擅長轉移焦點,把公共安全的問題給「政治解決」。若是發生在一般民主國家,放任疫情蔓延簡直是不可饒恕的罪。事件一開始,中共便開始製造虛假的數據,結果事件一發不可收拾,終於變成如今的局面。整起事件等於是重蹈SARS的覆轍,而更甚之。官員欺上瞞下,資訊的不透明等等,這些落後的政治治理模式,大家並不陌生。如果僅止於此,也就罷了!

問題在於,作為中共最高層的領導來說,當武漢封城之日,北京還在聯歡。習近平對於武漢,竟不置一詞。直至年初三,他才「授權」李克強前去處理。北京當局的處理實在令人費解,簡直就是在推延時間讓疫情爆發,讓湖北民眾自生自滅。尤其是第一線的醫療人員不足,裝備與資源奇缺,政府之不在公衛與醫療方面積極作為,反而出動公安與軍人維穩,到底是何居心?

當然,我們回顧一下中共黨史,毛澤東為了鞏固個人權力,搞了一次又一次的運動。中共黨首為了自身的政治危機,常常就拿老百姓開刀。這次中國的百姓,鮮少將矛頭直指北京最高當局,許多老百姓還在相信黨能解決,盲目的相信。我們有理由相信,北京當局是故意不作為,讓疫情蔓延。我們想一想,現在全中國許多地方為了自保,主動阻絕道路,甚至村子與村子之間也斷路,家戶與家戶之間隔離,這是另一種全國形式的大亂鬥,如果說文革是武鬥,這一次事件更是一場很細緻的人與人之間的鬥爭。人們鬥爭起來,統治者的權力就緊抓在手,千夫所指的矛頭就開始轉移目標,或是轉至「美國生化武器的陰謀」,或是讓百姓寄望共產黨來解決問題。

筆者很悲觀地以為,這次事件,北京當局是故意利用瘟疫,任其蔓延,製造人民間的矛盾。中共要保的是該黨的政權,絕不是老百姓的身家性命。人民死多少,他根本就不在乎的,甚至那些死亡者以中老年人居多,都是消耗國家資源的「低端人口」。你若不信,且看看湖北百姓的遭遇,他們說是被封城,其實是被丟包,任其自生自滅。那些逃至外地的湖北人,簡直被當成瘟疫的化身來對待,成為更次等的人民。

這事要發生在民主國家,國家元首與執政黨要承擔的政治責任可不得了,相關官員還要被追究法律責任。媒體不可能無視,一定開足馬力全面追蹤報導。問題是,中國共產黨一黨專政,沒有三權分立,自然沒有監督制衡。所有官員只聽上意,不聽民意。所以,個人以為,這次事件透露出中共的統治已經到了滅亡的一步了。再不改變,下一次事件緊跟著就來,而中共的統治者除了保個人的權力,根本不管民眾死活的!

中共對於鄰國,可有一聲「抱歉」?對於湖北人民,可有一絲交代?哪個官員被收押?還是全都沒錯,繼續偉光正。中國人還在相信黨?這在其他國家,執政者早被轟下臺了!

不過,湖北部分民眾已經覺悟:「不能相信政府」。這是用很高的代價所換取的覺醒。各地民眾私下組成互助的形式,這算是小型的社區意識的萌芽。這就是公民社會所由來社會基礎。當政府無能時,百姓只能自救!

當然,中共黨文化的影響所及,許多老百姓行為自私且脫序。譬如自知染了病,還到處跑,毫無公共衛生的觀念。甚至對於醫護人員,以吐口水對待。中共歷來不講道德的結果,導致人民心態偏差,這讓疫情的控制更加困難。特別是香港,來了很多武漢人求診,這給香港的疫情增添巨大的危險。相同的情況或許出現在臺灣,不過臺灣畢竟有一海之隔,當局的疾管單位迅速採取措施,顯現出專業方面的高效率。

誠如專家們預測的,過完年後,疫情才會大爆發。如同剛剛筆者論述的,北京當局也在政治操作,利用疫情。北京正在借力使力,把病毒透過人民輸往國外,內除低端人口,外除反共勢力。其心可誅,不過卻很真實。這種心態是:「我要活不了,你也別想活。」中共也是這樣想的,我活不了,也不讓你活。所以,他封來封去,就是不封國,就讓染病者出國,輸出病毒,禍害世界,要死大家一起死。

筆者認為,無論中共如何轉移焦點,這場瘟疫的起源、發展與後續,它都是罪魁禍首。其中死亡了多少人,這筆帳都是中共新欠的血債。民眾自救之餘,其實必須認清,中共在瘟疫蔓延中扮演了一個殺害中國人的角色,無論他是首惡還是幫凶。如果中共不垮臺,下一次瘟疫恐怕很快又會再來。或許不是瘟疫,而是其它災難。人民有權要求建立一個能夠保衛自己生命財產安全的政府,這是民主之真義。

民主或許不能當飯吃,但是可以保障我們的生命安全,至少得到最基本的保障,而不是被丟包,然後豪無尊嚴地被對待。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