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文足推特: 王全璋生死不明(图)

2019-04-21 08:45 作者: 李文足

手机版 正体 2个留言 打印 特大


王全璋生死不明(图:李文足推特)

【看中国2019年4月21日讯】今天是王全璋被捕的1379天。王峭岭和刘二敏陪着我在今天上午从北京赶到天津高院。因为3月11日来查询过王全璋二审立案的情况,被告知“电脑系统里查无此人”。所以,我们又来查询了。

没想到,这次把守大门安检的警号110033的女法警(上次她抢我手机的),这次竟然要我出示和王全璋是夫妻关系的证明。别人都是凭着身份证就可以进去,就是我必须出示结婚证。

我们三个被气得一起喊叫起来。

一群法警把我们团团围住。其实我们早就看见有几个穿法官衣服的人躲在法警身後。

我们扯开喉咙喊着,法警们也朝我们喊着。那一刻根本听不清别人喊什麽,只是满腔的愤怒,不喊出来真要炸了。

後来,派出所的警察来了,说协调协调。等到中午,还是不让进。我们还要去天津二中院寻找王全璋一审的判决书,只好离开天津高级人民法院了。

下午2点,我们来到天津二中院,已经多次来要王全璋的判决书了。

我们3人出示身份证,通过安检进入法院大厅。我到了位於大厅中央的导诉台,拿起内部电话,拨打周虹法官的电话。

电话一直没人接听。其实,以前拨打这个电话,即使有人接听,一听说是李文足,那边就会说:“周虹不在法院。”

我看见导诉台里有一位头发花白的接待人员,我对他说:“请你帮忙联络一下法官,好歹出来一个人接待一下吧!”

花白头发的人看了我一眼,慢吞吞地说:“我联系不了。你都来这麽多次了,你应该知道的!”

连他都知道我来了很多次了!

无奈之下,只有用喊声表达愤怒,於是又扯开喉咙喊:

“林昆、周虹,我要判决书!”

我们朝着陆续进来的那些人喊,他们好像都是来开庭的,看样子是当事人和律师,也有法官在接待当事人。

本来熙熙攘攘的大厅,一下子鸦雀无声了。那些人的目光都集中在我们身上。

我们是做好了法警把我们拖走的准备。可是,门口那些凶神恶煞的法警却好像没听见一样。大厅的法院工作人员也都低头伏案假装工作。

不知道喊了多少遍“林昆、周虹,我要判决书!”就是没人搭理。

今天,我的心情极度悲哀,王全璋开庭後却成了生死不明!

天津二中院於2018年12月26日,在没有律师的情况下对王全璋案件进行了秘密审判,又於2019年1月28日判处王全璋颠覆国家政权罪有期徒刑四年半!

我以为能看到王全璋开庭的照片,因为709的周世锋律师、胡石根长老等,都有法院发的开庭照片。可是为什麽不发王全璋在法庭上的照片?是王全璋不能坐在法庭上吗?是躺着开庭的吗?还是根本就没有开庭?

宣判到现在81天了,我们多次到天津法院,竟然查不到王全璋的上诉案件!王全璋是“拒不认罪”的,不认罪就一定不服判决,就一定会上诉!王全璋如果没有上诉,说明他没有能力上诉了,他还活着吗?

709李文足

2019年4月19日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