慧海拾珍《镜花缘》作者智断审鹅案(三文)

2019-04-22 11:35 作者: 陆文农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一、杜三娘助孔子借粮

孔子带着学生,从卫国转身去陈国,途中遇见一位采桑娘,孔子见她像桑枝一样苗条,便吟道:

南枝窈窕北枝长,

采桑娘见是孔子,心有所感(她有预测功能),接着吟道:

夫子行陈必绝粮

孔子一语不发地走了。

采桑娘又接着吟出两句:

九曲明珠穿不过,

回来问我采桑娘!

孔子到了陈国,果真肚子饿了,绝了粮,便向陈侯求助。陈侯将九曲明珠递给他,叫他用丝线,把珠子穿起来,说:“明珠九曲九弯,你们把珠子穿起来以后,才能谈借粮。”孔子师徒们,弯腰低头地穿了半天,也无法将丝线穿过去。

孔子只得叫子贡,回头去请教采桑娘。

子贡回到桑园,采桑娘不在,只见桑树旁边堆了三堆泥。

他望着树旁的三堆泥。猜出采桑娘叫杜三娘,根据姓名把她找着了。杜三娘把穿九曲明珠的办法,教给了他。

孔子照采桑娘的话,将丝线涂上油脂,一端系在小蚂蚁的腰上,然后,放进明珠的孔口,用烟一熏,蚂蚁就拖着丝线,慢慢地爬过去,把珠子穿好。然后借粮了。

二、石碏设计除暴君

东周末年,卫国庄公在位。他有三个儿子,长子名桓,生性懦弱;次子名晋,三子名州吁。

这卫庄公最疼爱小儿子州吁,但州吁生性暴戾,整天舞刀弄枪,动不动打架甚至杀人。卫庄公对他一味溺爱,从不制止。

卫国当时的大夫石碏(读缺)正直、能干,很受国人爱戴。他见庄公放纵州吁,也曾规劝庄公,要对州吁严加管教,以免日后闹出祸患。但庄公不以为然,仍然听任州吁胡作非为,丝毫不加约束。

无独有偶,石碏自己也有个同样暴戾的儿子叫石厚。石厚与州吁臭味相投,经常泡在一起,吃喝玩乐,骚扰民众。人民受害,敢怒不敢言。这两个贵族子弟更加胡作非为,无法无天。

石碏也曾严厉责备石厚,但石厚不听,还仗着州吁是他肝胆兄弟、保护神,肆无忌惮。石碏忍无可忍,亲自把石厚用鞭子打了一顿,关在家里一间空房中,不让他再出去惹事生非。但石厚竟跳窗爬墙出逃,躲到州吁家里。石碏知道这不肖子的藏身的地方,但也没有办法。

卫庄公死后,按照传统,大儿子桓继承王位,称卫桓公。这卫桓公庸庸碌碌,没有主见,也缺乏魄力。而州吁自庄公去世后,更加目中无人,气焰嚣张。石碏估计卫国内部将来一定会发生动乱,他怕自己惹上是非,就借口年老多病,辞职回家,不问政治,明哲保身。

德高望重的石碏辞职后,州吁更加没了顾忌,就加紧夺取哥哥权位的行动。刚好周平王死了,太子即位。周王是各国诸侯的盟主,按例周王去世,各国诸侯,都要到周国京都去吊唁。卫桓公也准备出发,并命令在他出行期间,由王弟州吁,代理国政。州吁就与石厚密谋,趁机夺权。

卫桓公出发时,队伍走出城门,州吁迎上来说:“侯兄远行,臣弟理当饯送。”就把桓公迎进路旁一个馆舍,里面早已摆下筵席。两人坐下,州吁斟满一杯酒,起身向卫桓公敬酒,祝桓公此去一路平安。桓公接杯后,一饮而尽,也斟满一杯回敬州吁。州吁双手去接,却假装失手,杯子掉到地下。州吁拾起杯子,转身假装要亲自洗涤杯子,却趁桓公不备,掏出刀子,向桓公背后猛刺。州吁自幼习武,桓公就这样惨死在弟弟的刀下。

卫桓公手下的臣子,都吓呆了。这时,早已埋伏在馆舍内外的500名武士,在石厚的带领下,一起冲了出来。明晃晃的刀枪对着桓公手下的臣子,这些臣子,只好被迫归顺州吁。

州吁命令手下人把桓公尸体掩埋,对外宣称:桓公旅途得急病身亡。他自封为卫国国君,封石厚为上大夫。他的二哥公子晋,见大哥被害,仓皇出逃,到邢国去避难。

州吁即位后,纸包不住火,国内纷纷传说他弑兄篡位,狠毒残暴。州吁觉得自己睑上无光。为了树立自己的威信,他和石厚商量,寻衅攻打近邻郑国。在取得小胜利后,立即班师回国,就此大大宣扬自己的丰功伟绩,拚命往自己脸上贴金。

但是国人还是唾骂他,抵制他。弄得州吁非常苦恼。石厚就建议说:“我父亲是个正人君子,声望很高。如果主公把他聘来任职,一定可以消除某些人对主公的不满。”州吁听了大喜,马上派人带着厚礼,驾上华丽车子,去请石碏出来议事。但石蜡仍然说自己年老多病,行动不便,拒绝应聘。石厚自告奋勇,回家做父亲的工作。

石蜡问:“新主究竟为了什么要召见我?”

石厚答:“因为新主刚刚即位,国人对新主还不够理解。为了巩固权位,安定局势,所以想请父亲,出谋献策,共襄国政。”

石碏对这事早已胸有成竹,就说:“这个容易,凡是诸侯国新主即位,必须禀告周王,才算合法真主。只要新主得到周天子的诰命,国人还敢说什么呢?”

石厚觉得这办法很好,但是州吁是弑兄篡位的人,恐怕周天子知道这情况,不愿承认州吁。就说:“父亲这意见很好,但是最好先请一位在周天子面前说得起话的人,为新主美言几句,然后新主再入朝禀告,这样就更好。不知有没有这样的人?”

“陈国桓公,是周天子最亲信的人,如果新主亲自去陈国央请陈桓公帮忙向周天子进言,事情就肯定能成功。”

石厚把石碏的意见报告州吁,两个有勇无谋的人,满心欢喜,迅速备办礼物,上路奔赴陈国。

原来陈国的大夫子铖和石碏是知交。石碏知道州吁、石厚要去陈国后,就割破自己的手指,用血写了一封密信,派亲信飞马送到陈国,请子铖转呈陈桓公。信中痛陈州吁、石厚罪行,要求陈桓公逮捕这两人,处以极刑,让世人都知道弑君篡位者的下场。陈桓公看了信,问子铖怎么办?子铖极力主张严惩州吁和石厚,于是,桓公就命令子铖作好准备。

州吁和石厚,来到陈国,陈桓公在祭祀祖先的太庙里接见。子铖先陪石厚到太庙,一上石阶,只见门口树立一面白牌,上写“为臣不忠,为子不孝者,不得入此庙。”石厚看了心里一惊,忙问:“立这个牌是什么意思?”

子铖礼貌地解释:“这是上代留下来的,已经有几十年了。”石厚这才放下心来。接着州吁也来了。两人进得太庙,正准备鞠躬行礼,子铖高声宣布:“奉周天子命令:擒拿州吁、石厚两个弑君贼!其余来人,一律免罪。”

州吁、石厚想反抗,很快就被两旁D武士制伏。子铖又向卫国随行人员,宣读石碏的信,大家听到是石猎的主意,都心悦诚服,没有话说。

石碏知道州吁、石厚被捕后,就通知卫国文武官员,上朝议事。石碏宣读陈桓公来信,说已拘禁弑兄篡位的两个犯人,专等卫大夫石碏去发落。石碏问群臣:应该如何处置这两人?大家齐声回答:“全凭国老(石碏)主张!”

石碏主张:“两个逆贼,罪恶昭彰,俱杀无赦!”

有的大臣说:“主谋州吁应杀,从犯石厚,似可从轻发落。”

石碏听了拍案大叫:“石厚如免死,国人岂不怀疑老夫徇私?”最后大家同意,派两位大臣,拿着石碏的亲笔信,到陈国,谢过陈桓公,然后,将州吁、石厚,就地正法!

三、《镜花缘》作者智断审鹅案

《镜花缘》作者李汝珍,曾在河南当县丞,断过不少奇案。

有个财主和农民互相扭着,来告状。原来这农民进城卖鹅,不小心让两只鹅跑了,钻进财主的鹅群里,农民要找回自己的鹅,财主却说他是贼。

县丞当即吩咐:“把那些鹅,统统抓来审问!”

衙役们觉得好笑,可又不敢不照办。群鹅捉来了,县丞又叫差役:给每只鹅一张纸和一支笔,写供。差役又只得按吩咐去做。群鹅傻叫着,在纸上乱踩,叫呀,踩呀,竟拉起屎来。衙役们忍不住哈哈大笑。

财主乘机说县丞瞎胡闹,要把鹅赶回去。

县丞说:“慢,你的鹅喂的是什么料?”

财主说:“稻糠、玉米。”

又问农民:“你的鹅喂的是什么料?”

农民答:“青草、野菜。”

县丞说:“鹅吃稻糠玉米,粪是黄白色的;如果吃青草野菜,粪是青绿色的。来人,验鹅粪!”

衙役验完后,说有两只大肥鹅,拉的屎又青又绿。财主一听,立刻吓得跪在地上求饶。

县丞将那两只鹅,断回给农民。喝令衙役:用乱棍,把财主打出大堂!

(以上均据清代《渊鉴类函》)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