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人愤怒抗议“送中”恶法 港府仍然视而不见(视频)

2019-04-29 13:59 作者: 钟灵

手机版 正体 1个留言 打印 特大

13万香港人28日上街游行,抗议港府修订《逃犯条例》
13万香港人28日上街游行,抗议港府修订《逃犯条例》。(Anthony Kwan/Getty Images)

【看中国2019年4月29日讯】(看中国记者钟灵综合报导)《逃犯条例》修订震动香港社会,无论商界、法律界、新闻界、专业界等13万香港市民4月28日均站出来游行抗议恶法,但港府仍然声称“人数代表不了什么”。

综合媒体报导,民阵召集市民下午3时起分别在铜锣湾东角道、骆克道和记利佐治街3个起步点集合,不足半小时起步点已经挤满反对恶法的市民,游行人士之众多,一度“倒灌”入铜锣湾港铁站大堂,并延伸至百德新街。原定下午4时出发的游行队伍,最终在警方要求下提早至3时40分起步,警方也开放轩尼诗道3条行车线,以疏导人潮。

市民推着巨型道具游行,游行盛况近年难得一见,其中一个代表中国大陆公安部门的囚犯笼,当中囚禁着一名港人,并由装扮成公安的市民推动、期间挥舞警棍,象征大陆无法治的恐惧笼罩香港

市民推动举行道具游行
市民推动举行道具参与游行。(Anthony Kwan/Getty Images)

商界:内地司法制度毫无保障 处理不公

在澳门创办、开业逾80年的汇业财经集团,集团副行政总裁区丽庄昨日也亲自参加游行,她表示,香港财经界与内地和世界市场交往频繁,修例带有许多不确定因素,“最重要问题是我们都不知道什么是(政治)红线,红线的范围有多大?”她也指出,业界普遍忧虑被引渡返内地审讯,内地法律与香港及澳门都不同,“不只是生意,而是人身安全,我们以后应该如何跟内地接轨,都是很大的问号。”

某财务公司总监Marco参加游行表示,虽然自己的公司不受影响,但批评港府只回应大商家和商会诉求,抽起《逃犯条例》九条与经济相关罪行,对香港社会其他阶层并不公平,强调“为了香港将来、下一代再下一代,一定要反对恶法”。

会计界也指出,大陆企业帐目不清,行内盛传有“三盘数”,包括交给政府、银行和自己内部查看,通常只有内部的才是真的,当会计师为企业做审查时,但有关文件其实是假的,就很可能令会计师误堕法网,业界已经感到阴影笼罩。

教育界:下一代将不敢说真话

教协副会长田方泽表示,希望大家尽力推翻《逃犯条例》修订,并表示作为老师,“究竟要给下一代什么环境?未来香港社会,大家是否都不再敢讲真话,会否构成寻衅滋事罪?”

岭南大学政治学系客席教授王耀宗表示,目前中港关系密切,学术交流时如果提及大陆的“七不讲”,就可能被大陆当局视为犯法。他表示,香港社会对内地司法制度和香港法官把关信心不足,而且大陆经常出现捏造罪名的情况,因此无法修例有一定危险。

市民高举反对修订《逃犯条例》的标语
市民高举反对修订《逃犯条例》的标语。(摄影:余刚)

法律界:特首独断比23条更过份

多名法律界选委、议员、法律界代表、人士昨日均参与游行。法律界选委叶海琅指出,法律界一致认为例影响深远,“对民主、法治、自由都有很大影响”。“这次修例唯一把关人是特首,“是效忠大陆政府的官员,我们没有信心。”

大律师查锡我也指出,修例容许大陆提供罪案资料,即可作为控罪表面证供,法庭不能考虑内地公平审讯问题,“这是陷法庭于不义”。

资深大状余若薇受访指出,2003年港府试图为23条立法时,尚设有3个月公众咨询期,当时立法即使港人触犯23条、也是在香港受审和服刑,但这次修例下,港人将被送到内地受审和囚禁,港府也只花了20日收集意见,“这次面对一个更加厉害的恶法,一定要出声,因为不想未来后悔没有走这一步”。

媒体界:记者首当其冲 影响社会知情权

香港记者协会主席杨健兴批评,一旦通过修例,香港记者日后在大陆采访风险将大大增加,“内地过去不时发生罗织罪名事件,如果修例后,记者回到香港仍然不安全,政府有正式渠道将身在香港的人移交至内地”。

浸大新闻系高级讲师吕秉权指出,香港记者过去经常采访中国政府不愿报道的新闻,或接触到内地敏感资料,并报导军事、维权等新闻,已经发生过被大陆当局“入罪”的情况,直言修例将大大打击香港媒体,以及影响港人、以至国际社会的知情权。

前高官、政协:内地司法不独立 审讯不公平

28日游行队伍中也出现前高官、以及前政协等建制背景人士。其中前公务员事务局局长王永平指出,港府可以利用有关条例,对付全世界在港的不同国家人民,破坏力比基本法23条立法更严重,“一定要反对”。

前政协委员刘梦熊则指出,内地司法并非独立、审讯不公平、人权没有保障,“维权律师王全璋一案反映内地司法机关将把刑事诉讼法视若无物,不准其见家人、律师、甚至审讯时不容亲友旁听,“这算什么公平审讯?”

代理正在外访的林郑月娥的署理行政长官张建宗回应事件,指有留意市民举行的游行抗议,但称“人数多寡并非重点”,并重申“修例有实际必要,目的有两个,包括处理台湾杀人案及堵塞现有法律漏洞。”

他又称希望立法会法案委员会可以尽早展开工作,“希望大家以实事求是态度,用心平气和看这件事”。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